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We are not Forsaken。  -  [ 呓語。   ]

Side A, The Brightness.

忽然在脑内构思起这样一个故事。

人类法师卡妙忽然有一天在战场上遇见了亡灵术士米罗。虽然他变成了被遗忘者,他的手肘、膝盖和腰间已经只剩枯骨,他明亮的石青色眼睛已经变得空洞,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宝蓝色飞扬的头发。
他已经忘记了生前的一切,包括他是怎样在天灾的袭击下保护卡妙而自己不幸被感染,成为他们的一员,他又是怎样以最后一丝意志挣扎着摆脱巫妖王的控制,杀死了自己,然后作为Forsaken从灰影墓穴中苏醒过来。
可是卡妙记得。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以敌人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直到失去他,他才知道,原来心可以这么痛。
米罗看见卡妙,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然则还是毫不犹豫地对他施放了腐蚀术和献祭。火焰灼烧的痛楚提醒着卡妙他们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他闭上眼睛,撑开冰盾,然后开始吟唱寒冰箭。
然而冰箭并没有打到米罗身上。金色的光盾环绕在米罗周围,站在他身后的,是亡灵牧师撒加。
他记得撒加。他曾经是暴风城里最高阶的牧师,却没有人知道他时常在光明与暗影之间挣扎。失去米罗那天,他看见撒加义无反顾地冲出教堂,他说他要去找他,他不会让他孤单。从此以后这位牧师再也没有回来。
撒加的头发不再是人类时候的海蓝,它已经变成黑曜石的颜色,和米罗的头发在风里时不时交缠在一起,说不出的和谐。
不会再有墨绿色夹杂在它们中间。
卡妙不想再战下去。他终于明白他有多么自私。他比任何人都想要和米罗在一起,他知道他离不开他,可他永远做不到撒加那么勇敢。
于是他只能选择逃避,把自己传送回了暴风城。
米罗看见那卡妙冰蓝色眼睛里最后一抹悲伤,那样熟悉,熟悉得像是前世刻骨铭心的记忆,却终究,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是不是很狗血……我也这么觉得。
可某天忽然就有了这么个念头,卡妙应该是冰法,米罗是痛苦术士,而撒加是戒律牧师。当然只是忽然这么想了而已,不会以这个设定去写文的。
难怪我对布衣的爱会这么深,笑。
事实上我已经有4个月没有登陆WOW,可这并不代表我已经不爱它。我永远钟爱着它的历史,它的世界,它所有的背景设定,只是厌倦了无休止的副本和RAID而已。
曾经伊利丹是我最大的梦想,现在阿达尔之手已经完成,FD以后,我最后一眼回望了庞大的黑暗神殿,然后站在克利希面前毫不犹豫地按下了ALT+F4。


Side B, The Darkness.

“或许我是看了太多小说,看过了太多的人生,到头来却把自己的人生遗忘了。”
                               ——by 爷爷,被时光掩埋的日子

越是浮华的文字,就越是在试图给自己的懒惰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很长时间没有写关于自己的事,躲进米罗,卡妙和撒加编织的美好结界里,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看着他们不停变换着身份和故事的结局,就会觉得他们已经替我过完了所有想要的人生。
可是为什么还是会有那么多不满足。

几乎是心电感应一般,上个月的最后几天和古董君同时想起了高一在三元那些以为早就模糊了的时光。
依旧那么轮廓分明,包括那种失去的强烈痛觉。
我不想把它们一一列举出来,因为我在试图努力做个不再被过去束缚的人,虽然我一点也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到。

Now, the day has come, we're forsaken this time.

我曾经屡屡强调,我是女王忠实的被遗忘者。
可事实上,我从未遗忘过过去,因此我并没有办法从骨灰堆里重生。
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可悲的守财奴,守着那些大把大把永远无法重现的日子,让青春在时光里荒芜。
多么可笑,我就这样否定了自己坚持了五年半的信仰。
却依旧舍不得去忘记它们。

是谁说,天塌了,日子还是要继续过?
失去你的这些年,我几乎感觉不到自己还活着。

前天收拾书柜的时候偶然翻到你大学时候的力学笔记。那是我遗忘多年的概念,功,加速度,动能,势能。
可是你整齐的认真的字迹却让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我以为我越来越像你了,然而我却离真正的你越来越远。你从来不曾放弃过谁,而我,早就连我自己都放弃了。
那一笔一划的积分演算让我觉得陌生,而你台灯下的侧影还依旧清晰着,恍如昨日。
你是我多年追逐却始终遥不可及的背影,所以,请将力量赐给我,请让我相信,你还在我身边。

有谁说过,忘记一些是为了更好地记住另一些。那么,假如多年以后,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忘记了你的脸。请你相信,我却永远会记得你的眼睛。那是黑暗中唯一能够照亮我的光芒。

Ryutsuki,June.02


@ 00:34:37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我就知道你是从WOW里得到的灵感=。=
期末加油~
 回复 水 说:
所以说WOW其实是很萌的吖> <
(2009-06-05 12:57:29)
() 发表于 2009-06-05 00:47:21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