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混蛋,看哭了居然。  -  [ 聲愛。   ]

白天才敲完9K字的包子专栏晚上立刻把最后一块DearGirlサンダー吃完然后又奔去补订了20个。
据说这次有明信片我可不可以期待一下。
顺手就着上次风花初回补订失败退回来的余额订了Voice Newtype带声优AWARD专访的那期。

然后在命研群里和八姐讨论流夏的炮灰问题,同时在爱盟里屋里和SASAKI一起鸡血关于媳妇的种种。
开着MU拖远古时候包子主役的N18 GAME,冲去不知道什么网上看了头丢16话的生肉还为静临的JQ又小激动了一把。
顺着清浏览器窗口的时候爬到了某以为是卡米亚饭没想到是同类的姑娘的BLOG于是一边看一边打发MU和翼梦FTP下载的时间。
还顺便看掉了姑娘的おれパラ报告。很详细,比我这个日语白痴以及职业病只看台风只听音准气息,COMMENT VER只听懂了一半纯粹凑热闹的外行强多了。

到这里似乎还一切正常。

忽然不知道怎么点,点着点着点进了姑娘的AWARD4某人拿下主演男优赏的感言。
然后眼泪“唰”就下来了。

如果没有塞巴斯蒂安,说不定09的おれパラ会像看08年的时候一样,只认真看00的部分,然后把其他人的迅速快进掉。
可如今,某人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超越00成为了无可替代的NO.1。
刚认识他的时候我还跟树树说,小野和小鸟的声音里有微妙的共同点,只不过小鸟的更平民一些,小野的更优雅一些。
现在我知道我被这孩子骗了,骗得还不轻。听了这么多DGS早就知道某人本音里非但没有半点优雅还巴嘎气满满,正经的时候顶多也只能算得上是半呆的温柔。可除了他,塞巴斯蒂安的声音我再也想不出第二个人。
我以为控了他半年收集了100G左右的各种广播DRAMA视频杂志动画对这个看上去很呆又不器用实际上内心超温柔的家伙多多少少也算得上了解,至少比某杂志的专栏里写的了解得更多。
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竟然以为这孩子声音可塑性如此之高是源于天赋,因为你平日里总是嘻嘻哈哈完全让人看不出你有多努力啊你是故意的吧笨蛋。
黑执事的EVENT上某人总是很轻松地就能在塞巴斯酱和本音之间切换,一季动画结束以后看得出某人已经能够熟稔地驾驭塞巴斯蒂安的声线,然而我竟然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明明是跟某人本音几乎完全相反的TYPE啊啊啊啊啊。
然后看到姑娘的日志里说,D当时在塑造这个角色时几乎是倾尽了全力。耗费了相当多的时间、精力和心血,一次又一次失败得心都碎了,瓶颈的时候独自一人缩在家里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种蘑菇(嘛姑娘的说法稍微萌了一点),付出了多少努力承受了多少伤痛,才有了我们所看到的完美得无可挑剔的塞巴斯蒂安。
这一切,我们都看不到。它们被深深地掩藏在了光芒的背后,连着时间一起沉淀下去。
我真傻,不是么。如此喜欢他的我竟然从来没有想过,那个有着一张美好的脸却在80%的杂志访谈照片里都带着连化妆都消不去的眼圈的家伙,怎么可能是随随便便就站到了如今的位置上来。
“果然,自己对那个人,爱的还不够。”顿时萌生出这样的想法,心里充满了挫败感。

姑娘说主演男优赏只是D的一个里程碑而不是巅峰的时候忽然想起了DG5关于“PEAK”的玩笑。Voice Newtype的AWARD访谈里他说,09年的自己,在经历了各种摸索,潜行一周又回归原点,却已经站在了不一样的高度,得以俯瞰自我。
那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他在卷头特辑照片里用签字笔郑重其事写下的那句“ありがとう”的份量。

如今,妈妈D终于可以自豪地对别人说,“我儿子是声优”了。

「ありがとう」 今なら
言える気がするよ
変わらず元気ですか?
何も返せないまま
時は過ぎて
会いたい気持ちを胸に込めて
この歌声
届く様に 歌うよ


@ 05:26:13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囧不要那么煽情啊某人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一直是脑残我情何以堪(别别别别揍我!!!
 回复 V 说:
才不是脑残!只是喜欢装傻而已=w=
(2010-05-05 13:49:47)
V () 发表于 2010-05-05 01:07:21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