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一人のクリスマス。  -  [ 呓語。   ]

晚饭时发现食堂人少得离谱才意识到已经是圣诞了。
貌似一直对这个节日不是特别敏感,除了大一那年装模作样地去了次教堂以及搞到本圣经以后就再也没有参加过什么特别的活动。
媳妇鱼说小心宅出病来。其实说不定已经病入膏肓了。
然后强迫自己想点什么关于圣诞的意象,脑海里浮现的竟然就都是各种小说动画里的场景。自己写的或者别人写的,美好的凄婉的欢快的哀伤的团聚的别离的。
于是有了漫天的雪,昏黄老旧的英式街灯,围巾手套拐杖糖热咖啡,人总是成对出现的街心公园,门口挂着冬青的面包坊,教堂的礼拜和唱诗班,以及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飘出来的肖邦的练习曲。
搞不好自己一生都没有办法经历那样的画面的吧。

总是要在各种日志里一遍一遍的温习。
最近特别喜欢的是小野大辅,神谷浩史,宇智波鼬,宫地龙之介,约修亚。
最近比较喜欢的是森久保祥太郎,鸟海浩辅,游佐浩二,铃木达央,日野聪,加地葵。
这个学期以来一直很喜欢的是铃村健一,福山润,东月锡也,斋藤一,冲田总司。
喜欢了很多年的是米罗和基拉。

其实野心也还是有的,比如说抓个人一起去吃多萝西的点心和DQ的暴风雪。
然则来得恰到好处的[哔]和快要没电了的爪机终于让我放弃了这仅剩的想法。

中午起床发现手上莫名其妙多出几道细小的伤口,手表的表带几乎快要断了,已经没有办法再戴下去。
1996年暑假在北京买的手表,终于几乎完结了它太过漫长并蹉跎的一生。
即便它的指针依旧完好地跳动着,即便说不定如果拿去修一下表带应该还能弄好,可是它已经太老了,或许早就应该找个盒子把它收起来。
是的我就是这么弱小。我竟然以为如果一直小心翼翼,许多的伤害其实都是可以避免的。
无论如何也无法习惯用手机看时间,抬起手腕空荡荡发现许许多多重要的回忆在一点一点抽离,心里充满了恐慌。
今年是第六年。圣诞快乐。

昨天神谷病又把LC OVA 5、6话翻出来看。
看来看去觉得雅柏无论如何便当得也太不值,就像当年的卡妙和阿布罗狄。
可是史昂说,我们并不是为了死才去战斗的,只不过这是我们生命中必须完成的使命中的偶然。
他们有信仰,因而到死都不曾迷茫。
多么美好。


@ 20:19:28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表很真耐用啊
口袋志 (http://koudaizhi.blogbus.com) 发表于 2009-12-27 10:35:16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