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5.22-5.31魔都行记 Episode.01 海市蜃楼。  -  [ 呓語。   ]

A Trip for Love.

——5.22-5.31魔都行记。

by Ryutsuki.

本来对月底的魔都行已经不抱什么希望,因为五月初在QQ上和蚊子商讨这事的时候因为时间没有统一起来最后作罢,爹又是那种没人组队就不放行的类型,所以一开始订的几本CP6的静临同人都做好了通贩的准备。
结果忽然14号晚上看见八姐在微博上说可能要去,于是立刻爬去命研群落实火速组好了队,第二天就把机票什么的都订好了。
22号出发31号回,算下来总共8天行程,不长不短。正好月底女王姐姐要去魔都找工作于是和我们半绑定,也可以算是冷锋团腐女小组主力集体入侵了吧wwww。虽说现在对魔都的热度褪了不止一半,不过毕竟是从初中看新概念作文开始就满怀憧憬的城市,多多少少还是很期待的。
准备工作是从20号开始的所以连着准备日一起报道了,总的来说性质是流水账日记,中间会夹杂各种爱和鸡血,有爱围观没爱退散,请各种自便wwwwww。

Episode.01 海市蜃楼。

准备工作其实很简单,战斗地点是大观商业城,目标物只有四个:睡裙、凉拖、一些贴纸和收录了AAA特攻小组《Heart and Soul》的动新VOL.88 DVD版(只有这个不是准备工作用= =)。贴纸是用来美化爹爹那儿借来的旅行箱用的,其他东西不解释。大观商业城简单说来就是个淘宝街性质的地方,衣服鞋子饰品各种便宜,小东西也很齐全,除了三样必入品以外,看到什么有用的也可以临时补充。
20号睡到中午才起,一看外面天阴,命研组的民那也都闲着,于是拖着八姐上了街。
3点半到了大观商业城门口,结果八姐表示来路上去找基友拿学生证耽搁了一个多小时,等到八姐的时候已经快5点,随便逛了几个摊子等到女王姐姐来又转了一圈沃尔玛,搞定睡裙顺手买了几张卡贴便被不纯一个请客电话召唤到了南屏街。腐女小组一起吃了顿干锅虾算是饯行(?),剩下的东西只好21号继续出来搞定。
于是第二天没敢睡懒觉,中午出了门下午和八姐继续战斗。解决了剩下几样东西还剩几十块预算又顺手买了两件短袖。在八姐的建议下除了贴纸还买了一卷一块钱的彩色印花胶带,后来事实证明这卷胶带果然成了装饰箱子的主力。贴完指着满是鲁鲁修和塞巴斯蒂安的箱子问爹爹等我回来以后会不会把这些东西撕掉,爹爹竟然一脸正直地表示撕了干什么,挺好看的……顿时内牛满面。

22号日程很紧,下午4点的飞机3点钟要到机场,上午还要毕业体检所以行李只能21号晚上收完。
结果21号晚上扫了一晚上CP6的本子做了一大张LIST,顺便看了一下SB会攻略,洗了个澡试了下夹板,等意识到要收拾东西的时候已经过了三点。(揍
所幸扫了一堆静临本鸡血状态下睡意全无,立刻开始各种收拾。
其实一箱子东西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只是我有整理癖,不把它各归各位弄得整整齐齐我就难受,所以各种纠结之下等东西全部收好合上箱子的时候天它已经亮了。
一看表,六点半,睡觉是不可能了,桥香园还没开门,早餐米线已然吃不成,背起包滚下楼横下心买了个麦当劳的猪柳蛋麦满分散步到车站爬去校医院等体检。

毕业体检8点半开始,8点到达校医院占据了很靠前的位置。据死党古董姑娘表示,毕业体检是不抽血的,一开始排队去把胸透做了后面的流程就会很快。
下午要赶飞机的我必须分秒必争于是八点半一到第一时间拿了体检表火速奔去胸透排队处,果然人很少,五分钟之后身后的队伍就已经长得看不到尾了。
胸透完毕后按照古董的提示顺着楼层往上爬,大致就是血压身高体重视力什么的。量血压的时候我又一次刷新了血压下限,50/80的我毫无悬念被归到了低血压党。不过毕业体检没高考体检那么正规,医生什么都没说直接在表上写了60/90就放我走了捶地……后面测视力的时候也是,上去报了眼镜度数连视力表都不用看随便填了下表就完事了。
于是9点20左右的时候完成了全部体检项目。和宿舍里班里学院里几个感情比较好的姑娘一起聊了几句,10点半打了招呼告了别,没一起吃午饭自己先回家了。

12点到家本来打算补个眠2点半出门去机场,结果门一开我一口儿血……爹爹他竟然在家!本来应该去上班了的爹爹竟然翘班回来在看新三国!
于是午觉是睡不成了,吃了午饭Check了行李打开电脑刷了几条微博补了这周的头丢2点50动身出门,只能指望在飞机上打盹。

3点05分到机场的时候八姐已经在排队领登机牌了。是的你没看错,从我家到机场只要15分钟因为它只有两站公交的路程且绝对不会堵车再加上爹爹翘班送我表示毫无压力wwwwww。
办完各种手续的时候大概是3点40,我和八姐各自走向候机厅。是的你依旧没看错,是各自。因为订机票那天我手快搞到了4点的航班结果八姐出门去充网银的时候顺手干了各种事情回来的时候4点那班它已经没有了,还好4点05分还有一班飞魔都并且也是虹桥机场至少我们还能一起到。
抬头一看屏幕上没有航班的登机信息我还在纳闷,结果5分钟以后机场广播说我要乘坐这趟航班它晚点了,还要再等一个小时我又一口血。匆忙发短信告知八姐被鄙视了一通结果三分钟后八姐一条短信回来表示她的航班也晚点了。一边感叹这是何种基情一边打开爪机围脖和QQ打发时间,4点40的时候终于一声巨响一架767停在了候机厅落地玻璃正对面。

之前有跟爹爹争论过航班机型的问题。订票的时候写的是737,但是爹爹表示昆明飞魔都的航班都是767,所以确认了机型以后立刻一条短信飞过去。
“爹你赢了,它果然是767……”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嘛肯定是767你还不信,信了吧这回!”
捶地爹爹你好萌!
然后和5分钟前登机的八姐约好到了虹桥机场联系便上飞机了。

某次无意间总结出来的结论是,我之所以喜欢到处跑,其实是喜欢那种短暂的离开的感觉。比如飞机起飞时的腾空感,还有汽车火车启动的时候周围的景象倒退的感觉。特别是飞机起飞的时候,地面上的各种建筑越来越小,就像玩GOOGLE EARTH的时候不断回拨鼠标滚轮一样,然后自己生活的城市慢慢变得没有实感,仿佛只是地图上和自己毫不相干的标记。可心里面又切切实实地知道,那些和生活息息相关的人和地,会一直在那里等着,还有家。于是可以安安心心地远行。
而旅行的本身只不过是一场逃避,逃避在自己必须生存下去的城市里应当肩负着的相应的责任,哪怕只有几天或者几个星期。

进入平流层以后掏出PSP打绯色流星结果没打几分钟就顶着飞机比拖拉机还响亮的引擎声睡着了,接下来的时间除了小醒过来吃晚饭以外基本都在睡,真正清醒的时候飞机已经开始下降。
时间是7点半左右,大概已经到达上海附近的上空,天完全黑了下来,这才意识到东西边两个时区的时差。穿过低空云层以后有雨丝打在玻璃上,顿时想起VV下午的时候好像在微博上说过魔都下了一天雨只有20度左右。低头一看自己短袖T恤+热裤的配置瞬间绝望了。
飞机落地以后给爹爹和魔都众们群发了消息,走出机舱立刻冷得一身鸡皮疙瘩。
八姐的飞机还没到,决定先去领了托运的行李在转盘附近等。虹桥机场果然很大,从下飞机到走到托运转盘都走了二十多分钟,想想飞回昆明的时候要去更大浦东机场又绝望了。

跟八姐会合坐上二号线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第一天晚上决定暂住离CP6会场近得连走路都只要10分钟左右的八姐奶奶家,CP6面基了老瑶再转移去老瑶家。
本来的计划是如果到得早还可以跑去CP6会场侦查侦查顺便找布置场地第二天要卖碟的胶水他们面基,结果飞机一个晚点我们只能作罢。十点不到的时候魔都街上的小店该关门的竟然都关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昆明各种小吃摊还灯火辉煌啊口胡!无奈只能随便找了家糕点店屯好第二天CP6的储备粮然后乖乖龟缩回去,顺便在八姐奶奶家吃了顿正宗魔都家常菜wwwwww。

晚上洗漱完毕的时候估计又是低原反应还兴奋着,即便明知道前一晚通了个宵。又Check了一遍CP6的List于是打开XRead听那什么D的《クラノア》。
果然OnoD的声音各种治愈,听着イチ的独白睡意它很快就来了。
关掉PSP倒在枕头上,也不知道躺在一边看PSP小说的八姐是睡着了还是醒着。
脑海里残留着的最后一句话是,加油吧麻花,明天会是美好的一天。

Ticket

-To be Continued-


@ 00:17:47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想弱弱的问下,魔都在哪里?
 回复 ghd on sale 说:
上海。。。
(2010-07-09 16:45:02)
ghd on sale (http://www.ukghdhair.org/) 发表于 2010-07-09 15:16:42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