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除夕。  -  [ 呓語。   ]

我一直以为事情糟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总是会好转的。我总是这么想着,所以可以若无其事地假装什么都不在乎,然后虚伪地对每个人笑。
笑到连我自己也分不清到底什么时候才是真实。

12点的时候外面到处都放起了烟花。
新家最有爱的地方就是不用出门,光是站在阳台上,就可以看见满城的烟火绽放。然后很多往事幻灯片一样地过。
爷爷奶奶站在身边跟我说小时候的事。我还只有八九个月大的时候,站在水电二中的教学楼上看烟花,那个时候我已经会开口说话。
如果一直都像那时候一样,看见烟花会愉悦地笑,手舞足蹈,把快乐传染给每一个人。
多好。

而我现在看见的只有那些短暂发光过的碎屑,在漆黑的夜空里迅速凋零,一如入冬以来我迅速凋零的头发们。
两个月前我病倒在家里的时候以为,没有什么会比现在再糟糕了吧,这个冬天。然而持续变坏的皮肤和不断掉落的头发却一再提醒着我,身体里的某一个底线在一点一点崩坏。
不可以这样啊,明明我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

想起从刚开始玩WOW到现在一直钟爱被遗忘者的理由。就算看上去有了人类的身体,却掩盖不住腰间,手肘和膝盖的枯骨。就算勉强和部落结了盟,却始终消不去内心深处那层巨大的隔阂。
抹不去的瘟疫的味道。一如我每个耳洞里迅速发黑的银耳钉不断提醒着身体里的毒素们。

不纯消失的时候心里空掉了一大截。
安慰不知所措的小冥月说,要积极,要往好处想,要相信她没有离开我们。
自己心里却也没多少把握。
明明前两天才和自己一起去看了赤壁下,一起欢乐地吐槽然后三言两语地腐着里面的CP们。却只是不动声色,或许将诀别掩盖在了若无其事之下,又或许根本没有要诀别的意思。
因为一切都只是虚像,未曾存在过,么。

仿佛如同不纯所说,像是有一条巨大的断层横亘在面前,逃不过,逃不过。
半吊子似的似懂非懂,却像是身处其境,吹过裂谷石壁的风削在脸上刮得生疼。
做不到不纯那么勇敢,做不到亲手斩断已经厌倦了的生活,就这么苟且地怯懦地得过且过地破罐子破摔地看着日子一点一点地变成指缝中间漏下来的细沙。
到现在为止做过的一切,或许都是徒劳也说不定。

然后烟花的声音慢慢停息了,世界安静下来,脑海里却冒出各种各样的声音。
最近时常感到自己的渺小,像是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接近着不知在何处的终点,却又忽然远离了,如此循环往复让人搞不清楚究竟是在前进还是退缩。
不知道自己能努力到何种程度。
却依旧要过下去,自欺欺人地对自己说,新的一年到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 01:21:14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过几天就开学了!!!!
……为什么我的作业还没写完!!!!TAT
姐姐我舍生来看你……然后滚下去写作业……娘诶……
 回复 浅井 瞳 说:
摸摸。。。作业加油= 3 =
(2009-02-04 20:29:09)

 回复 浅井 瞳 说:
摸摸。。。作业加油= 3 =
(2009-02-04 20:29:17)
浅井 瞳 (http://hi.baidu.com/eddymoon) 发表于 2009-02-02 18:58:13  [回复]


半夜从浴室里出来晾头发想起听你的新歌,也想起顺势点过来看看。。。
每次看你文艺了又文艺的日志我就很想跟着文艺起来。。然而却想不到什么文艺的句子,这就是差距= =

想说其实很多时候我和你一样以为一味去相信一切会好起来是自欺欺人却又必须去想的事。。不过我现在正试着去把它当作某种坚定的信仰,好支撑自己的一些乐观和豁达。这样可以安然地活下去,只为能守着一些看着自己会微笑的人和自己看着会微笑的人和事。。。

嘛~~要一起相信纯子会无事地重新出现,至少她或许会希望我们都一直这么相信着。。
也要一起相信,我们总是在以自己的步调前进,然后一切总会好起来,总会。
 回复 兔子 说:
=v=其实我也不是文艺啦就是碎碎念比较多。。。
乃好乐观~~~俺要向乃学习~~~~> <
(2009-02-04 20:30:13)
兔子 () 发表于 2009-02-02 02:50:42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