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仙四霄青]薤上露。  -  [ 沫境。   ]

我我我我当真是坏掉了= =||||||
睡觉之前脑中一抽不小心敲了下来,灵感我拜托你不要老是在这种时候来啊好不好TVT
晚睡强迫症是病,得治。

说起来青爹好歹是知识分子家出身的,姑且,也能算个文青……吧?= =|||||||

----------------

薤上露

by 流月。

东海千年,他果真是应了当日誓言,修成了魔。

其实成魔也并未有多少变化,修为还是那般,不过能自由往来六界罢了。
六界,他心念一动,记起千年前那个长着和那人别无二致面容的少年对他说,那人一直在鬼界等他。等着说一句对不起,他不来,那人便不走。
可笑,若说琼华飞升是逆天而行,那不顾一切阻止飞升的他又何错之有。若当日他不携夙玉出逃,琼华当真升上天光降下之处,一样要受罚。五百年之刑,早十九年,晚十九年,又有什么分别。
又兴许,也只是说说罢了。若得知他要在东海困上千年,怕是也就如夙玉一般,早早轮回转世去了罢。
却还是掩不住好奇,前往了不周山。

无常殿后,转轮镜台。他隐去魔息在那儿站了足足一个时辰,什么人也没有出现。千年时间,那人的命魂无论是否入轮回,也都早过了寿限。
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

人间也已沧海桑田。
昆仑山上不再有琼华一派,昔日熟悉的城镇大多都已改了名字变了模样,青鸾峰上早已没有简陋的木屋,就算有烛龙之息加护的天河,怕也没能抵过岁月煎熬。
想来自己也是可笑之人。人死之后,短则数年长则数十年,便没有人再记得。若是王侯将相能载入史册又另当别论,可那人生性向来不羁,两袖清风,千年之后,他又如何于红尘中寻得他的踪迹。

石沉溪洞洞口早已被不知哪年塌下的山石堵去,如今已是杂草丛生。他若是想,以他之能只消轻轻一掌便可将洞口打开。手伸出去,暗暗蓄力,却又迟迟未动。
终究是没有把洞打开,转而在洞口坐了一夜。那一夜山风料峭,气温骤降,次日清晨,杂草上竟凝了星星点点的露水。

便想起琼华修行时候的某个微冷的清晨,那人难得比自己起得早,料想他断然不是为了提前晨练或是赶早课,便鬼使神差跑去后山寻他。
果然,醉花荫草坪,那人提了个酒壶坐在那儿,朝露沾了他一身。
见他寻来,便转头对他咧嘴一笑,眉眼都弯成了月牙儿。
“师兄,这寿阳的蜜酒当真名不虚传。还好昨日下山偷偷带了些,有此朝露美酒,就算做不得神仙,可也值了。”
……
他却记不得那日他是如何答他。大概无非是冷下脸来斥他不思进取,却也并未将他藏酒之事禀于师尊;或是瞪他一眼转身回去,临走前却又免不了提醒他一句勿要误了早课时辰。这般琐碎的旧事当初是时常有的,频繁到自己都不用刻意去记住。于是千年下来该忘的早已经忘了,就连这段记忆,也不知是真是幻。

天气晴好,草丛里的露水很快便被晒干。清晨的阳光有些刺眼,他却也不急着走,目光依旧落在碧绿丛间。
他想起他那师弟不擅符咒,总是将符文画得极丑,却又写得一手好字,祥符阁授课时总在符纸上写不知从哪默来的奇奇怪怪的诗,惹得授课的长老三五天便送他去次思返谷。
返是思了,却也不见那人悔改。过几天,照旧又在符纸上默诗。还振振有词道:“这纸纹理纯净,透墨性好,拿来鬼画符,岂不可惜?”
便知劝也劝不动,且由他去吧。
久而久之,却也默默将几首诗刻在了心中。

此刻见这一地朝露散尽,忽然便有首诗从脑海里跳了出来。
明黄的符纸上,是那人玄色的字迹。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Sep.5.2010 03:54- 


@ 03:59:15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写得超级好啊
色彩搭配 (http://www.peise.net) 发表于 2010-09-13 09:15:16  [回复]


写的不错啊
nike dunks (http://www.dunkstop.com/) 发表于 2010-09-12 20:01:15  [回复]


哇 蛮有文采的
nike sb shoes (http://www.sbdunkstore.com/) 发表于 2010-09-12 19:58:51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