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随机播放的短打 - Ⅱ。  -  [ 沫境。   ]

啊啊啊啊啊啊我想要写对话啊谁来给我点对话的灵感啊啊啊啊T T
国际惯例贴规则:
  1. 选择一部或多部动漫、ACG、或真人相关(换句话说只要是你萌的都可以)
  2. 打开你的音乐播放软件,将播放模式设置到随机。
  3. 点击播放。写一篇和正在播放的歌曲有关的小短打,CP随意,内容随意,唯一的要求是这一篇的创作必须在歌曲切换之前完成。
  4. 在下一首歌开始播放时跳到下一篇,以此类推。重复十次。

-----------Start-----------

1.緑の座 (蟲師) 1:56

有光点飘在河面上。
“你说,萤火虫的一生究竟有多长呢?”
“唔,应该是早上出生,闪亮一整个夜晚就死去吧。”
“笨蛋,又不是蜉蝣。”
“可是,它是那么亮,仿佛要燃尽自己的生命一般啊。”
岸边,两个细小的身影相对无言。

2.時空 (Rin') 3:35

火焰在他们的身边越烧越旺盛。
两个人的剑碰撞在一起,擦出来的火星却迅速淹没在大火的红光里。
“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我知道这不是背叛。”
村正妖艳的刀刃在他漆黑的眼睛里映出紫色的光斑,那是他发带的颜色。
“可是……”
“真的不用解释什么。听着,如果你认定了什么,坚持着做下去,我想要看到结果,那是你亲手缔造的天下,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子……”
于是他终于没有再犹豫。
只是对面的人倒下的时候,高热的火焰迅速蒸发了他脸上的泪滴。

3.The Succesor (Final Fantasy Piano Collection) 5:05

“其实扮演残酷的角色很适合你,不是么?”
他幽蓝的眼睛挟着笑意,定定地看着对面有着和他眼睛颜色相同的卷曲长发的人。
“是这样么……你知道的,我一直在压制我的那一面,可是我总是失败。”
“是啊,我当然知道,我亲爱的哥哥。”
他总是喜欢狠狠地揭穿他,然后看他失措的模样。
“我,总是拿你没有办法呢。”
他苦笑一声,拈起桌上的高脚杯,将里面血一样猩红的酒液一饮而尽。

4.Jinseino Merry-go-round (久石让,Piano Story) 5:13

金黄与火红,他们像是两道最耀眼的阳光,飞扬的头发夺走了所有人的视线。
周围喧闹,他的声音很低,却带着金属一般的质感撞进他的心里。
“跳完这支华尔兹,然后我们就分开,像从未见过一样?”
他翘起嘴角露出他一贯的阳光明媚却不带一丝温度的戏谑微笑。
他看见了对面火红色头发的人迷离的冰蓝色眼睛里有明晃晃的不舍。
“那么,希望这曲子不要结束呢。”
意料之中的答案。
“可你听,这是接近尾声的最后一段高潮的变奏了。”
话音刚落,一段华彩的小提琴拖出冗长的尾音。
他迅速放开他,不带一丝眷恋地决绝转身。
他清晰地在喧嚣里听见背后红发的男人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5.Trinity Blood (圣魔之血) 3:29

“你说,天空的背后是什么?”
少年躺在草地上,看着他敬爱的神父银色的发丝在风中飞舞。
“天空的背后?我不想说那是神居住地地方。事实上,我们叫它平流层,平流层外面是高层大气,再外面的地方,有许多隐秘的飞船在没有氧气没有尽头的空间穿行。那些飞船上住着和人类一个模样,却被看作是怪物的,由人类亲手制造的生命们。”
“像你一样?”
少年看见神父眼睛里化不开的哀伤。
“是的,就像我一样。”

6.Spring (久石让,Piano Story) 2:53

她第一次知道那个白色短发的少年弹琴原来这么好听。
“呐,这曲子叫什么?”
“春天。”他笑眯眯地回答。
“可是外面明明在下雪啊。”
“我知道。不过,雪融化了,就是春天哟。”
她看着他的笑脸,忽然明白其实春天已经来了。

7.软红千丈 (仙剑奇侠传三外传·问情篇) 1:38

“喂老板,这个玉佩多少钱?”
“五千两。”老板眼睛都没抬。
“五千!你抢钱啊?”
“爱买就买,不买拉倒。”
“哼,别以为我不识货,你看,这上面的裂纹,青灰里透着诡异的粉红色,明明就是假货嘛。”
他笑眯眯地把玉佩递到老板眼前。
“哎哟,真的!亏了亏了,老子八百两竟然买来个假货……”
“唉……看你可怜兮兮的,要不七百五十两我收了?要是卖给别人说不定还不值这价……”
老板痛苦地思索了片刻,点头妥协。
于是他假装心疼那七百五十两一样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古董店。
“哼,笨蛋,那种粉红色是上好的缅玉才会有呢。”

8.海豚 (KOTOKO,Uzu-Maki) 4:52

原来溺水的感觉也不过如此。
他冷静地想。
仰面朝天,睁开眼睛,却没有水灌进去,他觉得他甚至可以在水下眨眼和呼吸。
他想是否他会这么安静地沉到水底,然后踏进某个水仙鲤鱼的仙境,从此淡然地生活在那里,忘记了前世的记忆。
可是,想到这里他又觉得不忍。什么都可以忘,可那个头发像海水一样蓝,眼睛像湖水一样绿的人,他不想忘记。
是么,原来是这样么。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已经溺水了,沉溺在那片海水与湖水的汪洋里,无法自拔。

9.Lament of the Highbourne (上层精灵的挽歌,World Of Warcraft) 2:56

她以为她早已忘记了这首歌是怎么唱。
“记住,我们是游侠,是风一样的守护者,没有任何事情能成为我们的牵挂。”她的姐姐奥蕾莉亚轻轻地吻着她的脸,在她耳边温柔地说。“除了你,我亲爱的妹妹。”
可她知道,她们终其一身,也无法做到无牵无挂。
正如她如今隐忍地蛰伏在洛丹伦的地下,她以为她可以忘记一切,却什么都还记得。他金色的灿烂的头发,他幽绿的眼睛,他火焰一般的长袍,他坐在高高的王位上对她说,“从今以后,你是奎尔萨拉斯最高贵的游侠。”
那个时候他的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人。
“可是我的王子,如今,我不得不用我早已堕入黑暗的箭头,瞄准你。”
她哀伤地想。

10.千年の祈り (姬神) 5:15

像往常一样,全天下都前来为他庆祝的生日宴上,他们悄悄地逃到指月楼的水阁边,温一壶青梅酒,一坐就是一个晚上。
“你相信人有来世么?”
“不相信。”
他的眼睛像一汪月色下的水,仿佛下一秒钟他就要坠落进去。
“嘁,真是个没情趣的家伙。你要是说相信,我还可以想象一下几世轮回以后,一千年后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子,我还认不认识你,你还是不是现在这个坐拥天下的堡主大人。”
“想那么远的以后干什么呢,若是真有轮回,我相信你我一定也会一直是最好的知己。若你成为了树,我便是那绕树的藤。若你成了雁,我就是随你一起南来北往的鹤。若你我还是人的话,那自然还会像这一世一样,一起出生入死,一起把酒言欢。”
“哼。刚刚才说自己不相信来世,现在又这么多废话。”
他微笑着看着面前别扭的人,唇角扬起了盈盈的笑意。

-----------End-----------

啊啊啊啊啊NND对话果然好难写啊怒!囧的是我发现没词儿的歌倒反比有词的更容易抽出对话来我真扭曲=w=
我发现我沉迷则游戏了。。。上次写完Ⅰ以后我整理了一大堆歌和OST出来专门弄了个文件夹好随机播放- -|||||||||
以后一有时间就写着玩儿好了。
殴死我吧上次说要正直的结果今次也只不过比上次多了一对BG而已= =||||||||...还有就是,欢快的果然比文艺的好写啊啊啊,我真废T T

于是放答案:
1.不知道是谁,美好的萝莉正太?=w=。 2.信长,光秀。 3.加隆,撒加。 4.米罗,卡妙。 5.阿贝尔,正太(这个正太是谁都可以=w=)。 6.亚连,李娜莉(你确定不是水果篮子?殴)。 7.景天。 8.卡妙。 9.希尔瓦娜斯,凯尔萨斯。 10.苏妄言,韦长歌。


@ 01:58:43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对话多了 噗。。。
啊啊我也想去搞第二次了=v=
 回复 水 说:
我这次是逼着自己写对话但是到海豚死都写不粗来了T T
乃的美> <
(2009-04-23 16:45:26)
() 发表于 2009-04-23 14:53:55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