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凭人间自古多少情,愿只愿沉醉明月清风。  -  [ 幻象。   ]

——《清风明月会相逢》RPG HE纪念。

这两天和水水没日没夜地纠结SS的RPG,先是在水水的勾引下看了清风明月的小说,成功地被虐到,于是跟水水要了游戏来继续纠结。
原本心想同人小说的同人游戏势必不会有多少爱,为了米妙玩玩也未尝不可,怎料竟比想象中的美好多了。第一次BE通关以后得知其实是有HE隐藏结局的,于是扒来攻略鏖战三天,打了两遍之后终于如愿以偿。
然而还是不得不吐槽一下,HE的触发条件好BT啊好BT。。。要全支线CLEAR,有些攻略上没写的东西就只能从血的教训里摸索。最惨痛的莫过于第二遍时只知道最后的桃子BOSS用诛仙水就可以扔死,结果不知道要几个。其时身上只带了两个,BOSS八万血,每个诛仙水能扔八千,扔完只能用一下两千不到的小技能慢慢磨,千难万难终于磨死了,下一个NPC又让收集5种药,其中几个药方隐藏在前几卷的地图里没找着,到了最后一卷已经回不去,终于功亏一篑。
再鸡毛蒜皮点的比如俄罗斯方块砌墙总是在7000多分的时候手一抖前功尽弃,跳荷叶小游戏跳了一下午才过关,存档读档出了差错只得从更靠前的章节重来之类的问题更是不计其数。
于是第三遍时只得走一步按一次回车,神经质一样生怕漏掉什么东西,一个NPC反复对话十几遍确认没有新台词了再换下一个,一路小心翼翼6个小时终于拿到了开启HE的天书。
不容易啊不容易。。。

清风明月的三个番外,《三年》,《倾城》,《醉清风》,最喜欢的其实是《倾城》。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当初卡妙留在寒烟寺的蓝田玉,其实是想要留给米罗的吧,只是温润的玉佩里究竟蕴含了多少牵挂,我们却已无从知晓,只剩下酒馆墙壁上斑驳的字迹,随着年华一点一点剥落。
爱和时间,哪个先离开?
此情可待成追忆,清朗却说,米罗从未惘然过。

然则终究是舍不得看着自己喜欢的米妙一直这样被虐着的,所以才会耐着性子就算饱受游戏创作组的折磨也要打出HE来。

出了桃花元,又是那片再熟悉不过的雪地。再往前走就是卡妙在北海的小木屋。眼见着屏幕上又是废墟一片,心里不由得凉了半截,暗自揣测是不是又漏了什么支线是不是又要重来一遍。
苏兰特预料之中地走过来,“好,我便带你们去见他”,万念俱灰正要关掉窗口重新读档,结局章的画面突然跳了出来,一时间兴奋得连截图都忘了。

北海夜晚纷纷扬扬的细碎雪花,阴沉的天色里迎风而立的卡妙,寒冷的月色里却有了些微暖意。
“猜猜我是谁?”是米罗颤抖的声音。

于是眼泪瞬间掉下来了。
还能有什么,是比重逢更温暖的事?

最喜欢的一张CG却是最后一张,卡妙给米罗束发,窗外的雪未停,落在寒梅枝头便染上了清淡的桃红色。
米罗一瞬间想过了千万件事情,最后涌入脑中的只有一句,结发受长生。


彼时已经快到清晨,外面安静了一夜的二环高架下又有了车流声。我顺手捋了捋头发,又是一小把干枯的发丝掉落下来。
自从入冬以来,我的头发就变得很容易掉,平日里稍微睡得晚些便掉得更是厉害。而打出这张CG那一瞬间,我却觉得,纵是牺牲这么一小把头发,也值得了。

再有三个月,春暖花开,草长莺飞之时,便可以回到江南,一家人团聚。
八年前的中秋,米罗说,我们一直就这么在一起,好不好。
如今,终于到了兑现诺言的时候。
凭人间自古多少情,愿只愿沉醉明月清风。

Ryutsuki,Mar.02,01:50。


P.S:顺带扔一张声声和水水的基情签名图=v=

-Fin.-


@ 02:35:18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