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给虐死我的逆风顺流。  -  [ 幻象。   ]

看完《逆风·顺流》特地顺手看了黄金时代上的某篇观感。标题是《情深不寿》。然后去百度了一下,解释说,“情深不寿,强极则辱”的意思原是感情太浓烈了就不会长久,平平淡淡的反而可以延续下去。一个人可以强大到让天下臣服,却不能够让人真正从心底里敬重。
我以为,前一句说的是米罗,后一句说的是撒加。
明明是那么相似的蓝色卷发,那么相似的青绿眼瞳,却总是喜欢互相伤害直到两败俱伤。把骄傲和自尊看得比爱更重要,一样的倔强的两个人,注定把握不住总是失之交臂的幸福。

好吧在这里我不得不吐槽一下,难道这个世界上的文艺米饭们都绝迹了么。为什么我最中意的卡妙的性格总是出现在撒米文里,而那个米妙文里总是成熟温柔知性深情的撒加,到了撒米文里却总是那么别扭。
换句话说为什么不管是撒米还是米妙,被伤得最深的人永远是米罗。撒迷妙迷们如果你们还有点良知可不可以放过我的英俊天神,我只是想要看他幸福而已我真的没有什么奢望了已经。
扶额,打住不然我又要进入怨妇模式了...其实我只是被作者米米妙原来是撒迷这个消息震惊了本来我一直以为她是米饭啊泪飚...T T
世界真绝望我们继续来说则虐文好了。

也是中国古代背景的文,因为有了清风明月的先例于是看这一堆来自世界各地的黄金们忽然穿起古装念起古文也不会觉得很RP了。

事实上我觉得逆风顺流比清风明月更加精致。清风明月最神作的地方在于剧情的安排,然而刨掉剧情来推敲细节的话,其实很多地方略显粗糙,人物性格的刻画也不是很到位。可是米米妙总是能描摹出最接近我心底的米罗和撒加的形象。一边是阳光灿烂的潇洒,一边是阴郁决绝的残酷。少了任何一边,都不是完整的米罗。
是的,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清晰的细致的属于米罗的轮廓。他是标准的天蝎。无论是原著背景还是架空,在他一帆风顺的童年里,他都应该是毫无防备活泼天真地笑着的,或许他是个淘气鬼,总爱闯祸然后会有撒加或者艾俄洛斯这样的兄长跟在后面收拾烂摊子,闹得有些过头的时候会受到小小的惩罚却好不悔改,因为他实在是太可爱了,没有人忍心真正地责骂他,只想要宠他爱他。然后到了他10岁左右的时候,他应该会经历一些变化。或是抛弃或是背叛或是欺骗,这会唤醒真正沉睡在他性格里的天蝎的特质。他一天一天长大,变得英俊迷人,你看不出他在经受了那些抛弃背叛欺骗之后内心发生了什么样的质变,你以为他毫不在意,并不会受到多少影响,他可以继续看似开朗地对每一个人微笑,笑容成熟而充满魅惑,只是心底那片阴影已经在悄然生根发芽。然后他爱了,卡妙或者撒加。他会是一个完美的情人,温柔体贴,无可挑剔。可是你其实看不到他真正残酷的一面。比如说卡妙,当他发现他爱的人背叛了他,他会选择离开,找个安静的地方,眼不见为净。然而米罗不会。他会留继续留在他身边,他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地去质问去责骂,更不会放下自尊委曲求全,他会不动声色地想尽一切办法折磨自己,让在乎他爱他的人去悔去心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知道把自己和对方都伤得体无完肤,是对他最好的报复。
而撒加,他是注定要失去最重要的东西的孤高的王。他是那么强大,为了守护他在乎的一切不惜夺取天下,可他又是那么弱小,越是自己在乎的人,他却伤得越深。他站在高处,料峭的风刮得他的脸生疼,他知道他每离顶峰越近一步,便离心底最深处的那个人又远了一分。其实面对自己的感情,最笨拙最不知所措的人,是撒加吧。

他们就是这样自以为踏上了飞升的路途,在欢笑中不知不觉随着那阴谋不断下坠。
一直到那最黑暗的底层。
举起并非本意的刀刃互相伤害。

我没有想到米罗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死去。或许他只是想试试他,他想知道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究竟有多重,可他没有料到,撒加竟然这样不理解他不了解他,撒加那一掌打碎了他所有的希望,他却再也恨不起他来。又或许,他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局,他知道在天下人的面前,无论撒加的是怎样的心情,他都会选择站在和他截然相反的那一边,他知道撒加会对他出手,所以他不想躲开也没有办法躲开了,他更加知道撒加会因此后悔一辈子,这是他对他最后的报复。
无论是哪一种,更加痛的人,一定都是撒加。
他自以为掌握了一切,可他竟然从来没有看清过他最爱的人。

“如果有一天,你在我与王位之间选择了王位,那么,我会学那刺杀秦王的荆柯,或是三王墓中的赤比。”
一个因爱而立的誓,也许越毒越显得无悔,但应誓时的残忍却往往被忽略在立誓时的甜蜜里。

米罗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只是他平日里太让人捉摸不透,以至于没有人看得到他的认真。

赤比。赤壁。撒加已经分不清米罗最后低声呢喃着的,究竟是哪一个。
然后我想起了那首苍凉的关于赤壁的歌。
赤壁难辨,风流云散处,只剩下当时明月 。枉海阔天空,故人不曾入梦,几度夕阳红,晚钟。
他们用他前半生的时间互相伤害,然后他再让他用后半生的时间去悔,拼命地去悔。

《情深不寿》的回复里,米米妙引用了这样一句话:
“古龙爱沈浪,所以让他得到朱七七,古龙亦爱你(指王怜花),才不让任何人得到你。”
我关掉浏览器,忽然觉得,或许,这应该是米罗和撒加之间最完美的结局了。


April.18,Ryutsuki。


P.S:很喜欢《逆风·顺流》里的沙加。同人里很少有沙加的形象是让我喜欢的,这是我看过的SS同人里第二满意的(最满意的是《冷酷仙境》里的)。在这篇文里,沙加虽然出场不多却每个镜头都很经典。大概跟比起妙穆来我更宁愿沙穆有关吧...默。其实除了米妙和妙米,我是绝对不能接受其他的跟卡妙有关的CP的。卡妙只能爱上米罗,否则要么就谁都不爱。果然我还真是BT呢,笑。


@ 21:57:23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卡妙只能爱上米罗,否则要么就谁都不爱。
我只想排这句话一万次。。。
我们都是偏执狂。
 回复 水 说:
偏执狂是美好的> <
所以说亲爱的我只是披着ALL米皮的米妙米控顺带控撒米罢了=。=
(2009-04-18 22:25:24)
() 发表于 2009-04-18 22:23:41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