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一直在脑内LOOP的镜头。  -  [ 幻象。   ]

撒加伸出右手勾起那张线条柔和的脸,将自己的嘴唇贴上他微凉的。
起初只是轻柔的辗转,继而变成了舌尖的追逐。
他有些享受地闭上了漂亮的眼睛。
然而蓝发男人的左手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寒光凛冽的匕首,熟稔地绕过他单薄的肩,穿过丝绒般的红发,准确无误地插进他的后心。
尖锐的刺痛使交缠的唇舌迅速分离,他蓦地睁开眼,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面前双眸幽绿沉静如水的人,支离破碎的断句从喉间溢出。
“撒加……为什么?”
他以为他是爱他的,然而他只不过是用这温柔缠绵的吻来卸下他心中的防线而已。他是那么聪明,一切的蛰伏和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
“对不起,卡妙……我是那么爱他,我只是不想看着你一再伤害他。”祖母绿的眼睛里有细碎的光斑,它们像万花筒一样交叠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每一个形状都是那个有着一头金色卷发的人。
他的脑海里掠过那个人骄阳一般的影像,他明媚地对他微笑,眼角眉梢。他说卡妙,无论如何,我会等你。
随即明白,他一开始就放弃了的,竟然是他一直追寻着的。
巨大的疼痛在心口蔓延,他知道那并不只是匕首带给他的。在他们相识的漫长年月里,他施予了他多少痛苦多少伤害,它们现在便全部反噬回来,毫无保留。他终于明白那是多么深的爱,才能让他依旧笑着去承受它们,只不过已经太晚了。
撒加温柔的脸渐渐模糊得失去了轮廓,他知道他的生命正在迅速流失着的血液里凋零。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后悔过,却没有人能够聆听他的忏悔。他像一只失坠的鸟一样向后倒去,柔滑的红发在半空中划出美好的弧度。最后一秒,撒加终于看见,有蓝紫色的火焰在他那和头发一样黯红的瞳孔里跳动。
那是米罗眼睛的颜色。

---------------------------------------

其实则是怨念衍生物,起源于某个黄昏觉的梦境=w=
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异常爽,于是趁那些画面还没有忘迅速用笔记在了随身携带的本子上。
类似的画面也在各种场合屡次在脑海里出现过,但仅止于画面。它们相互独立,没有办法去拼缀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所以说我天生就是没有情节细胞的么,泪飚...T T
在心里默念一万遍撒米然后滚去睡觉=。=


@ 01:57:28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开头我真有点雷-v-。。。嘛。。。虽然结果的确很爽但是。。。我还是想无视撒米和伪撒妙=。=
 回复 水 说:
撒米多么萌啊T T
我要是啥时候写撒妙了乃要相信我是要为了踩则对=w=
今天拿到了撒米本子真Happy=。=
(2009-05-18 19:04:13)
() 发表于 2009-05-18 15:50:41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