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蝴蝶花绽放的地方。  -  [ 幻象。   ]

原文写于04年3月16日,并没有做太多修改,毕竟我不应该彻底抹去自己过去存在过的证据。
-09.09.12 Rearrange-

看完推理之绊的时候是凌晨2:30,扭头望向窗外,陈旧的砖瓦屋顶上已经落满了雪。
天空微微地发红着,一片一片羽毛从白色的翅膀上凋落下来,覆盖在雨水清洗过的地上,隐隐约约听得见嘤嘤的哭泣声。
窗外万籁俱寂,我庆幸自己仍然醒着。

我一直以为,雪能够代表幸福,直到现在仍然这么相信着。因为那个叫草摩佳菜的女孩子曾经对波鸟说,雪融化了,就会变成春天。
这是通往幸福的密语。

当诅咒之子和鸣海步终于找回各自以往的笑容时,窗外的一切就这么沉默着改变了,我沉浸在17寸屏幕上小小的幸福里,笑得眼泪都流出来。
那些眼泪就以它们一贯的姿势落在我蓝色的外套上。
并不是泪腺脆弱,只是温暖膨胀得太快。我感动得想笑的时候,从来没有把这个镜头成功地演绎出来过。

日语里面蝴蝶花的发音是Ayame,意思是,相信就能幸福。
这句话是对所有人说的,然而用在鸣海圆身上,却格外地悲戚。
两年前,鸣海清隆失踪,无缘无故地,人们甚至连他的死活都不知道。这对圆来说毫无疑问是残忍的抛弃,以至于她最后差点在卡诺的质问中迷失。可圆的身上又有着强大的执念,鸣海家一直一直都插着新鲜的蝴蝶花,一如鸣海圆一直一直都在提醒自己,相信清隆,相信他不会抛弃自己,这样就会幸福吧。
然而真是这样么?一直活在自欺欺人的寂寞中,甚至看不到微漠的希望。和诅咒之子们不同,他们还有步这个希望,而圆只能依靠自己的坚强。相信清隆的人,最终都活在痛苦和迷茫之中了,清隆的话始终像一句一句有毒的咒语,在每个人的心中盘旋,然后扩散成庞大的阴影。
于是艾斯最后终于放弃了被清隆的咒语束缚,选择去相信步。

所幸浅月、亮子、理绪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当浅月愉快地蹬着单车去上学时,当亮子愉快地跳上浅月的单车,两人又像从前一样时刻不忘小打小闹、笑声朗朗时,那些曾经在生死边缘战斗的日子终于远去了。竹内理绪从来都是个外表柔弱,内心却坚强的孩子,当她无助地流着眼泪对步说,“艾斯,他已经很多天没有回来,请你一定要找到他”的时候,惊异于步的漠然,同时也为理绪感到难过。那些一贯坚强的孩子,当她暴露出内心最脆弱的部分时,比柔弱的孩子还让人心疼。所以最后看见理绪愉快地和浅月和亮子一起去上学时,那些莫名的担忧终于转为无声的微笑,沉淀下来。

我从心底里喜欢那些能让人看到希望的结局,然而那决不是大团圆,而是在悲伤之后流露出的对生活的执著。
艾斯终于学会去相信别人、依靠别人,终于从前那个冷漠的他变成了温柔而淡定的男生。也正因为这样,他和青梅竹马的卡诺终于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两个有着同样命运的孩子,小时侯曾那么真实地依靠、信赖过彼此,长大后却不得不由于信仰的悖离而选择敌对的道路。宿命总是无奈的象征。于是当卡诺扼着步的脖子,眼睛里升腾出因憎恨一切而想要毁灭一切的光芒时,艾斯却就这样平静地从角落里慢慢地走出来,冷冷地质问卡诺,“曾几何时,我们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呢?”
是的,艾斯选择相信,卡诺选择怀疑,所以那个背着黑色翅膀却笑容灿烂的天使注定无法幸福。所以他动摇,所以他逃避,所以他最后只有默默地乘着飞机离开,所以他始终孤独。
机场的落地窗前是艾斯落寞的背影。后来怎么样,没有人知道。只是诅咒之子们终于可以忘掉鸣海清隆,终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步终于走出了哥哥的阴影,圆终于不再消沉。
这一切的一切,或许那个看似脱线,实际上心思细腻,勇敢而坚强,时刻微笑着面对人生的结崎雏乃,功不可没。

当步以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消沉的时候,清脆的巴掌落到脸上的声音,转身时失望的背影,让我有些意外。“对不起打扰你了。我所认识的鸣海步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得赶紧把他找回来,所以,再见。对了,如果你见到他,请帮我转告他,请加油吧。”
步站在原地愕然,天台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这是我为整个故事流下的第一滴眼泪。

同是推理剧,然而《推理之绊》有别于柯南。后者是为了推理而去解决一桩一桩的杀人事件,故事的主线越来越单薄,一点一点地在柯南绝望的万年小学生的形象里模糊。而前者不同,推理剧并不意味着尸横遍野,于是仅仅26话的故事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整体,故事的主线流畅而弥漫着浅浅的疼痛。我们会为诅咒之子无奈的宿命和隐忍的坚强感动、流泪,却决不会为愚蠢的路人甲乙丙因某个愚蠢却自以为悲壮的理由而杀父、杀兄、杀子、杀情人或者情敌这样愚蠢的行为而动容。柯南是让我们在看过无数尸体之后变得麻木的,而《推理之绊》却教我们相信生活总会变得美好。
雪融化了就是春天,我一直那么相信着,直到现在也是。

后记:
《推理之绊》的故事是在步悠扬的钢琴声中结束的,那是一首充满离别忧伤的曲子,一点一点地刺激着我的泪腺。
然而我始终没有哭出来,我看着我僵硬的手指,看着身后因为多年没有碰触已经开始走音的钢琴,八级粉红色的教材封面已经开始褪色。
对钢琴的爱达到一定程度时,当手指触摸到琴键后,便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高贵优雅的气质。这种气质,步有、艾斯有、景吾有,我却没有。
我总是太喜欢浅尝辄止,太喜欢轻言放弃。

茶几上摆着一盘肖邦的练习曲CD,可我知道,那些曲子,我一首也没有办法弹出来了。
蓝天白云红花绿草终究会在成长中褪色,最后画布变成黑白的青春,在时光里慢慢被磨蚀。


@ 03:32:00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