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精神分裂梦话连篇。  -  [ 幻象。   ]

妙我终究还是没有办法讨厌你啊。

无聊之下又刨出TV来看了,天秤宫,天蝎宫,水瓶宫三段。
是的那些已经刻在心底里的剧情,每次重温都会有新的味道。

其实你们俩都是内敛的人,只是表达方式不一样罢了。米习惯用无所谓的笑和高傲来掩盖,而你,只会努力让自己看上去绝对的冷静面无表情。
可你们的眼睛不会说谎。

我知道你为什么就算擅离职守也要到天秤宫去把冰河冻起来了。你说接下来他将要面对的战斗比先前的还要惨烈,与其被折磨致死(你知道米的绝招才这么说的吧)不如亲手解决他。其实你是不想看见自己的爱人和弟子相互厮杀的吧。因为无论失去谁,你都会痛得比你自己去死还难受。
只是你太任性太独断太天真。
是的我们都被米骗了。被米对冰河解释着你冰封他时所谓真正的意图那满是嫉妒的语气骗了。你站在水瓶宫前,米的话一字一句清晰地传进了你的意识,你一言不发神色凝重,我一直以为那是默许,可我忽然发现我错了。你那时候心里隐隐约约会有失落的吧,因为米其实根本没有懂你。你把冰河冰封在天秤宫,是因为你看见了他背负宿命的十字架的冷酷无情,你怕你的弟子会伤害米甚至杀死米,于是你要赶在他抵达天蝎宫前阻止他。你想要保护的,其实不是冰河,是米罗对吧。

所以米你这个笨蛋,你为什么要在冰河身上戳满针孔又放他走,你知不知道就是那些针孔要了你最爱的人的命。

事到如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妙你在水瓶宫一战里眼神一直是那么柔和。你看着冰河满身的针孔对他说你没有办法到达绝对零度,是因为那只迷人的蝎子对吧。从头到尾你的注意力都留在了那些针孔上,所以你没有办法集中全部精力去打倒冰河。冰河的一招一式都牵动着那些细小的针孔,让你想起米不甘的微怒的迷人的脸,于是你心里泛起了小小的愧疚。我知道你一定想着等这一战结束了要好好向那只别扭的蝎子解释,可你忘记了你的弟子究竟有多么冷酷。一念之差他就可以丝毫不知羞耻地杀死你。
直到最后你终于倒在已经结冰了的水瓶宫里,你有没有一丝后悔?你抛下米一个人,让他独活在这个没有你的世界上,你会不会心疼?

妙我知道其实一直以来很少有人真正看清了你,包括那些自诩爱你的妙迷们。可你知不知道,假若你更加信任米一些,更加依赖米一些,不要让自己独自背负一切,或许,你们之间又会是另一种结局了。

无聊百度水瓶座的时候发现了这样一段话。
几乎每个水瓶座的心底都有着一段刻骨铭心人间记忆,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背影。 那也许只是极其短暂的两情相悦,只是一种单恋,或只是一种只存在于虚幻空间。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平静,那么和谐。 没有惊天动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浪漫,没有誓言,没有温度。水瓶座的理智和冷漠,注定了任何感情永无燃点。 水瓶座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有人说水瓶座对伴侣的要求太高,其实并非这样,水瓶座注重的是感觉。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眼,那个人已经吸引了水瓶的所有注意力,从此目光便无法转移。 用一秒钟爱上一个人,然后再付出一生去忘记,水瓶座就是这样的试验品。

妙,我终于相信,你其实是爱米的。


@ 02:18:51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我不会抽打乃的。。。其实这样完全是说的通的。。。
我知道他爱 但是我却恨他爱的方式
我想起今天给你推的那篇《蝴蝶》 就算是两情相悦 但是最终怎样?
也许我固执的只坚持于米妙的理由 就是你写的这些吧。。。嗯
 回复 水 说:
其实我也讨厌妙的方式...
不光蝴蝶,寂寞飞鸟的绝唱,蓝株,无法逃避的爱那些虐死人的文也不都是两情相悦的SE咩。。。
殴打妙乃啥时候才能坦率一点啊啊啊,,,T T
(2009-04-21 00:33:53)
() 发表于 2009-04-21 00:25:33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