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纠结记Ⅱ。  -  [ 幻象。   ]

森田。森田忍。忍。
请让我在心里一遍一遍默念你的名字。念到漫长的黑夜终于过去,所有的悲伤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下化作尘埃飞散,念到带着蜂蜜味道的四叶草穿越时间和空间飘到你的面前。

森田忍是个怎样的人呢?
你这么问,一时间我却不知道怎样去概括。

会突然莫名其妙地消失好几天,回来的时候裤兜里装满了大把大把的钞票让人以为是刚打劫了银行的逃犯。
每次神秘打工回来之后可以一连睡上好几天,怎么叫都叫不醒。
大学念了8年,不是因为修不够学分,而是因为每次在交毕业设计的前几天都会离奇失踪,回来之后已经过了毕业作品受理的时间。
大学第八年毕业前去了美国,拿了茂斯卡奖,随后在Deadline的前几分钟把黄金雕刻的自塑像交给教授作为毕业作品,终于顺利毕业却又选修了日本画系,再度开始了妖孽的大学生活。
毕业作品受理日抱着4亿日元去买蜜酥花生,尽管前一天已经因为蜜酥花生吃得太多而被送进医院。
在每年的花火大会上开Live成为无数中年妇女的偶像。
拥有着像科幻片里高级情报工作室一般机关重重的房间。
……
你一定要以为,森田忍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
其实不是这样的。

一个人叼着三叶草躺在阳光明媚的草地上时,光线打在他脸上,你会从那些温和柔软的线条里读出些许浅浅的忧伤。
这个时候你便会明白,平日里那个大大咧咧的他,那个爱捉弄阿久的他,那个总是胡闹的他,不过是为了不让朋友们担心戴上的活泼的面具罢了。

天才其实很容易寂寞。

会默默地记住她最喜欢的凉鞋款式,然后用失踪好几天赚来的钱买给她。
会把精挑细选的木片雕刻成别致的胸针偷偷放在她的茶杯边。
会带她去逛街,走得很快,她在后面努力地追着他的脚步,却能在她快要摔倒的时候准确无误地回身抱住她。
会在某个樱花开得繁盛的微凉下午送给她红色的围巾,浅浅地吻她,然后马上飞去了美国,一去就是半年。
这是他所能给予的,最大限度的森田式的温柔。

把一切都藏在心里,藏得比海还深,留给身边的人除了笑脸还是笑脸。
不能牵她的手,不能对她说“我喜欢你”,不能在她面对着苍白的巨大画布茫然不知所措时鼓励她安慰她,不能再对她流露出更多的关怀。因为深切的知道自己要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逼着自己没心没肺逼着自己去冷漠,宁愿失去她也不要让她看见自己心里光照不到的地方。

馨。父亲。被夺走的研究所。复仇。

父亲留下的最后的发明,是一只小小的机械虫子。在黑暗中打开手电筒,光照到小虫身上,它便会朝着光亮前进。
夺走父亲的研究所的是父亲最信任最要好的伙伴。可即便是这样,最后一刻,父亲还是温柔地告诉他们,不要去诅咒那个叔叔,不要去怨恨他,你们要做的,只是前进就可以了。
向着光发出的地方,像那只小小的机械虫子一样。

可是馨不甘心,他要把父亲的研究所夺回来,他要复仇,而忍要帮他,因为他是他哥哥。
所以他才会那么拼命地去赚钱,即使一次又一次地错过毕业作品受理,留级再留级。即使离竹本山田真山阿久他们的世界越来越远。
可自始至终,为什么你的脸上都是那么悲伤的表情,让人心疼得要掉下眼泪来。

忘记了是在哪一集,山田又像平时一样因为真山哭得一塌糊涂。然后森田牵着她走过暖黄的路灯。
那个时候山田在心里默默地对着神明祈祷,她说,请让我身边这个右手掌心温暖的人幸福。

温暖干燥的掌心,我总是对有着这样的手的人没有半点抵抗力。

以为故事到了这里,总算可以摆脱阴霾变得明朗起来。
而那个刮着大风的下午,下着蒙蒙细雨的灰暗天空,噩梦像那些在狂风里骤然碎裂的玻璃,狠狠地砸下来,溅起一地揪心的痛。
神明是善妒的,所以人不可以活得太幸福,否则会遭到神的惩罚。

如果说阿久是公主,竹本像是公主的贴身侍卫,森田是王子,而阿修是保护公主不受伤害的骑士。
那么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比起骑士,我是那么希望公主和王子最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那只被玻璃割伤失去直觉了的右手,森田一次也没有牵过。
可在她出事以后,他可以心疼地抱着她,用他生平最温柔的语气对她说,你可以不用再画画了。
“你可以不用再画了,不画也可以。人生不留下什么便没有意义,怎么会有这么傻的说法。你只要活下去便好了,能在一起便好了,对我而言这就已经足够了。”

大约是在几个月前,竹本问真山,你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也有了不少积蓄,可为什么不离开这里租一间更好的公寓呢。
那个时候真山很认真地看着月亮,然后说,为了预防万一啊。
“可以这么说吧,如果自己喜欢的女人出了什么事,到时候可以对她说‘什么都不用想,好好休息一阵子吧’。我啊,我希望自己能有这个资本。”

某种意义上的殊途同归。

可是阿久不能接受。她看不到森田的矛盾和挣扎,看不到藏在他的光芒背后的暗,她必须要画下去,因为除了画画她一无所有。
从一开始,她就没有走进过森田的世界,一次都没有。
他们就像是各自行走在同一空间里的两条异面直线上,看似有着交点,却永远走不到一起。

把手交给阿修,把目光留给森田。对他说,我会一直看着你。
所以不要逃避,一起努力吧。

约定是怎样强大的力量,强大到,可以在瘟疫过后的冰冷之地,绽放出大片大片温暖的花朵。

那么,可以许愿么,王子和公主,最后还会在一起。当所有的悲伤走到尽头,所有的伤害和恶意消失不见,冬天最后一块积雪融化,春暖花开的时候,你会再次站在我面前。
仿若海滨公园巨大的摩天轮,时间静止,我们之间的故事转了一圈,回到最初的起点。
而你的笑容,清晰得如同温暖褶皱的花叶。

森田。森田忍。忍。
请让我在心里一遍一遍默念你的名字。
我们都要幸福起来。

Ryutsuki.  Oct.31.2008  03:59


@ 11:23:39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看的我心酸酸的~
一直忘不了去年夏天看这个的心情。纯情美好的校园恋爱啊~
就让一切都停留在第一部完结那个时候,也很好。
静流 (http://shitsuru-z.blogbus.com) 发表于 2008-11-01 21:42:24  [回复]


森田忍啊啊忍啊啊啊。。。TVTVTVTVT。。。

很好,月子乃的文又那么文艺那么有爱,深更半夜的,看得我默默地纠结了,语无伦次。。。OTL。。。

王子和公主不在一起,这是俺排斥看第二部最直接的,也是最重要的理由!!> <。。。俺偶知道这理由很囧,但是这是真的!!> <
 回复 兔子 说:
摸摸,万圣节快乐= 3 =

其实王子和公主不在一起也好啊,这样王子就是俺的了>_<

P.S:不知道为啥一直对阿修燃不起来来,摊手- -
(2008-11-01 16:09:14)
兔子 () 发表于 2008-11-01 00:24:25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