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  -  [ 幻象。   ]

不行不写我还是难受。
可我怕我写了更难受,这两天打古剑奇谭老是被剧透太痛苦了。前来围观的同学如果想回复请慎重,千·万·不·要·剧·透啊啊啊啊!> <
好那么废话开始。

下午还在被祖洲中段的鸟人马BOSS虐到想要就此罢手,结果晚上侥幸打过了以后立刻被虐到胃疼。
我发现今年以来我的泪点总是又低又奇怪。什么看静临同人哭得一塌糊涂,看黑执事见面会2哭得一塌糊涂,世界杯德国队输给西班牙哭得一塌糊涂,德国队赢了乌拉圭我也要哭……
于是从悭臾道出屠苏魂魄的真相的时候眼泪就开始不停掉,一直掉到屠苏从榣山的幻境里出来。擦完眼泪统计了一下,十二张抽纸。
有些时候打预防针是没用的,真的没用。就像当初打FF7CC的时候,就算明知道ZACK最后肯定是要死的,在心里预习了1W遍,通关的时候还是抱着小P哭了半个小时。

所以故意放慢了古剑的进度,到处刷材料清侠义榜显卡温度一高就关掉游戏休息,就是为了缓解剧情进行时那一阵一阵的胃痛。
可是倘若虐点太多,再怎么缓解也是没有用的。

最早被虐是从哪儿开始我已经忘了,只记得明明前面挺欢乐的什么兰生逃婚晴雪吃虫子之类的还让我一边扶额一边想这游戏没问题么。结果到了江都就发觉气氛开始不对了。
花满楼里,瑾娘说屠苏的命相是大凶之相。死局逢生,空亡而返,天虚入命,六亲缘薄。
当时我就想,开什么玩笑哪有这么惨的主角。斩妖除魔爬迷宫的时候遇到各种牛人相助逢凶化吉这才是RPG主角的待遇啊。
于是没当一回事。
直到铁柱观杀完狼妖我才反应过来,好像,瑾娘她,没有开玩笑。

我依稀记得噬月玄帝的怨和恨。
昔日天河和紫英、菱纱一起前往不周山遇到衔烛之龙时,衔烛之龙将神龙之息灌注予天河,于是成就了他最后射坠琼华拯救苍生的壮举。
可屠苏不是天河,倒更像是小紫英。他没有天河那般好运,同是救人,苦战一番反倒被千年狼妖强行灌下内丹,助长了体内的煞气。
后来我才明白一直以来屠苏是靠着怎样坚韧的意志压制着那股煞气。一朝失心堕入魔道是很简单的,可是在力量的诱惑面前要保持神志清明是何等艰难。
龙绡宫里绮罗对屠苏说,不可大喜大悲、大起大落。
若要心如止水最简单的办法便是心无一物。可我知道,屠苏他做不到。他只是把自己伪装得很冷漠,可他放不下的东西实在太多。
即使无法回头。

所以才会有祖洲的相遇。

两个星期前游戏刚开始发售正好我攒了些零花钱一咬牙一跺脚一狠心买了豪华版。
当时却在心里暗暗抱怨豪华版的盒子怎么画得这么简陋,人家标准版封面好歹六主角齐全你个豪华版就一只屠苏一条黑龙这什么意思。
游戏装好以后开始新游戏时由于画面太卡片头动画一看是念卷轴顿时二话不说ESC了,心想反正豪华版赠品的大卷轴里都有写。
后来显然是忘了。直到今天打完祖洲剧情才意识到STAFF的用心良苦。

屠苏总是做关于榣山的梦。
梦境里的悭臾还是一只想要化蛟的水虺,那么小那么安静趴在太子长琴身边听琴。
于是我便认定太子长琴一定是屠苏的前世。太古记事里,太子长琴被贬为凡人,永去仙籍,轮回转世,也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我竟然忘了那日安陆县里欧阳少恭所言,人有三魂七魄,在漫长的轮回里,魂魄的寿命也终有耗尽之时。
于是屠苏体内的魂魄仅有一半是太子长琴的,一人一仙,两份记忆,何来何往,何去何从。
无怪乎千百年后,悭臾终无法寻得太子长琴的下落。沧海桑田,东海扬尘,榣山已不再,只余一方幻境。
而与太子长琴比起来,悭臾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它终于修成应龙,也曾征战四方,可昔日的老友却已轮回人世间,该忘记的都忘了,他的生活从此再与它无关。

可你还是一眼就读懂了那个有着太子长琴魂魄的人。
你说屠苏倔强亦坚强,惯于将惊惶悲伤压抑在心底。而他压抑在心底的何尝只有惊惶和悲伤。亲缘情缘浅薄,乃是太子长琴去除仙籍之时所承受的诅咒,因而屠苏总是将那些关心那些温柔统统压抑着,仅以最低限度表露出来,这样的痛苦,较之压抑惊惶悲伤,更甚。
谁不渴望温暖与羁绊,谁会想要孤独终老一生?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命运命运,命在前,运在后。若你命该如此,运再好,有何用。逆天改命,终究不是凡人力所能为。
某次搜攻略的时候无意被剧透知晓了结局,吓得赶紧关掉了浏览器。
可终究是晚了,幸好知道的只是屠苏最终散魄而死,个中缘由尚未知晓。

悭臾说,这世间,何曾有永生不灭的魂灵,唯有斩不断的人心。
你离开的时候,可有人将你放于心中?你临到死前可曾悔恨?
如果有。如果没有。
那,便好了。

-July.23.2010,Ryutsuki.-


@ 02:33:21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