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东海有虫,命曰焦冥。  -  [ 沫境。   ]

这两天开始各种扫霄青同人,然后青爹好感度爆槽了。。。= =
但是昨晚扫了八姐推荐的《未结》我表示我对只有男男CP的文总是有那么一点儿抵不住。。。虽然我一心向耽美但我拜托你们不要让里面的各种女主角夙玉梦璃也就罢了尤其是菱纱情何以堪好不好= =||||||
可即便如此,虽然有雷但却无悔的我依然看得津津有味是说我已经文荒到了什么地步!TVT

于是今天在省图扫《黄泉不归》的时候被虐到了。这文纯粹就是为虐而虐的吧我的神啊从头虐到了尾直到番外才转机什么的看得人太累了!TVT
重楼哥你永远是仙剑最大的外挂!以及我最后的感想是霄青这对的主题怕就是错过二字了,若是不开外挂是不要指望什么HE的。。。

所以我一个灵光一闪就有了下面这段东西。。。

++++++++

太平村里打更的伙计每隔一段时日,便会在子时附近见着两个白衣飘飘的仙人,像是从青鸾峰上下来的。
两人常御剑飞行不知去向,却又会在天亮之前准时飞回山上。白天无人得见,村里的人便都笑话他,说这青鸾峰里有剑仙的传说都是几百年前的事儿了。就算真有,也早就回仙山去了罢。

打更伙计见没人信,却又相信自己的眼睛,便拣了个月明星稀的晚上偷偷爬上山去。果然,山里有座木屋,木屋边的大树上还有间树屋,清净淡泊,确像是剑仙居住之所。
寅时将尽,两位仙人当真飞了回来。天色尚暗看不清他们的脸,只见他们的发,一青色一玄色,逆风飞舞,飘逸脱俗。

此时东方已微白,伙计寻思着天将破晓,待看清剑仙模样便能回村炫耀一番。
却未料不一会儿一缕日光倏地破云而出,那青发仙人便在日光之下化作无数光点。聚不成形,散也不散,只盘桓于另一人身边。
而伙计也确是看清了另一人的模样。

那是他见过最美也最哀伤的脸,眉间三枚朱砂宛若红莲。那人并未讶于同伴的消散,像是早知如此一般,只凝视着那些悬浮着光点,片刻也不曾移开视线。
一双仿佛看遍世间沧桑的眼却像要滴出泪来。

东海有虫,巢于蟁睫。食人尸骨,再聚为形。白日散开,夜晚重聚。岁及万年,命曰焦冥。

-Ryutsuki, Aug.31 2:15 P.M.-

++++++++

所以说我其实就是个只会写BE星人。。。
但霄青了一个星期居然也只灵感出这么一个SENCE可见我的脑补能力是何等低下。。。= =
所以我决定若等我再多灵感出几个SENCE就扩写这东西,把现在的500字至少抽成个5K字。。。
至于那是哪年的事儿,摊手我也不知道。。。= =(揍死


@ 19:28:48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