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Rin。  -  [ 呓語。   ]

昨天听完《凛-RIN-!》忽然有点崩溃,弓道部的副部长们像是约好了一样一起出现还萌得一塌糊涂。
傲娇宫地君和好男人草君。各种诡异的巧合之下总是会出现一些并非本意的发卡事件。
是的并非本意,然则在游戏DRAMA里总是无论如都会走到GOOD ENDING。
于是3个半小时短暂的睡眠,梦境里竟然倒退回了某个自作孽不可活的夏天,无比清晰的是如果清醒的时候刻意去勾画便会异常模糊的脸。
如果,if,もし,条件状语里总是暗含着难以察觉的悔意。

这是我过得最不像冬天的一个冬天。去年的这个时候病得一塌糊涂在家里隔离了大半个月的我如今竟然在这瘟疫肆虐的城市里奇迹般地依旧看似元气着。
不喜欢夏天是因为天气热的时候脑子会比较混乱,然而这种不正常的气温跟夏天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没有太大区别。
“状态”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如果说能够放下那么多半轻不重的念头只想着一件事朝着一个目标奋斗。
看,我用的是如果。
如果真的是,麻花也就无所谓纠结了。

鸡血米妙那段时间已经过了好久,不过手机的主题仍然没有换,一解锁还是能看见背靠米罗的卡妙漠然的脸。
Aquarius,Camus。果然,论残忍,还是你赢了的吧。


@ 22:17:09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