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恋歌·舞一夜。  -  [ 幻象。   ]

在这个七夕前夕(我一般称之为七夕Eve=。=)的早晨我终于收到了网购的6张PS2碟。全部是遥远时空中系列,它们讲述的是不同时代,不同人物的故事,却有一个共同点。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穿越千年或是百年的时空回到遥远的古代,为解救京城里的人民与怨灵战斗的故事。以及,在遥远的时空里那些不离不弃的美好的温暖们。
第一次看舞一夜剧场版是去年的三月,大学生活的第二个学期之初。那个时候尽管大山上的学校很无聊但日子过得很美好,我和我的姑娘们插科打诨有说有笑地花痴着幻想着各种类似八点档一样的遇见,然后互相吐槽依旧大大咧咧地生活。看完舞一夜的时候是早晨7点20,窗外能传来清晰的鸟叫声,其他姑娘还在与梦境纠缠。所以这种时候我能一个人偷偷地坐在电脑屏幕前流泪,没有人会看见。紧接着8点半开始的两节马哲课我便一口气写下了下面那些纠结的文字们。她们在我的笔记本里躺了将近一年半,因此现在看来,很多心情在时间的打磨里已经变得陌生。然而,喜欢季史的那份心情,就算再过多少年,也依旧不会改变。
                                                               ——写在前面

七夕又到了。每年的七夕都有不一样的故事。请让我姑且称它们为故事。比如说在干妹妹家看电视里让人冷笑的七夕专题节目的下午和与流脓血的耳洞搏斗的夜晚,再比如说和古董姑娘私奔去丽江,束河古镇清爽的奶茶和大研古城细致的冰摩卡。每年的七夕总是与爱情无关,今年亦是如此。
不过,又有些许不同。今年的七夕,萦绕在脑海里的是一名寂寞的舞者和一段忧伤的邂逅离别。
多,季史。

March.29.2007

我想我究竟对那些细小而美好的温暖执著到了什么程度,以致于叫嚣着每天早晨6点半起床守黑莲花却总是赖床到8点的我真的在6点半毫不犹豫地爬了起来。只是为了把昨天晚上吵吵闹闹只看了一半的舞一夜看完。
死13公主总是用这么性感的声音诱惑我。

事实证明当我想要煽情的时候总是会有什么东西主动跑出来配合我。譬如这一页笔记本顶端的文字,让我想起季史柔和的侧脸。
Suefumi,舌尖与牙齿,上唇与下唇纠缠出来的漂亮音节,就像酒红色刘海上滴落的水珠一样,温润而柔软的触感。
打开一幅长长的画卷,没有浓重的色调,没有清晰的线条。淡淡水彩在宣纸上晕开,各种颜色因为延伸而交叠,那么自然地,清新和绚丽悄然浮现。
这便是舞一夜。没有绝对的善恶与正邪,只有温暖和悲伤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

那天细雨霏霏。他没有带伞,只是将一件白色的长袍撑在头顶,匆匆跑过田埂瘦削的小路。他就这样跑着,路过稀疏的慵懒行人,没有人看他一眼,仿佛他只是虚空中的一缕魂魄。
事实上他早已习惯了路人的冷漠。十年来他带着已然空洞的记忆在京中游走,苦苦找寻关于自己过去的记忆,却一无所获。
雨越下越大。他像之前无数个日月一样跑过一条归桥,然而这次却有些许不同。一个女孩与他擦肩而过,却不像之前所有行人一样对他视而不见。她停下来,转身看他寂寞的背影,于是他也停住,转身。她看他的眼睛碧绿澄澈,那一瞬间他想起有种被遗忘的心情叫做欣慰。
女孩也没有带伞,雨水像泪水一样从她的脸颊滑落。于是出于本能的温柔,他将白色长袍披在女孩的头顶,并用连他自己都陌生的温暖的声音对她说,会淋湿的。
故事从这里开始。他们这样相遇,在这个平常得再不过的雨天,他所释放的强大的关怀,抚慰了一个陌生女孩迷茫的心。

或许没有了记忆,未尝不是件好事。这样他便不会想起那些充满了背叛的童年,亦不会想起自己是京城里技艺最精湛的舞者,十年前便已经死去。他不会想起自己最后的舞蹈,亦不会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过是一个无处可归的怨灵。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又如何,至少他便不会忍着烈火焚烧的剧痛执著地想要登上舞殿,他便会仍旧迷茫着日复一日地徘徊在京城,不经意间流露出那些至温至暖的关怀。

谁说怨灵一定是邪恶的。他是那么知足,一点小小的陪伴便可以消去他心中的寂寞。
他说,两个人一起的话,就算迷失了,也不会害怕。
他说,我不用知道你是谁。我只要知道,此刻,你陪在我身边,这样便足够了。
遇见他的时候,天空中总是落着雨。于是,满殿的烈火和漫天的雨,皆成了他的悲伤。

这是我所陌生的路途。零纪元前,末世日后。
万物都飞逝,带着陆离的翅膀。
如果航程真的不见尽头,那么,
至少在最初的起点,是你的面容,
清晰得如同温暖褶皱的花叶。

是怎样一颗温柔的心,让他即便是成了怨灵,也从未有过伤害谁的念头。就算最后发色苍白的他拥有再强大的力量,他一心一意想着的,也只是登上这舞殿舞完那段最后的《齐陵王》。
诗纹说,你如此执著地想要跳舞,只是渴望有人来关怀罢了。
而我说,他如此专注地舞着,只是想忘掉那个寂寞的自己,那个没有人关爱的自己,那个受尽委屈却依然包容着所有的伤害隐忍活下去的自己。
他的愿望如此简单,可为何到死,也没有人来满足。

他们是错过了的。从第一次在桥上相遇,便已经错过。女孩不知道,她一次次想要帮他找回记忆,却是在一点点抹杀他的存在。当最后的最后,他化作无数散发着青绿色光芒的尘埃飘散在天空中的时候,当最后一粒尘埃的光芒消失在她指尖的时候,女孩可有为这一切后悔过。她是否明白,总是说着要守护谁的她,总是想要帮助谁的她,总是不愿意给大家添麻烦的她,其实一直在肆无忌惮地伤害着。那伤害隐藏在纯真的面孔和假意的温柔之下,于是便成了致命的毒药。

很多天以后,当我开始思考自己为何如此纠结于舞一夜明明这么商业化的剧情里,我发现所有的忧伤所有的心痛只源于季史身上孤独的气息。
没有谁应该注定孤独一生,没有谁应该注定得不到任何温暖。他的温柔带着那么强大的温暖,却又有谁来温暖他善良无垢的心。
还是说,只有冷漠,才是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主题。

三月之末,四月之初,圆通山的樱花开始凋落。
这个春天没有下过一滴雨,瘟疫在烈日下疯狂地蔓延,沙尘的风暴席卷了山上的每一个角落。
青石墓碑上总有擦不去的黄沙。
空气是干燥的,眼睛是干枯的,人心是干涸的。
这个世界终于再无一丝温暖。

-Fin-

-------------------------------------------------------

然后外面又下起了雨。
我想起去年的七夕,束河古镇举办了一场晚会,于是游人都到了那边,留下我和古董姑娘坐在青鸟咖啡屋二楼没有窗户的的窗台边与大研古城安静的四方街相互对望。
那时候我撕下一页笔记本的纸,在上面写下一段话塞进了桌子塞满纸条的玻璃下面,我以为过个两三天它一定会被店主清理掉,谁知十月长假我再次去到丽江时它还在,甚至连位置都没有变过。
于是我便明白,有些心情,是可以重温的。
就像现在,敲着这些文字的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普通得再普通的清晨,在所有原本不该绽放的心情开花之前,单纯希望季史能够幸福的小女生。

そなたに出会う時わ、いつも雨が降る。
那么,假如雨一直下着,是否在某一天的某一条小巷,没有撑伞的我,也会遇见你呢。
落落总是说,这都是美好而不切实际的幻想,可我就这么想了,想得还很情真意切。

August.07.2008


@ 00:39:07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月亲也是文艺青年呵。
就是有些伤感了。
 回复 静流 说:
@_@因为我只有伤感的时候才会来敲日志呀。。。
(2008-08-09 18:47:48)
静流 () 发表于 2008-08-07 14:34:23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