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随机播放的短打 - Ⅲ。  -  [ 沫境。   ]

4TH发布以后忽然不想唱I've了,说I've以外的我俨然就是尸体玉置腔,总是有点不甘心,于是试着唱了正统J-POP和C-POP,我果然好废啊。
两首中文歌是一遍过无修音物,感觉自己最近咬字真有问题=w=。

[J]I'm here:http://www.yyfc.com/play.aspx?reg_id=2017099&song_id=2800889
意外难唱的歌,没想到高音吊上去那么费气,然后被人说还是有I've味,噢我真失败=。=

[C]画心:http://www.yyfc.com/play.aspx?reg_id=2017099&song_id=2803169
从去年9月看完电影就爱到现在的歌。当时仙剑联盟有人填了原创词找我唱,于是这个版本就一直坑着,昨天发神经终于憋出来了。间奏的啊啊呜呜海豚音是伴奏里的不是我唱的=w=。

[C]藝伎:http://www.yyfc.com/play.aspx?reg_id=2017099&song_id=2802933
就算是一遍过没修音我也要推荐这首,太喜欢了,词和曲都喜欢得要死> <。所以就算没有伴奏还是自己消音唱了,其实是因为星期四听了萌鱼的樱吹雪,里面的三味线让我想起了这歌。后面日语的语音自己念了,不过原声没消干净听着有点错轨的感觉=。=

-----------下面进入正题-----------

唔最近徘徊在撒米和米妙之间饱受煎熬,为啥我就不可以坚定一点呢……果然自己总是想要得太多然后把这种情绪强加在米罗身上了吧,可我真的觉得,对米来说,撒加和卡妙同样重要,没有更爱谁的区别。
我到底想怎样……

国际惯例贴规则:
  1. 选择一部或多部动漫、ACG、或真人相关(换句话说只要是你萌的都可以)
  2. 打开你的音乐播放软件,将播放模式设置到随机。
  3. 点击播放。写一篇和正在播放的歌曲有关的小短打,CP随意,内容随意,唯一的要求是这一篇的创作必须在歌曲切换之前完成。
  4. 在下一首歌开始播放时跳到下一篇,以此类推。重复十次。

-----------Start-----------

1.寂难永劫 变调 (仙剑奇侠传四) 1:43

他总是无法控制自己心里不断涌起的炽流。
那把耀眼的金红色的剑像个魔咒一样让他无法摆脱。
所以才什么都不做放他们离去的吧,至少,宁愿伤害自己也不要伤害自己在乎的人。
其实自己是个很任性的人呢。

2.赤い玉、青い玉 (KOTOKO) 5:57

“卡妙,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以前没有人跟你说过么?”他笑盈盈地凝视着那个人蓝色水晶一般的眸子,那是自己头发的颜色。
“因为除了你,从来没有人看见我笑过啊,笨蛋。”
那个时候,他们7岁。
后来怎样了呢。
在通往女神殿的石阶上,米罗看见有什么东西从卡妙的颈间垂下来,泛着幽兰的光泽。
是一条细长银链,蓝玉做的坠子,雕成冰晶的形状。
背景是黑色的冥衣,于是它像漆黑天幕上最耀眼的星子,灼痛了米罗的眼睛。
如果那个时候,我们都能后退一步,放下自己的坚持,是否,结局也会变得不一样?
没有人能回答。冥界诡异的妖蝶扇动着翅膀从他们身边掠过。

3.聲 (天野月子) 5:34

假若生命不以最绚烂的姿态盛放,就没有意义。
他一直这么认为。
“记住,你会活下去,为了你的约定活下去。而我,不过是想要实现自己的愿望而已。”
他记得他手指最后的温度,滚烫的,像刚从海平线一跃而出的太阳。
他没有办法不去眷恋那双手,和拥有着那双手的,总是让他不知所措的那个人。
可是他就是那么无能为力。
他以为对方能够感受到他的爱,他的依赖。他已经被他夺目的光芒融化,而他现在竟然要抛下他独自离去。
水瓶座的人,总是太隐忍。
强迫自己压抑着所有的情绪,直到失去最重要的人,才爆发出来,反噬他们的灵魂。
是否只有等到一切都无可挽回,才知道自己错了?
可是你,竟然连认错的机会都不给我呢。
他终于伏在他渐渐冰冷的躯体上,眼泪无声地滑落。

4.Stormwind (World of Warcraft) 2:15

极北之地的诺森德,除了稀疏的雪松,只剩下一望无际的冰原。
他的手一直在颤抖,不是来自霜之哀伤的诅咒,而是他心里最遥远最柔软的地方。
那些斑驳的模糊了容颜的记忆,是什么样子?
“你要记住,我的王子。我们是圣骑士,圣骑士永远不能让仇恨蒙蔽自己的双眼。”
“吉安娜,对不起,对不起我别无选择。”
“This kingdom shall fall, and from the ashes shall arise a new model, that will shake the very foundations of the world.”
教堂的钟声,漫天飞舞的鲜红花瓣的尽头,是父亲衰老的容颜。
洛丹伦,他心里最后一块寂寞的荒原,终于,回不去了。

5.「一夜橋」(蟲師) 3:00

“那是什么文字?”
“嗯?”
“它们长得好奇怪,像古代的某种符号,可是,身为下一任BOOKMAN的我,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
漂亮的红色刘海垂下来,他看着蹲在地上的少年认真地写写画画,像进入了另一个奇妙的世界,和他没有任何交集的神秘的世界。
他的心里浅浅地划过一丝不甘。
“这些啊,是我和马纳自己发明的文字哟。看,这是我,这是李娜莉,这是神田,这是科穆伊社长,这是我那个混蛋师傅……”
他认真地指着那些他完全陌生的字符,一个一个耐心地解释着。
“那么,我呢?”
“你啊,是这样写。”
少年迅速拿起粉笔在那串表示“亚连”的字符下面又熟练地画下一串符号。
然后他发现,它们和上面那排的图案,竟然惊人的对称。

6.Introduction (仙剑奇侠传四) 3:21

蜡烛就要滴干了眼泪。
他没有要再点一只的意思,只是静静地坐在桌前,像在透过它们凝视什么一样专注。
他总是看见她义无反顾冲到自己面前,为自己挡下那面目可憎的魔物致命的一爪时,黛眉紧蹙却硬要撑起一丝笑的表情。
那么让人心疼。
“为什么。”那个时候他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却无法阻止她伤口血液的流失。
“为什么呢?我不过是个快要死的人罢了,能在死之前救自己喜欢的人一命,难道不是件好事么。”她惨淡地笑,平日里嫣红的嘴唇血色尽失。
却挣扎着伸手抚上他的眉心。
“小紫英……不要这样。笑一笑嘛,你平时……就是笑的太少了,看上去……一点也不可爱。”
于是他强迫自己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他知道一定难看死了,因为他的眼泪直直地滴到她脸颊上,迅速地滑落下去。
只是她已经看不见了。

7.悠久 (蟲師) 2:35

“你听。”
“什么?”
“钟声啊。那么响,你难道听不见?”
他疑惑地看着我,像是在怀疑我的听觉。
可我发誓除了他的声音,我什么也听不见。
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把将我推开。几乎是同时,我们的身边刮起了巨大的风,像要把人吹走一样凶猛。
“快离开这儿。”
他对我大声喊,声音淹没在风里。
我听见了,却无法挪动我的脚步。
我怎么可以丢下他?
然而下一秒钟,我的眼前忽然一片黑色,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我再也无法看见他漂亮的橙色眼睛。

8.At Zanarkand (Final Fantasy Piano Collection) 3:18

“曼珠沙华,花开彼岸,花不见叶,叶不见花,一生一世两两相错。”
意识像墨绿色的发丝一样在冰海里游离。他看见他蓝色的身影,在沉船的漩涡里,离他越来越远。
手腕上的伤口渗出丝丝殷红,在水里纠缠着,像极了那寂寞的曼珠沙华的颜色。
他想起了不知道多久以前,也忘了是谁告诉他的这句话。
花不见叶,叶不见花,一生一世两两相错。
不,他绝不要这样的结局。
于是他用尽他所有的力气,奋力地朝那抹下坠的蓝色游去。
他终于抓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紧扣。
在刺骨的海水里,他仿佛感受到了昔日里他身上总是散发着的,阳光的温度。
然后他紧紧地抱住了他。他们一起沉入北冰洋的最深处,没有什么能够再将他们分开。

9.Arthas, My Son (World of Warcraft ~Wrath of the Lich King~)3:12

埃辛诺斯的刀刃远远地飞出去,插在雪地上时,他知道他终于赢了。
从他成为死亡骑士那一天开始就注定要与他纠缠的夙敌,此刻倒在他的脚下,残破的双翅满是伤痕。他不知道他瞎了的眼睛里是否流出了血泪。
是的,他赢了。从此,他也失去了一切。
他再也无法享受在拼尽全力的厮杀里,生命燃烧的快感。
面前是巨大的寒冰皇冠。他决绝地朝落满积雪的螺旋状阶梯走过去,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那是一条通向至高至寒的路,从此,他将君临天下,也将再得不到一丝温暖。
他觉得那条蜿蜒着的石阶,仿佛走完了他的一生般漫长。他戴上那只属于王的冠冕,却觉得它是那么冰冷。他将脸深深地埋进苍白的发丝里,没有人知道,凛冽的风吹散了他眼里那些还未流出,就已经冻结成冰的泪。

10.Lost Sheep on the bed (久石让,Piano Story) 3:40

他变得那样渴望没有波澜的日子。
比如说,阳光明媚的午后,种满了郁金香的院子里,洛可可式的凉亭,爬满了红色的蔷薇。
世界只剩下他和他,加了十一块方糖的午后红茶。
他眯着石青色的眼睛,慵懒得像只猫,悠闲地靠在椅子上,看着他,只是笑。
就这样平静地过一辈子,多好。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碎了他不着边际的遐想,他迅速整理好思绪,按下通话键。
“喂……”
“……”
看来,那样的日子,果然只能是幻想罢了。
回头走向还在床上熟睡的人,细心地帮他掖好被角,手指穿过他和自己如出一辙的蓝色卷发,在他额头上轻轻地印下一吻。
然后,拾起桌上银色的枪,决绝地走出了房门。

-----------End-----------

呃啊啊啊啊我坏掉了我坏掉了我到底在写些啥啊啊啊啊T T
今天听了一天艺伎,脑袋里乱七八糟但是那几句歌词总是会莫名其妙地LOOP起来,我真没救。
这次的音乐好囧,像是约好了要一组一组出现一样,于是脑袋里的CP换来换去只剩下那几个人。
不强迫自己写对话就写不出对话来我切腹去好了T T
两次写到阿尔萨斯,天知道为什么我一个月前还那么讨厌他现在竟然慢慢开始喜欢他了……莫非是因为WLK的片头动画?
“I tell you this, for when my days have come to an end – you, shall be King.”
我真的对这句话完全没有抵抗力啊啊啊啊啊T T
然后我真有病,昨天才跟水水说拉神和神亚都比拉亚更能让我接受今天我竟然自己写了,噢我个神经病……
再然后我到底是要撒米还是米妙啊我到底想怎样啊奶奶的为啥我总是这么纠结T T
算了再废话要被打死了那么下面是答案……

1.玄霄。
2.米罗,卡妙(貌似这段是写到现在CP最明显的一次)。
3.笛捷尔,卡路狄亚。
4.阿尔萨斯。
5.拉比,亚连(貌似这段是写到现在CP第二明显的一次,喂喂-v-)。
6.慕容紫英,韩菱纱(貌似这段是写到现在CP第三明显的一次,你们打死我吧= =+)。
7.黑龙神子,纳兰毓(这个是遥远时空中同人游戏十六叶记的同人,纳兰毓是暗之地青龙=w=)。
8.卡妙,米罗。
9.伊利丹,阿尔萨斯(其实我是坚定的蛋哥哥控啊T T)。
10.撒加,米罗(我终于正大光明地撒米了一次,不容易啊TVTVT)。


@ 02:47:09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扭头。。。我坚决不要这对黄金铁三角=。=
 回复 水 说:
T T乃啥时候才能爱上我们家撒撒啊啊啊。。。
(2009-05-12 12:48:13)
() 发表于 2009-05-12 11:38:15  [回复]


其实我看到乃用了豆腐里那句话。。。噗
嘛嘛 DGM那仨人就去三角好了嘛~=v=
 回复 水 说:
因为那曲子正好是第八章杀人事件的BGM嘛=。=
呃啊撒米妙也请继续美好滴三角下去> <
(2009-05-11 13:09:47)
() 发表于 2009-05-11 12:51:46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