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随机播放的短打 - Ⅳ 以及生日快乐。  -  [ 沫境。   ]

最近很少在日志里写特别主观的东西了。
并不是打算把自己的想法默默地藏起来,而是总是太懒,想起要提笔的时候,那些已经编织好的句子已经丢失。
还有就是很久没有读小说文艺不起来了。
文艺这种东西,果然是寄生型的。如果你不保持一直汲取营养来喂它,它便会从你脑海里一缕一缕地抽离。

5.55破解以后开始在每天断电后抱着词典打《薄樱鬼》。
幕末对我来说始终是个微妙的时代,剑心或者新撰组,总是无法果断地决定站在哪一边。
病に侵されても気丈だった沖田。誰より真面目で実直だった斉藤。
殇花五月,破碎的诚字旗上绽开的血迹宛如大片凋落的樱。
我始终记得归蝶的话。在那样的乱世,不应该再有更多的奢求,如果能看着那个人,然后安静地活下去,便该满足。
而他们却连让你守着安静活下去的时间都没有给你。
一直在跟萌兔抱怨女主角的弱气和废柴,却在提出“如果是自己”这样的假设的时候退缩了。
(好吧这种时候我不得不乱入一句,至少我不会除了打杂和供血一无是处,至少我不会在男人们奋勇杀敌的时候一个人躲在后面数总司被砍了几下,阿一又挨了几刀= =||||)
总司的病,土方的执,靠自己的力量改变不了的东西其实太多。他们并非因为抱持着过时了的信仰而被时代丢下,他们只是抛不开情谊,放不下彼此,于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毁灭这条路。
傻得让人心疼。

喜欢着偏执着的东西依旧很多,比如米罗,小紫英,Zack,拉比,前几个星期还一直鸡血着的ONO和00,以及最近明明没有看BLEACH却莫名其妙开始喜欢起来的市丸银。
今天收到了第23期PICK UP VOICE。几乎一个月前看见某人卷末大特辑的扫图然后毫不犹豫跑去预订了,实物到手的时候却忽然很淡定。昨天又收了一套扫图,却再也没有败杂志的冲动,只是在EVENT或者其他视频上会忍不住多关注他两眼。
但其实内心的喜欢半分都没有减退。
然后就在想,我会不会其实是个很无趣的人呢。笑。
那么,下面是隔了半年的短打第四弹。没有时间去写特别长的东西,也从不妄想着谁能从这些破碎的片段里察觉到那些藏得深不见底的隐喻。

每年都会说的这句话。生日快乐,米罗。生日快乐,麻小花。
13岁在冥十二宫篇里再次遇见,彼时看上去成熟而挺拔的你,终于变得比我年轻。


国际惯例贴规则:
  1. 选择一部或多部动漫、ACG、或真人相关(换句话说只要是你萌的都可以)
  2. 打开你的音乐播放软件,将播放模式设置到随机。
  3. 点击播放。写一篇和正在播放的歌曲有关的小短打,CP随意,内容随意,唯一的要求是这一篇的创作必须在歌曲切换之前完成。
  4. 在下一首歌开始播放时跳到下一篇,以此类推。重复十次。

-----------Start-----------

1.白雪 (KOKIA) 4:24

我想起你离开我的那个雪夜。
雪其实下得不大,可是很奇怪的,那天没有风,六角形的雪花在冷质的月光里竟然模糊成了一团团边缘暧昧的白色。
你墨色的长发就那样散落在白得夸张的地面上,一点实感也没有。
我总是在心里计划着一个邪恶的想法,我想我一定要比你先死,而且一定要在你眼前死去,平时总是冷漠高傲的你,总是和任何人保持距离的你,总是在我叫你名字的时候就毫不犹豫拔出六幻刀刃相向的你,我想知道,我要是死了,你会不会有哪怕一丁点难过。
可你连这样一个求证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果然到最后,论自私,我还是比不上你的吧,阿优。

2.残花 (Rin') 3:32

她开始在每个抚琴的夜晚想起他的笛声。
她甚至已经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学会弹奏古琴的,明明对音乐一窍不通自己在原来的世界里,连打手鼓都比别人笨上半截。
可是有天她听说丝竹的和弦是世界上最美妙动听的旋律。
她想起那些因战乱而奔走的每一个夜晚,总是一声就平息了她的不安和焦虑的笛音。如今她终于能奏出与那笛音相合的曲子,可是那个有着淡紫色纯净眼眸的人已经早已化作光的粒子消散在空气里。
现在恐怕已经入了轮回吧。
如果说怨灵们都有着各自的悲哀,那么即使成为怨灵也依旧温柔的他,是否已经得到了救赎?

3.たえなる光とともに (love solfege') 6:40

傍晚的落日像把火一样一直点燃了整片狭窄的天空。
是的狭窄,一切都显得那么空洞而狭窄。天空,草地,地平线上孤独站立着的树,法多恩海姆家过于庞大的宅子,和除了这架三角钢琴什么都没有摆的书房。
有什么不对了。假如一个已经成为你身体一部分一般与你如影随形的人忽然间消失不见,世界便忽然变得诡异起来。
就像现在,完全自由发挥的变奏,却在心里默默期待着那个完美主义的偏执狂站在一边以那种温柔恭敬却毫不退让的语气对自己说,“坊ちゃん,第四段的第二十八个小节延长音没有拖够,第三十六个小节切分音没有表达完整哟”之类的话。
明明很讨厌把音乐这种东西变得和墙上的挂钟一样分毫不差。
然则一到重音连续突进的段落,却总是忍不住想起某个傍晚凋落了漫天的黑色羽毛,可恨的是,那天的夕阳也燃烧得如同此刻一般嚣张。
所以说,恶魔都是骗子。
失去以后,如果不自我催眠一般强迫自己觉得失去了的东西一点也不重要,那么便无法继续好好活下去了吧。
人类真的是脆弱的生物呢。

4.Lythrum (川田まみ) 5:35

不知从何时开始,很久以前我们一直一起玩耍的花坛终于变得杂草丛生。
虽然哉太说我们三个都最喜欢看星星,其实我知道你其实更喜欢抽时间来照料那些其貌不扬的的小花。
我记得我问过你它们的名字,你说它们叫千屈菜,拉丁文是Lythrum,漂亮的拼写。那天雨下得很大,我忘记带回家的钥匙撑着伞在花坛边发呆,你走过来陪我一起等,刻意把伞向花坛里偏了几分。
然后我就站在一边取笑你果然是少年脸大妈心。
其实在心里默默羡慕你的博学,顺便嫉妒一下那些普普通通的花。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离开家一起来到陌生的学校,哉太依旧不爱上课喜欢惹是生非,你也依旧像小时候一样可靠和温柔。
我以为一切都没有改变。
直到去年暑假回家,那些小小的紫红色终于从杂草里消失了踪影。我便知道,那些时光,终究是回不去了。

5.Blue Fields (Final Fantasy Piano Collection) 3:19

教堂里的百合在那天以后忽然开得异常繁盛。
仿佛那阵雨具有什么特殊的魔力,那些本来快要开败的枝叶忽然又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可是,明明那些从天空中掉落下来的银丝里,每一滴每一滴,都有着悲伤的味道。
她觉得他一定是在某个她无法预见的地方,发生了什么。
而无论发生什么,你总是能笑着解决的,对不对?
这样想着,她就觉得,快了。4年89封信的等待,他终于就要回到她身边了。

6.Lacrimosa (Kalafina) 4:14

“你相信吸血鬼的传说么。”
很久以前似乎有人这么问过她。那个时候她很干脆地否定了,她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真正有那样的生物,日落而出,日出而息,一辈子只生活在暗夜里,孤独得一塌糊涂。
可是她现在信了。她不光信了,她还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种吸血鬼的存在,他们吸食吸血鬼的血液,看上去与人类无异,却比吸血鬼更加孤独。
没有人应该孤独,这句话的逆反命题是,如果不是人类,就应当孤独下去。
错的吧,一定是错的。
她见过那样一个神父,他在阳光下微笑,圆形的眼镜镜片背后,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温暖而寂寞。他喜欢喝咖啡却要加十三块方糖,他曾经拥有同伴,现在失去了,于是他一个人远走天涯。
Lacrimosa,泪如雨下。
她记得某个黄昏神父告诉他,那是他最喜欢的一个词。他说,你其实不知道可以流泪的人类有多么幸福。
而现在她觉得自己似乎终于明白了神父那句话。

7.Forsaken (Within Temptation) 4:50

我一次次试图去想象代弗林变节的那个夜晚,可是我失败了。
作为一个被遗忘者,我几乎已经忘记了那些在磨坊生活时候的事情。我以为从灰影墓穴醒来的那一刻我将彻底告别我的过往,可当我第一眼看见萨尔曼的名字时,大段大段的回忆竟然磅礴地奔涌过来填满了我的胸腔。
萨尔曼的温柔萨尔曼的优雅萨尔曼的勇敢和果断。它们深深地扎根在了我的脑海深处,连死亡也无法带走。
因而当我打开那封已经开始泛黄的信时,那些生前再熟悉不过的漂亮的花体字一笔一划地刺痛了我空洞的眼睛。
可我哭不出来。被遗忘者的身体已经腐烂,仅仅凭借意志驱使着的这具骸骨,早就已经忘记了怎么去哭泣。
我在恐惧之末旅店住了很长时间,我知道只要穿过西北的森林我就可以抵达你所在的地方。
而我终究没有勇气去看你现在的样子。
“你要好好活下去,我亲爱的伊维特。”
终于我只能默默地记着你这句话,以这样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算不算活着的姿态在这里等。末世日后,或许我们还能重逢。
Now, the day has come. We are forsaken this time.

8.蝶恋·复刻版 (仙剑奇侠传) 2:02

我想起陈州一个前些年才流传起来的故事。
讲的是从前常在弦歌台弹琴的女子和秦家公子,她被迫离家求仙问道,他相思成疾终因病而故,再普通不过的传说。
“那姜氏也是个痴人,明明知道秦家公子心里挂记着琴姬,还是一直照顾他到死为止。唉。”
千斗酒坊喜欢八卦的老板娘兴致勃勃地跟我扯个没完。
后面的情节我其实都知道,天河菱纱早就跟我说过不止一次。
可终于将自己置身于彼地时,才明白了自己终究是和那三个人有着无法回避的隔膜的。
无论我如何御剑行遍你们走过的每一处地方,却永远只能做为一个旁观者,去聆听你们曾经的传奇。

9.屋根の上にて2 (PEACE MAKER 鐵) 1:38

三月的樱花没休没止地恣意飘下来,落了满头满肩。
可他一点都不想动。
以前山崎跟他说,屋顶是最适合一个人独自思考的地方。现在那个总是说一口别扭关西腔的忍者早就不知道消失在了什么地方。
其实他心里想着的是另外一个人。
看上去是漂亮美少年实际腹黑得一塌糊涂。满身是伤咳到几乎无法呼吸的时候却依然笑得那么灿烂那么让人心疼。
庆应四年五月三十日,他再也不想去回忆那个日子。
手边菊一文字则宗的刀刃在微凉的风里慢慢冷却下来。

10.镜月 (Rin') 4:35

松本乱菊已经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喜欢喝酒。
等她觉得自己是喜欢酒这种东西的时候,大概已经上瘾了。
偶尔喝到七分醉的时候会想起很久以前在流魂街的日子,至于很久是多少年前,大概没有人能数得清。
在一堆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贫民之间穿行,下完雨趴在尚未干涸的泥潭旁边跟其他的小鬼抢水喝,总是为了偷一两个馒头逃得筋疲力尽。
奇怪的是,当上死神以后,那些艰辛的童年反而屡屡更加清晰地在记忆里不断倒带重放。
她想刻意去忽略一个家伙,再三地尝试,却总是失败。
是某个已经饿了三天的自己耗尽最后一丝力气靠在一棵枯得只剩残枝的树下面正要闭上眼睛的下午,一颗白色的脑袋忽然闯进视线,笑得诡异。
“你好像,快要死了呢。”
惨白的阳光就在白色脑袋的背后肆虐,随即酒的香味充斥了整个嗅觉。
孽缘这种东西,大抵也不过如此吧。松本乱菊想。

-----------End-----------

然后我惊悚地发现我BG掉了。。。
在和古董君吃得九成饱又跑去DQ干掉一份标准杯的暴风雪杏仁提拉米苏冰淇淋以后我似乎开始觉得人生其实并不是那么惨淡。
糖分总是会在身体里起一种奇妙的作用。
那么,下面是答案。

1.拉比,神田优。
2.春日望美,平敦盛。
3.夏尔·法多恩海姆,塞巴斯蒂安。
4.夜久月子,东月锡也。
5.Aerith,Zack。
6.阿贝尔·奈特罗德。
7.伊维特,萨尔曼·阿加曼德。
8.慕容紫英。
9.冲田总司。
10.松本乱菊,市丸银。

-Nov.08.2009,Ryutsuki.-


@ 23:55:45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口=你这个BUG。。。太有才了!!m(≡ ≡)m
 回复 猫头CAT 说:
= =||||||、乃这话是褒是贬啊。。。
(2009-11-11 12:45:12)
猫头CAT () 发表于 2009-11-10 22:16:34  [回复]


亲爱呢再说一次生日快乐~原谅我因为这个无比纠结的考试没能和你一起吃饭~
我至今头都还在昏。。考了四个小时呢试!!
啊·~~我也想吃DQ了。。555
 回复 蚊子 说:
摸摸。。。你太可怜了,4个小时啊比烤盐还BT= =
嘛不要难过,下回我们一起克DQ= =|||||||
(2009-11-10 13:11:46)
蚊子 () 发表于 2009-11-09 22:49:42  [回复]


http://chikage1.blog.hexun.com/40015375_d.html
视频做出来了,本来说双休的,结果又多了一天 - -
不想看吐槽的话直接跳到后面下载地址吧
 回复 雅 说:
摸摸,。。辛苦=3=
(2009-11-09 21:51:47)
() 发表于 2009-11-09 19:47:23  [回复]


就只想说“多好看啊”四个字
舍得网 (http://www.browserweb.cn/) 发表于 2009-11-09 17:49:42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