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烟花碎。  -  [ 幻象。   ]

已经是第三遍打仙四,打到即墨那段竟然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很奇怪,明明是万家同庆的欢乐情节。

我总是会时不时地想起《此情不过烟花碎》。
即墨花灯夜,四个人坐在海崖前约定,但愿我们一生都能在一起,做自己想做的事。
到这里我便不再愿意去想接下来的情节。
这大概是整部游戏里最温暖的瞬间了。

我曾经不止一次去想夏元辰和静兰那一世的厮守。
想光纪寒图飘落满山的星屑,想夏元辰拥着静兰温柔的知足的表情。
天上寂寥千载,瑶宫寒苦,六界之中,唯有人间有着相濡以沫的暖意。
拥有凡人一世的恋情,然后,在无尽的时光里追忆追忆再追忆。
而不知足的静兰,辗转六世,终于以莲宝的身份陪在夏元辰身边,她可有满足?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你的一生一世太长,那就用我一次次生生世世的首尾相连,来与你相伴。

那么小紫英呢?

我喜欢叫他小紫英。在仙四还没有正式发布,只知道人设以后就是如此。
后来冰雕比我先通了游戏,他说,你真像韩菱纱。
那个时候我在心里窃喜了一万遍。

可是后来我明白,我终究是无法成为菱纱的。

旧时风,往复吹,巫山不过梦里灰;云里月,雾中花,皓首暗转换芳华。且举杯,邀一醉,此情不过烟花碎。
就算知道是坑,我还是忍不住把这篇小说翻了不下十遍。
因为那个紫英,就像是我一笔一画描摹在作者心里一般,与我想象中的轮廓那样契合。

“那时……我以为你走了,我再也……再也见不到你。结果你又出现了……每次都这样……每次……”
“难道不该如此?无论如何,我永远不会抛下你不管。”
“你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死?”
“不管。”
“傻瓜,知道不知道那样冲过来,稍有差池就可能再也实现不了你拯救天下苍生的志愿了。”
“拯救天下苍生的何止我慕容紫英一人,但我慕容紫英却只有一个韩菱纱。我难道不该救吗?”

瞳凝秋水剑流星,裁诗为骨玉为神。翩翩白衣云端客,生死为谁一掷轻。
生死为谁一掷轻,是谁,那样三生有幸?

我想起结局动画里,白发红颜的紫英寂寥的背影。
他说,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 惟有天道恒在,往复循环,不曾更改……

何谓天道?

柳阳城外,虚尘幸灾乐祸般的挑衅。
“你可知什么叫缘定三生?前世无因,今世无缘,下世无果。早已注定好了的。前世已经是悲剧了,这世依旧执迷不悟,下世,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而紫英只是冷冷地拔出剑,抵在虚尘颈间,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今世不行,还有来世,来世不行,还有下世……万物消长生生不息,只要有心,自有相聚相守的一天,天挡不住,地掩不了,这才是天道。”

这样的你,教人怎能不去爱?

又是一个期末,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就是这样坐在电脑前一边背发展经济学和管理学的课件一边用PS折腾紫菱的签名。
我的爱总是以年为单位,不断轮回着。
于是我想起那篇我没有完成的小说,忽然觉得,无论如何,应该好好地想一个结局。

我只是想给小紫英一个交代。


@ 02:31:54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