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崩溃。  -  [ 呓語。   ]

与文艺无关。
半夜熄灯以后坐在床上用手机看小说,不知道2年来已经看了几遍,然则第一次,看见这样一段熟得不能再熟的话的时候忽然抱着被子哭起来。

紫英,紫英,紫英。我默念他的名字,在他想要离开时拉住他的手,贴在脸上。他在发抖,我能觉察,然而我就是不放。我让不知何时流出的眼泪肆无忌惮地打湿它。他的手指是那样的长而纤细,拥有这样手指的人应该拥有一个宁静的,优雅的,不愁世间烦忧的生活。那样的人应该用这手来写诗词,弹琴,为自己心爱的人画眉……但紫英不。他用它握剑,炼剑,保护他要保护的人和要维护的信念。所以他的手上有茧。硬硬的,厚厚的之下是属于他的温柔。
                           ——《此情不过烟花碎》

第四遍打仙四,刚到第二章,特别注意了前面那些暗示着后半部分剧情的细节。
然后一点也笑不出来了,就算是天河耍宝的时候。

寿阳城里菱纱说,再真挚的感情,再深沉的牵挂,终究也抵不过生离死别。
那个时候天河说不对,可是究竟错在哪里,却不知道如何去反驳。

陈州弦歌台琴姬唱着问情的时候则想起了自己曾经写过的短打。
琼华坠落后的一百年间,那三个人都有了各自的结局,一个沉眠,一个过世,一个留在幻暝界音讯全无。只有紫英,像是惟独被留下来的守墓人,守着那些世间再无人能知晓的往事,默默等待着未可知的重逢之日。
而在入琼华之前,那三个人便已将生死交付与彼此,他们那段美好的时光里,没有他的影子。

今年的立冬似乎正好是11月8日。不知为什么这个冬天我似乎变得特别怕冷起来,就算像今天这样的天气,似乎有十几度的大晴天,坐在书桌前裹紧了外套还是会忍不住发抖。
然后第一次通关以后开了个头的小说里没有继续下去的细节忽然在这种我完全无法抽时间去写完它的时候大段大段地从脑海里往外涌。
于是忽然明白自己这些年来为何会如此失败。
我从来没有在正确的时间干过正确的事情。


@ 17:30:43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好久不来了。。
膜拜流月姐姐~~
Dawn Treader扯氮王 () 发表于 2009-12-25 11:38:54  [回复]


“我从来没有在正确的时间干过正确的事情。”
/SIGH
/CAST 摸头
 回复 井下落石 说:
=w=摸毛线,你还不是一样。。。
(2009-12-03 00:12:17)
井下落石 () 发表于 2009-12-02 00:32:39  [回复]


亲爱的,别搞自我反省了,好好呢过每一天。。
自从我考完该死的考试后就一直萎靡不振,唉,我的状态啊。。如何才能找回来T.T
 回复 蚊子 说:
我也萎靡啊。。。求状态+1!
(2009-11-27 16:10:02)
蚊子 () 发表于 2009-11-27 14:47:32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