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Reborn。  -  [ 呓語。   ]

Reborn。

Dec.15-Dec.31。

[劫。]

每次流感的时候都一脸成就感对油条说看老娘是金刚不坏之身的我,终于在这个冬天倒下了。
我一再在以前的日志里说,六月和十一月是我的劫难我在劫难逃,于是月初我的硬盘像是迫不及待要验证这个诅咒一样坏掉了,丢了160G回忆的我又在月底产生了若干流感季节可能引发的症状。
不过还好,今年遭殃的终于是我自己,而不是身边的人们。

上一次打吊针似乎已经是小学四年级的事了,尽管生活如此毫无规律身体却意外的好。然而从高中一直积累下来的亚健康状态终于在这个冬天达到了临界。狠狠地诅咒了打个吊针要两百多块针水钱的土匪医院然后被迫关在家里养病,不可以出门不可以吹风,一关就是两个半星期。
比较明显的是感冒发烧和支气管炎。打针回来第二天39.9°的体温把父上吓得个半死,说两句话就要咳一通的状态让叫嚣着12月结束前要还各种伴奏债专辑债合唱债的我又当了一次骗子。
(嘛,总之不会坑的我保证,于是诸位请耐心等待。(殴)

好在离期末考复习阶段还有一周的时候终于有了好转。
好歹傍晚出门走两圈散个步没什么问题只是头会有点痛了。
好歹能坐公交进城只是一堵车便会晕车了。
好歹不用穿得像头熊一样坐在取暖器旁边只是晚上冷风一吹还是会发抖了。
好歹可以忍住呼之欲出的咳嗽把井上麻里奈的《宝石》录下来只是没有办法控制气息了。
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完全好起来。

星期一终于回学校了。爬六楼爬到腿酸,写字的时候手上完全没有力度,山上的空气里总是嗅到瘟疫的味道。
明明才半个月,世界却仿佛陌生了一大截。

[空洞。]

一个人在家里的日子,无聊得除了蹲在电脑旁我再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打发时间。
因此两个星期的禁闭几乎忘记了站起来以后怎么走路。
像个残疾人一样。

WOW台服。D.Gray-man。Naruto疾风传。第三遍仙四。第五遍圣传。十六叶记。
在游戏里用繁体字跟人说话怎样都觉得别扭。诧异自己为何一点都不讨厌鸣人这样总是闹笑话吵吵嚷嚷的主角反而越来越喜欢。看见夜叉总是想起星刻看见阿修罗王的M发型就忍不住心疼阿修罗城的发胶贩子们。
我已经无聊到一个境界了。
却依旧会沉溺在那些并不存在的世界里无法挣脱。

玩仙剑系列(仙二是啥可以吃么)的游戏,每一遍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忍不住去仔细看紫英和奚仲的每一句对白,直到看见文字背后所有被掩藏了的感情。忍不住在每次天河耍宝的时候和菱纱一起被囧到。明知道结局只有一个还是到处跑支线攒材料试图打出不同的结局。第一遍通关时没什么感觉的玄霄,现在却忽然想要心疼起来。
谁持剑徐来正自风采,谁只识花开不识松海。
或许是因为和姑娘们一起唱了《双生辞》的缘故吧。去年这个时候第一次通关时写了三分之一的小说应该找个时间填掉了。

然而闭上眼睛,想起的不是紫英,而是亚连明媚的脸。
神之道化,小丑面具,巨大的爪子,宽容,仁慈和救赎。
总觉得动画不应该就在这里完结。那么多东西还没有交代清楚,怎么可以就这么断掉。
心里却无数次希望漫画完结的时候,迪奇依然还活着。
要命的直觉总是让我潜意识里认定故事将会以悲剧收场,于是或许停在这里未尝不可。一切看似结束其实还没有开始,便不会流血不会有人死掉。
我其实是GOOD ENDING控啊。

[三千年前。]

暑假十六叶记第二版刚发布的时候就第一时间拖了下来,然则到现在才想起来去玩。
我总是喜欢临时找一大堆事做然后便忘掉了自己原来的计划。
真是个讨厌的习惯。

这一次无论怎么选都只能选到暗线,于是便顺从地从暗线开始了。直到暗线通关了两遍对游戏开始前那些选择题忍无可忍上网翻了攻略千辛万苦之下终于选到了光线。
然则还是更喜欢暗线。那些沉重的无奈的绝望的忘却的,铺染成大片的痛觉蔓延在朝歌的每一个角落无处不在,因此那些爱那些温暖那些或细致或隐忍直接的间接的关怀才显得弥足珍贵。

飞廉,纳兰毓,黄天化,申公豹,帝辛,比干,葵,闻仲。
几个封神演义里耳熟能详的大反派,在这里却成了比遥远时空中的八叶们还要温柔的人。
飞廉的身上总是散发着淡淡的赖久的味道,默默地守护,无论如何都不会迷失自己的路。申公豹大概是暗八叶里最温柔的人了,却有一双忧伤的眼睛,独自啜饮时看上去那么寂寞。辛,小说里电视剧里那个不明是非暴虐愚蠢的纣王,在这里却是那么聪明和隐忍,犀利的眼睛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比干则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心系朝歌而无能为力,却还是要去原谅,去包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拯救。以及葵的矛盾挣扎,闻仲的外冷内热,在这个注定就要毁灭的商都,却弥散着细小的微弱的希望。

最喜欢的还是天化和纳兰。
喜欢纳兰是从第一版就开始的了,越到后面,才越觉得纳兰就像将臣一样,比望美更早来到这个世界,只是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她帮助她。
太行山底的雷鼎旁,黑子终于想起了一切。
那是时空变换的三千年后,属于他们的世界他们的时代,关于离别最美好的温暖。
“我们来做个约定吧。不管受了委屈,都不要乱跑,就到这里来,我会来这里接你,好不好?”
“你不是要走了么?”
“就算走了,只要你需要,我就一定能赶到。”
“就算去了欧洲也能?”
“能。”
“去了美国也能?”
“能。”
毫不迟疑的回答。
平日里一直在家照顾自己的哥哥,还能在三千年前的陌生世界遇见,一如既往地照顾自己。这是何其幸福的事。

而天化则是更温暖更教人心疼的孩子。
姐姐,姐姐。总是那样亲切地唤着你的俊朗少年,红色的长发一如冬日的暖阳。
会在寒冷的夜里一个人去危险的山林里采药,为了让姐姐虚弱的身体稍微好起来。
会在姐姐难过的时候把肩膀借给她。
会带她乘着九幽鸟翱翔天际,记得每一个约定,记得永远都要保护姐姐。
就算后来父亲离开朝歌,姐姐到常羲宫当了巫女,自己不得不戴着面具回到帝都,也要一直守护她。
即使她已经认不出戴面具的自己。
太行山的重逢,长久积累的思念的心情终于爆发,说出来的话却字字泣血,看得眼泪无法抑制地往下掉。
“对不起,姐姐。我还是输给自己……明知道是不可以的,像这样和姐姐见面,仅仅是思念的心情也不可以,但是想着以后可能无法再见面,就不由自主地来了……”
她说,很多年以后我也许会问自己,如果当时,如果当时我没有去追你,后来的一切会怎样改变。
可是或许不会改变。他在西岐她在朝歌,大家都有不得不战的理由。
“不管怎样请保重身体……下次重逢的那天,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三月初三的约定,你一定还记得。我答应你,所以你也要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活下去,不要让我担心挂记。
战场以外,一定还有在见面的时候。

所以毓,天化,所有人,要幸福起来哟。

[星夜。]

14号晚上去听了郎朗的演奏会。
原本对这类活动不是很来电的,然则由于种种原因最近对古典很是有爱,于是还是决定去凑个热闹。

我万万没有料到新亚洲体育城所在的地方比学校的大山还要偏僻。原以为虽然在昆明的时间不长不认识路且有少许(误)路盲,至少114啊百度地图啊什么的总是能派上用场。然则我低估了昆明公交的扭曲。天杀的73路上下行线不一样直接导致我和虫子找站台几乎找到崩溃。好在乡下唯一的好处是不会像城里一样堵车堵到呕吐,于是七弯八绕终于在7点爬到了目的地。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白天如果出太阳即使冬天也会很暖和,我不知道原来到了晚上出不出月亮都一样冷。
乡下就更冷。
冷得七荤八素我才终于意识到自己老了。高三的时候下雪天也就穿这么多出门,然则现在要是下雪我怕是要冻死在这荒郊野外。

关于音乐会,在笔记本上吐槽吐了两大段,打到这里的时候却懒得打下来了。除了钢琴SOLO其他一切都很囧很崩坏,幸好SOLO的时间至少占了一半。
不过就算囧,莫扎特李斯特拉赫玛尼诺夫还是依然很有爱。莫扎特的奏鸣曲让我想起了准备考八级时那段最后和钢琴在一起的日子,想起某日拉丝在剥裤群里说,以前学琴的时候弹半小时都痛苦得要死,现在就算一天弹十个小时也愿意,只是没时间了。
钢琴就是这么慢热的东西。以前在娘亲毛线针下度过的日子每天都在诅咒车尔尼599,而现在每每路过校本部侧门旁边的钢琴教室时,我便开始想念那台走了音再也调不准了的老钢琴。

最后一首曲子是《离别》,虽然是郎朗一贯突出强音的煽情方式,可我还是不由得想起了钢炼动画的最后,爱德,阿尔,1921年的慕尼黑,奔驰的列车,伸向阳光的手。
那时候的BGM,就是离别。
继而想起那个看钢炼看到凌晨4点半,又在6点半爬起来飞奔去学校考期中考的高二,从4班的大阳台到A班的超大号课桌,把书在面前高高地摞起来,以为老师看不见就可以趴在桌子上睡得不省人事。

是谁说,怀旧的人是看不见未来的。
那又如何。

[五年祭。]

跌落在另一个时空的巨大悲伤。

你知道吗,每年过生日的时候我都会很难过。因为我总是想,三个星期以后,又一年没有你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这样想着,我就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

我总是在想,你究竟留给我了些什么。
暑假去广东Live,在广州的珠江边上,大头E偷拍的照片里,有一张我的半侧脸竟然与你如出一辙。最近几年,大人们都说,戴着细框眼镜的我越来越像你了,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
可我知道我笑起来一定没有你好看,因为那些僵硬的笑容,其实是那么冷漠。
我的字也越来越像你的了,可始终不如你的好看。你的字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所以小学时候每次交作业我都比其他人骄傲,因为他们作业本上的签字是那么丑,像一道道诡异的疤。

所以请把你的善良和坚持也留给我吧。现在的我,最需要的就是它们。

[重生。]

总是把日志写得很长,便几乎没有人会认真看完。我是那么喜欢碎碎念的人,又有谁会喜欢这些啰里啰嗦的文字呢。
所以把真实的自己藏匿在文字的背后,其实是很安全的。

再次回到学校的时候,银杏叶子已经落了一地。
明明半个月前还半绿半黄地挂在树上,很是漂亮。
有什么东西变得疏离了。

书桌上蒙了一层灰,饮水机从门口搬到了阳台旁,杯子里的水早就蒸发干净,毛巾也干巴巴地挂在墙上。

广播台终于不聒噪地放葫芦娃,复印店门口挤满了打印复习资料的人。
又是一轮期末考,又是半月昼夜颠倒的日子。
熬过这几天,就是寒假了。

[重生之影。]

新年快乐,麻小花。


@ 01:20:00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就是说啊,好像很开心,但又并不真的那样。
又满足,又无奈……反正感觉挺矛盾。
感觉这样的生活挺好,但又不好……诶我说不清楚啦。
浅井 瞳 (http://hi.baidu.com/eddymoon) 发表于 2009-01-22 19:42:05  [回复]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文字又欣慰,又寂寞呢。
啊,言归正传,流月姐声音很美呢。嘿。
 回复 浅井 瞳 说:
囧。。。欣慰是啥概念= =
(2009-01-19 15:33:43)
浅井 瞳 (http://hi.baidu.com/eddymoon) 发表于 2009-01-11 17:20:17  [回复]


2008
我走了
留下了傷痛>.<
帶走了快樂=0=
擄走了麻花XD
 回复 2009 说:
OTL,,,麻花还在=v=
(2009-01-02 12:04:21)
2009 () 发表于 2009-01-02 03:22:30  [回复]


这个题目好..你呢病随着08年也一并走了,09会是的好年头要相信.
开心噶~Happy new year~~!!
 回复 蚊 说:
抱~~~我也觉得会是好年头= 3 =
新年快乐~
(2009-01-02 12:04:02)
() 发表于 2009-01-01 13:32:58  [回复]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
 回复 年糕伯爵 说:
哦咩爹多TOO~
(2009-01-02 12:03:06)
年糕伯爵 (http://blog.acgism.com/) 发表于 2009-01-01 13:24:10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