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边。  -  [ 呓語。   ]

生日快乐,米罗。生日快乐,麻小花。

我终于还是没有再试图复活那些丢失了的记忆的载体们。
三天前我不小心格掉了那块160G的主硬盘,我对姑娘们说当时我哭了整整一晚上的时候她们都笑我傻。“电脑里面的东西又没个实体,本来就说不准么,丢了也就丢了嘛。”大家都这样拍着我的肩膀温柔地说。
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07年3月买回来的电脑,到现在还不到两年。可里面装了实在太多太多的东西。
有我完成了75%本来打算今天发布的4TH和Booklet。
有我几乎已经当成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的AA和Nuendo。
有我从04年开始就一直收集的PS素材,笔刷和滤镜。
有我从05年7月唱到现在全部的歌和我亲爱的姑娘们的歌。
有我从07年1月还是个菜鸟时就一直存下来的WOW截图。
有我整晚整晚刨遍所有网上可刨的地方存下来的同人图。
有我一整月一整月开电驴拖下来的现在几乎在网上绝迹了的动画。
有我大一下学期每天清晨6点半准时爬起来趁校园网速度还好时拖下来的DRAMA。
有我加起来快一万字的没写完的日志和小说。
有我大二时顶着期末考抽时间做出来的漂亮的仙四图签和SEED桌面。
有我整个学期和南锈同学废寝忘食一起打出来的真三国无双4的存档。
有我燃了又燃纠结了又纠结的幻世录,遥久,青空和仙四。
有我跋涉1000公里去到遥远的滇藏线上,大香格里拉,中甸古城,梅里雪山的照片。

它们现在都不见了。我向你保证,你所见到的我能用文字描述出来的这些东西只是我失去了的160G的所有东西的一部分,而更多的我再也无法将它们记下来,因为我每细数它们一次,那些来自失去的巨大悲恸就要整个地将我淹没掉。

可如你所见,冬天来了,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边。

11月7日立冬,而紧接着,我便告别了那些十位数字开头的年华。
再也不能讪笑着对朋友们撒娇,说“人家还在奔二,人家还年轻嘛”这样的话。
再也不能一脸花痴地对姑娘们说,看,我跟小紫英一样大,真好。
仿佛要让我重生一样,离生日还有3天的时候,我丢掉了几乎两年来电脑里辛苦积攒下来的所有东西,就像丢掉了2年来全部的记忆,这让我想到一段中间被擦掉了两格的数轴,看上去是那么残缺和诡异。

而我还是终于决定放弃那几乎不可能的希望,在被格掉的硬盘上分了区并重装了系统。
我还记得《蜂蜜与四叶草》里有这样一段。山田步家长得最好的一盆紫苏在暴风雨之后顶部被折断了一截。那时候山田步的母亲叫她把折断了的地方摘下来扔掉,可她一直不忍心。因为它们看上去长得是那么好,除了已经断掉以外,丝毫不像是经受了暴风雨的样子。于是山田步没有摘掉它,就任它那么断着,就像她和真山的感情一样。然而两三天以后,因为断掉的地方没有摘掉,整棵紫苏都开始枯萎了。再这样下去紫苏就会死掉。于是山田步终于还是决定摘掉那段断掉的部分。枯萎的枝叶从茎秆剥离的时候,她听见“咔”的一声,然后眼泪便止不住地掉下来。

重装系统因为分区被删而格盘的时候,我也听到了那“咔”的一声,和山田步摘紫苏叶的时候的声音如出一辙。

而欣慰的是,在失去一切后,这个生日所幸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绝望。
12点刚过便接到了萌鱼的电话。
收到了好多好多WE'LL的姑娘们和小伙们送的歌。
蛋糕和礼物。
很多短信和QQ留言,那么多生日快乐。
像被寒流侵蚀的冰原上绽放大片大片的向日葵,花开不败的温暖。

这个时候我想到了三个人。
米罗,基拉,阿雷路亚。
特别是米罗。我心疼了12年,执念了12年,爱了12年的人。

生日,11月8日。身高,185cm。体重,84kg。血型,B。出生地,希腊。修炼地,米洛斯岛。猩红毒针和安达里士。
不用查资料就可以背出来的数据。
性格开朗,活泼大方的阳光青年,邻家大男孩类型。
同人女眼中的设定。
可不止这些。

“要是你爱上什么,就去争取它。让它知道你爱它,决不要……听我的,决不要背弃它。让每一刻延续下去,爱到你心的极限,然后超越那极限。”
Unbroken里的米罗。
“11月8日,米罗的生日,却没有鲜花,没有音乐,只有酒。二十岁生日,有二十根蜡烛。但米罗在这一天掉的眼泪却远远不止二十滴,又或许,那眼泪已连成了一条线……”
冰香雪玉里的米罗。
“在你做决定的时候,不会考虑到我。十年前你封闭内心时是,七年前你决定去西伯利亚时是,就连你跳下海救艾尔扎克时也是。所以,你真的要逃的话,也不会考虑我。”
十字冰心里的米罗。

义无反顾的,忧伤的,洞悉一切的。这些都掩藏在开朗的邻家大男孩俊朗的脸庞下面,于是便没有人能看见。
而现在,米罗,一直把你当做哥哥的我,终于和你年纪相仿。而那些追逐着你的影子的岁月,都流失在了断掉的记忆里,再也无迹可寻。

从11月5日起,阴雨连绵的天开始放晴。
以为持续的阴霾正好映衬了我失去硬盘的心情,一抬头蓝得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却仿佛在嘲笑我一般。
只是入冬以后气温开始下降,变得比那些阴雨天还要冷了。
或许,这个冬天会下雪的吧。

麻小花。 23:57 Nov.08.2008


@ 23:58:02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我把我这所有的你的东西刻碟给你=3=
话说我也支持恢复=3=
嫌麻烦可以拽粑粑全盘代劳=3=
我也有不美好的回忆。。 尸体现在还留着呢 希望有一天它成为尸姬 哄哄我也好啊。。 有我大学多年的珍贵录音
 回复 瑶 说:
啊啊,爱乃>3<
于是恢复是不行的了。。。我又下了好多东西。。。如果恢复数据的话格盘以后下的东西又没地儿放了囧。。。
(2008-11-23 02:07:27)
() 发表于 2008-11-22 02:14:29  [回复]


= =||||||||||||||||||||
这句话···貌似在上星期听过-v-
月子不要勾起我不美好的回忆-V-
年糕伯爵 () 发表于 2008-11-21 11:41:37  [回复]


虽然都很重要,但如果真的无法找回,就以平常心对待吧^__^
好好生活就是希望
 回复 静流 说:
我现在淡定多了=。=
(2008-11-15 16:05:00)
静流 (http://shitsuru-z.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11-09 09:07:53  [回复]


月子拍拍···乃那些歌····我后天儿打包给乃。硬盘格式化是能恢复的···如果乃有耐心听我讲怎么恢复的步骤····
 回复 年糕伯爵 说:
不恢复了,。,。,你是好人=v=
(2008-11-15 16:05:27)
年糕伯爵 () 发表于 2008-11-09 02:44:08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