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老娘莫非是天生勾引盗版体质?(续)  -  [ 沫境。   ]

NND居然跟我玩字数限制。。。2W多字的文都贴不完大巴你自裁吧,怒。
于是继续=v=

冤大头:《夏至未至》。
写作动机:KISEED爬山祭,以及对菊花酵母《1995-2005 夏至未至》的吐槽。
完结日期:2005年4月29日(当时老子上高二,NND真年轻=v=)
爬山祭话题:男生?女生?
时间:GUNDAM SEED剧情之前。

看之前请照顾好你们抽搐的胃。=v=


Chapter 9

阿斯兰:我终于告别了那些占据我整个童年所有的幸福和快乐,那些梧桐、那些樱花、那些迷迷糊糊的日子、那一个个花开不败的夏天。从离开月球的那一刻起,阿斯兰·萨拉就不再是那个整天和基拉一起逃课、一起玩电脑游戏、上课一起睡觉、打羽毛球总是输的阿斯兰,他是PLANT最高评议会议员帕特里克·萨拉家优秀、冷静并且沉稳的贵公子。
离开月球的时候我带走了和基拉在一起时所有的照片,看见他明朗的笑容我就会觉得很难过很难过。
基拉你会不会永远记得我?

C.E67年的圣诞节,我曾经许了两个愿望。一个是长大以后要像父亲一样成为PLANT最高评议会的议员;另一个是阿斯兰要和基拉一直一直在一起,永不分开。
基拉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于是那个时候我万分庆幸第二个愿望没有说出来。可我知道就算不说出来它也一样不可能实现的。就在平安夜的前一天,父亲很难得地从PLANT来到月球,叫我四月份回去——他仅仅只在月球停留了一个下午,然后又匆匆离开,就像一个上司理所当然地对他的部下发号施令,完全不顾虑这个部下的感受。他并不是来看我的,六年来他从来没有专程到月球来看过我。不过我习惯了,无所谓。
就是这么匆匆的一个下午,就剥夺了我所有的快乐。
父亲转身登上穿梭机那一刻,我看见从前那一幅幅明亮的童年在我眼前分崩离析,那个愿望仅仅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那天晚上烟花开得格外斑斓,仰望它们的时候像是在仰望庞大的幸福。看着那些烟花盛大地绽放,再突兀地消失,我忽然觉得心里很难过。这是我最后一次在月球看烟花了吧。我站在基拉身后很小声很小声地问,如果我离开了,你会不会记得我,会不会记很久?我知道基拉一定没有听见,可看见他转身的时候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外涌。我拼命拼命地把头往上仰,拼命拼命地强迫自己大笑,于是它们就在眼眶里冻结了。
眼睛很痛很痛。

告诉基拉我要走的时候我尽量把话说得听不出一丝情绪,仿佛事不关己一般。我想让自己装得很轻松很释然,可一抬头我还是看见基拉一脸受伤的表情。我以为他一定会哭着打我,然后说阿斯兰你这个始乱终弃的家伙,打得很轻很轻;然而他只是不停不停地往太阳升起的反方向跑,跑得很快。我从来没有追上过他。
我和基拉的距离越来越远,终于高烧强迫我趴在了雪地里。倒下去的时候我后悔自己没强行站稳,原来雪是这么刺骨的物质。
在我的估计中基拉这个时候应该会赌气不理我,然而许久许久以后还是有一双温暖的手把我扶起来。恍惚中我看见基拉紫色的眼眸里闪着明亮的泪光,那一秒钟我已经哭不出来了,我只是一遍一遍很小声地告诉他,我真的不想回PLANT,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阿斯兰你真没用。

最后一个寒假基拉没有来找我,大概还在生我的起吧。我也没有勇气去找他。每次看见基拉哭的时候我都会比自己哭还难过,我不知道怎样去面对他了。
整个假期我每天都一个人独自在外面游荡,我穿过这个城市所有的大街小巷,走过一排排高大的光秃秃的梧桐,逛遍我和基拉一起去过的每一寸地方,并且拼命记住它们的样子。樱花树下原来还生长着矮小的蒲公英,宽阔的林荫道上总是有小孩子追逐打闹的身影,街心公园的圣诞树还是绿得那么苍翠,学校的羽毛球场总有开心的孩子们不厌其烦地挥动球拍。而我,几乎将要永远离开那些曾经带给我很多很多幸福的回忆,一去不返。
我确定我一定一定会留恋这个城市,一定会的。
太阳落山的时候我开始向着地平线的方向奔跑,我的影子被拖得很长很长。
喘息的空间透不过一丝光线,光线滑过的瞬间也就选择了自己的无谓和流浪。

开学那天我一直没有看见基拉,直到阳光以45°角射进窗户时他才狼狈地推开教室门走进来。光线穿透基拉的脸时恍惚间我仿佛觉得他的身上笼罩了一圈奇特的光晕,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等他走近时我才发现他的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很憔悴很憔悴。
我的心立刻就痛了。基拉你何苦这样?
我想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漠然一点,再漠然一点,可无论我再怎么装得面无表情,眼泪还是不停不停地往外涌。我只好尽可能地把头转向窗外,我不想再让任何人看见我流泪。
阿斯兰,都是你的错。

我走的那天基拉终于还是来送我了,我在已经开始飘落花瓣的樱花树下把Tori交给他,然后发现他的眼眸从未如此明亮过。
我知道那个时候基拉一定很想哭,可他强忍着眼泪,像我一样。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不知所云地讲了一大堆毫不相干的话。基拉什么也没说,只是安静地看着我。我强迫自己微笑,并且要笑得很明媚很灿烂。我想告诉基拉,我不难过,我真的不难过,你看我在笑着呢。然而最后我终究只是忍着眼泪说了一句,基拉你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
说完这句话我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眼泪掉落在脚边的时候没有人看见。

穿梭机升上天空的时候我最后一次回望那片繁华并且喧嚣的城市,我似乎又一次看见那些铺天盖地的花瓣里基拉温和的微笑,然后许多许多海水浸上来,遮天蔽日。
月球上没有海水。
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默念,基拉,从今天起阿斯兰再也不能陪在你身边了,所以你要变得坚强,变得坚强。
夕阳沉落,那些尘封的回忆一去不返。

回到PLANT以后我又有了新的学校,又拿到了被基拉霸占很久很久的第一名,只是再也没有人满脸郁闷地在我耳边不断地强调其实他更厉害了。我上课再也没有睡过觉,因为那个破译老师电脑密码的程序已经不能用了,而我仍然只停留在收集同学笔记的程度上。
然而基拉编辑过的那些源码我还一直保留着,看见它们我总是能看见他一脸认写程序的样子,那样子非常非常可爱。
一个多月过去了,我开始慢慢地适应新的生活。我早已习惯独自一人的寂寞,并且正在渐渐地忘记那些草长莺飞、樱花漫舞的日子。我真是个安于现状的人。

基拉生日那天我在心里默默地念了无数遍“生日快乐”,念得我差点哭出来。下午的时候我收到一封邮件——确切地说是基拉在我离开之前就放进我电脑里的,只是他一直把它隐藏着,直到那天才显示出来——那家伙的编程总是那么厉害。
那封邮件是基拉留给我的最后的东西。一打开我就看见那些早已被我删掉很久的我们一起玩电脑游戏时的通关记录。很多很多时候都是基拉在帮我,敌人来的时候基拉总是帮我挡刀;我不小心摔下山崖的时候基拉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拉住我;我物品栏里有很多很多贵重的道具都是基拉给的;我身处危险的时候基拉总是奋不顾身……然而当我满脸感激地看着他的时候他就会很温和地微笑,然后非常欠扁地说,阿斯兰你真是个机械天才,游戏白痴啊。我郁闷为什么我打不过基拉。
那些久远的记忆慢慢地晕开,像宣纸上的泼墨一样。
接下来是一段一段细密的文字,每一段都是基拉手写上去的。基拉打字非常快,可很多时候他还是喜欢手写,他说他很喜欢握笔时候的感觉。那些熟悉的字迹模糊我的视线。

“C.E 62年5月。我到了月球,发现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在我无所事事的那段时间里,每天我都可以看见阿斯兰背着书包上学校,那时候我还以为他是女孩子。= =+
C.E 62年6月。我第一次在月球上迷路,并且做了个非常非常恐怖的噩梦。醒来的时候阿斯兰居然帮我擦眼泪,那个时候我感动死了。我仍然以为他是个女孩子。= =++
C.E 62年6月。我开始到新学校上学,并且终于知道原来那个我很喜欢很喜欢的女孩子竟然不是女孩子,并且很不幸地是我成了他的同桌。= =+++
C.E 62年7月。我这辈子第一次考最后一名,郁闷死我了。阿斯兰强迫我到他家补习,然后我度过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暑假。
C.E 62年9月。我终于从最后一名爬到了第二名。阿斯兰功不可没啊功不可没。为了庆祝我决定让阿斯兰请我吃饭。^^
C.E 62年9月。我优化了阿斯兰编辑的程序,然后阿斯兰变得非常崇拜我。*^_^*
C.E 62年9月。我们开始在课堂上睡得肆无忌惮。
C.E 62年10月。阿斯兰在我的毒害下学会逃课了,我真是个坏孩子。**^_^**
C.E 62年11月。学校里有了羽毛球场。我和阿斯兰每天去打球,不过阿斯兰基本上从来没有赢过。***^_^***
C.E 62年12月。我霸占了阿斯兰体育祭冠军的头衔,为此阿斯兰郁闷了整整2个星期。^^ ^^
C.E 63年4月。学校开始发奖学金给我,我终于不用为那些想买但是没钱却梦寐以求的电脑游戏痛苦了。这个世界还是很光明的。^_^ ^_^ ^_^
C.E 63年10月。阿斯兰拖着我开始预习以后几个学期的课程,然后我发现基本上我们以后都不用来上学了。
C.E 64年3月。学校开了手工课。阿斯兰又嚣张起来了,我后悔当初没把他的机械小动物们拆得干干净净。真是的,苍天无眼啊。我那么天才一小孩为什么偏偏做手工那么笨呢?= =|||
C.E 64年11月。看见阿斯兰做的那些会说话的小动物我就无比纠结。每次我上课睡觉的时候它们就开始在我耳边‘Kira、Kira’地吼叫,我真想杀了阿斯兰。= =##
C.E 65年7月。第一名又离我而去了,因为我的手工分数总是没有阿斯兰的高。我诅咒那该死的手工课。= =
C.E 65年9月。我彻底放弃了上课睡觉的念头,并且为我的笔记本添置了很多很多电脑游戏。我和阿斯兰联机对打的时候他总是输得很惨,我总算又找回了一点点成就感。:)
C.E 66年7月。手工课的成绩终于不用记入总分了。我又超过阿斯兰拿了第一名,果然我整整一年的诅咒没有白费啊。上帝你真善良。:))
C.E 67年1月。我和阿斯兰学完了八年所有的课程,从此两个小孩便更加嚣张地逃课睡觉。^^ = =
C.E 67年7月。期末的手工考试阿斯兰做Tori.每次我逗它逗得不亦乐乎的时候阿斯兰就一脸吃醋的表情,并且嘲笑我爱好像个女孩子。= =不过么,阿斯兰你长得更像女孩子,哈哈,咱们扯平了。^_^|||||||
C.E 67年12月。平安夜竟然下了好大好大的雪,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所谓奇迹的。”

写到这里就没有了下文。我知道那个圣诞节在基拉看来是多么多么残忍,所有的快乐都在那里划上了休止符。文字的末尾有一段音频,打开它,基拉熟悉的声音灌满了我的听觉。

“这些是我最大最大的幸福,可它们就这样被那场雪带走,没有留下一丝痕迹。阿斯兰你知道么,我总是告诉我自己,阿斯兰离开以后你要习惯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回家、一个人上课睡觉、一个人玩电脑游戏、一个人穿过茂密的梧桐、一个人坐在羽毛球场边张望、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看地平线上空旷的落日、一个人忍受那些庞大的空虚和寂寞,就像你在地球时一样。基拉你会习惯的,因为你本来就注定属于那样的生活。
阿斯兰,没有你的日子我会学得变坚强。我再也不会在别人面前哭了,再也不会了。基拉是个好孩子,好孩子不哭的。
你看我真没用。说好要跟你赌气的,可到头来我还是说了这么多这么多。我果然还是没有办法生你的气啊。
看见听见这些的时候应该是我十三岁的生日吧,Tori一切都好,但愿你还记得我们。
总之,阿斯兰你在那边一定要好好过,好好过。再见。”

我趴在桌上,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

窗外再也不会有一丝阳光透进来,PLANT的天空永远都是不阴不晴的,从来没有阴霾,也从来不会有明朗。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你再也不属于那些纯真的记忆。
这个夏天永远不会到来了。

 


Chapter Last

基拉:阿斯兰离开以后不久,我的父亲和母亲就去了赫立奥波利斯。于是我再一次转学,告别了我和阿斯兰所有的回忆。
赫立奥波利斯是奥布的殖民卫星,并不属于PLANT.在那里Natural和Coordinator终于可以和睦地相处。我第一次有了Natural朋友。
在赫立奥波利斯工业学院的日子也很快乐,可再也没有了温暖的感觉。我的周围总是有很多很多人,我开始习惯和一大群人一起到处闲晃的日子,并且为自己戴上了一张时刻微笑着的面具。
Tori我一直带在身边,每次它拍着翅膀从我眼前飞过的时候我都会看见阿斯兰暖暖的笑容,那是我唯一清晰的记忆,而月球上发生的一切,都渐渐地变得模糊,模糊。

那些我们以为念念不忘的事,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忘记了。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 夕暮れはもう違う色

ありふれた優しさは君を遠ざけるだけ
冷たく切り捨てた心は彷徨うばかり
そんな格好悪さが生きるということなら
寒空の下 目を閉じていよう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
言葉ひとつ通らない 加速していく背中に今は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 夕暮れはもう違う色
せめてこの月明かりの下で 静かな眠りを

運命とうまく付き合って行くならきっと
悲しいとか寂しいなんて言ってられない
何度もつながった言葉を無力にしても
退屈な夜を潰したいんだね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
ふぞろいな二人に今 たどりつける場所など無いんだ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 初めて会う横顔に
不思議なくらいに魅せられてる 戸惑うくらいに

心はどこにいる? どこに吹かれている? その瞳が迷わぬように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
言葉ひとつ通らない 動き始めた君の情熱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 夕暮れはもう違う色
せめてこの月明かりの下で 静かな眠りを

——The End——

 


@ 22:53:15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我现在高二除了恶心吧啦的议论文啥都写不出来……orz
TAT好想给姐姐写生日贺文……
>3<2011年一定会完成的!(喂!)
浅井 瞳 (http://hi.baidu.com/eddymoon) 发表于 2009-03-13 23:33:44  [回复]


诶……是同人诶~
璟姐姐的文字总是很宁静又忧伤的。
><以后有机会来给我们的电子杂志投稿呀~
浅井 瞳 (http://hi.baidu.com/eddymoon) 发表于 2009-03-13 23:31:34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