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庸人自扰。  -  [ 幻象。   ]

好吧最近米妙看得有些走火入魔了。败了两套同人志,《空城·如月之恒》和《May it Be》,然后捶胸顿足地后悔错过了已经绝版的《Awakening鸠》和清风明月纪念册。
回头看看02,03两年打印的厚厚一摞同人小说,终于意识过来原来AK也好,亮光也罢,绕了一个大圈回来,最爱的还是米妙。
确切地说,是米。

事实上我一直觉得卡妙是米罗的一个劫。又或者说SS里瓶子都是蝎子的劫(想起LC的尤尼提就想掀桌,XX的手代木你竟然自己拆自己的CP!殴打)。架空也好原著背景也罢,敢情作者们都习惯了虐妙身虐米心,清一色让妙领便当以达到折磨米的目的。
一个死了一个活着却生不如死。米罗甚至来不及知道自己是不是卡妙心里最重要的人。

蝎子有意瓶子无情,我真想把这句话供起来然后把白鸭子的头像钉在墙上当靶子射飞镖玩。

于是索性赌气一样地萌撒米去了,从《Unbroken》到《怪癖》,看来看去总觉得哪儿别扭。那天被《星之界》虐到不能自理了半开玩笑跟水水说,干脆让米罗跟艾欧里亚CP好了,小艾一看就是个好男人。
却依旧厚着脸皮地刨米妙同人,别的CP看都懒得看一眼。
我还真是贱。

所以说天蝎B都喜欢和自己死掐么。明知道换了任何一个人带给自己的幸福都比卡妙多,米罗却非要一棵树上吊着。明明米妙BE文已经看得心绞痛胃抽搐,却还是欲罢不能。就算到最后米被妙折磨得心力交瘁,还是要自欺欺人地翻到前面几章对自己说,看,他们其实还是有美好的回忆的。
自我安慰在心里无限膨胀,几乎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前天看见阿摆在清风明月的评论里写了这样一段话。

“做了个梦,梦到一个扎羊角辫的孩子问他:你为什么要笑?
  他说:因为想到一个人。
  那孩子继续问他:那你为什么又流泪?
  他说:因为想了起来,就再也停不住。”

难过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今天公共经济学课间休息的时候,老师竟然破天荒地用PPT播放了一则短小的童话故事。
很俗套的王子公主的剧情,故事讲完以后再传统地总结一下寓意。
扬着眉毛准备吐槽,画面却一翻,看见那几句滚动着的红字,一下子忘了想要说什么,连忙趴在桌子上,把头埋进手臂里不敢抬起来。

“逃避不一定躲得过,得到不一定能长久。懂得放心的人找到轻松,懂得遗忘的人得到自由。”
闭上眼睛,黑暗中幽蓝的线条慢慢勾勒出米罗落寞的脸。


@ 03:06:33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璟姐姐,我真是太喜欢你的文字了……TOT
 回复 浅井 瞳 说:
抱=3=
其实我也只是随便碎碎念一下啦 = =
(2009-03-25 20:10:07)
浅井 瞳 (http://hi.baidu.com/eddymoon) 发表于 2009-03-23 19:01:24  [回复]


麻花儿这么喜欢文学,当初选到中文类,新闻类专业就好了
 回复 midies 说:
我也后悔了T T
早知道应该读中文系的。。。泪飚
(2009-03-22 13:28:49)
midies (http://www.m4u.me/blog) 发表于 2009-03-22 08:41:02  [回复]


然而米却无法放心 也无法遗忘。。。正如我和你。。。
 回复 水 说:
抱T T
正因如此我才纠结了。。。最近看到啥类似的句子忽然就会觉得很米妙。。。
(2009-03-21 12:16:07)
() 发表于 2009-03-21 12:00:04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