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第九期]2000年5月3日。  -  [ 命研。   ]

Key Words:

11  午後三時半的陽光
107 新建的遊樂場
108 你出的謎題
110 停在中點的摩天輪

 

《2000年5月3日》

by 璟。

 

熱帶樂園

新一悄悄地走過去,把可樂罐輕輕貼在她臉上。
“來,你一定渴了吧。”
“謝謝。”
“啊糟糕,只剩三分鐘了。”
於是拉著她匆匆忙忙跑到噴水池中央。
像魔法咒語一樣的倒數。10,9,8,7,6,5,4,3,2,1。
水柱和彩虹把他們圈在中間,新一說,這是爲了慶祝你獲得空手道大賽優勝,我送給你的禮物。

------

電車站

飛馳的電車呼嘯著駛過來。有誰在身後狠狠地推了她一把,飛身落下。
絕望地閉上眼睛,卻被一雙細小的稚嫩的手緊緊抱住滾向一邊,耳畔是尖利冗長的刹車聲。
驚魂甫定望向一旁,不明白身邊喘著粗氣的孩子,為什麽能這麽勇敢。

------

熱帶樂園

躲在岩石背後,聼他一字一句揭穿罪犯的手法,看他奮不顧身地擋在自己面前,她有些迷惑。
“呐,為什麽。你爲什麽,要這樣拼命保護我呢?”
轉身拉起她的手向著面前的峭壁奔跑,槍聲在背後此起彼伏。
他說,因爲我喜歡你。
因爲我喜歡你,我比地球上的任何人都喜歡你。

------

第三十七遍。蘭迅速按下STOP,抽出紙巾擦掉眼眶裏尚未決堤的淚水。
真差勁啊,又爲了這种情節流淚。
關掉電視站起身來,窗戶上沒有“毛利偵探事務所”的字樣,也沒有戴眼鏡的小學生打著呵欠從樓上下來。
自己,果然不是毛利蘭呢。

 

呐,新一。淺草那邊新建了個遊樂場,明天一起去吧。
放學的校門口形色匆忙的學生從他們之間不到五米的距離陸續穿過。
他說,好啊。四月的陽光打在臉上,修長的眉和挺拔的鼻梁,輪廓分明。
真好。蘭這麽想。幸好他不是新一,自己也不是蘭。幸好他不會突然有一天就這麽從她面前消失,幸好每次約他出去玩得時候,他不會告訴自己,不好意思,明天又重要的案件要辦。
真好。

你是新一,我是蘭。沒有柯南,沒有毛利叔叔沒有黑黑的平次,也沒有怪盜KID。
我們之間永遠只有最普通最平常的故事,連一次意外,都不曾發生過。

 

星期六的遊樂場人頭攢動,蘭費力地跟在新一身後,生怕一不小心走丟。
雲霄飛車的排隊窗前早已經排出了幾十米長的隊伍,蘭一邊隨著人群緩緩移動,一邊四下張望。
搞什麽,排個隊也能突然不見了。
正要走出隊伍去找,當事人已經滿臉無辜地一手端著一個甜筒跑過來。
“久等咯。給,你一定渴了吧。”
一臉成就感的訕笑。
恍惚中,仿佛看見新一也是這麽傻笑著把可樂罐貼上蘭的臉頰。
“喂喂。”
笨蛋,發什麽呆呢。收回思緒,包括唇角不自覺上揚的弧度。
“呐,新一。”
“嗯?”
“草莓冰淇淋和香草冰淇淋,你更喜歡哪個?”
“都差不多咯。”
“縂有一個更喜歡一點的吧?”
“嗯...那,香草吧。”
“诶?爲什麽是香草呢?”
“這個嘛...喲,排到我們了,先上去吧。”
“狡猾。”
轉身的時候瞥見新一臉上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爲什麽呢?
-你猜。
這是你給我出的謎題呢。

 

從雲霄飛車出口出來的時候,蘭一直在想,新一去了哪裏。
沒有坐在後排被割下了頭顱的屍體,沒有滴在臉上的淚水,沒有殺人事件,沒有黑衣人,也沒有淒美的愛情故事。
只有,不見了的新一。
會不會是跟蹤可疑的黑衣人的交易然後被灌下奇怪的毒藥變小了?
喂喂那是動畫好吧。
搖著頭抛開腦袋裏各種不切實際的幻想,蘭決定找一個高高的能看得很遠俯視人群的地方。
這樣一來,就比較容易看見新一了吧。

下午三時半,陽光像開玩笑一般不正經地晃著蘭的眼。
新一,爲什麽我們之間永遠只有這麽平淡的故事呢?

 

直到摩天輪轉動起來,蘭才發現,爲了找人坐這種東西,實在是件沒有情調到滑稽的事。封閉式的車廂根本沒有辦法看到正下方,即使窗戶很低,特殊的觀景設計也只能看見高處和遠處的德建築。
蘭輕輕地嘆了口氣。
其實是知道的吧。爲了找新一專門來乘坐摩天輪,只是説服自己的藉口罷了。
那麽真正的理由呢?
閉上眼睛,時間倒退到1998年的冬天,高一的某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下午。
傍晚的足球場依舊有稀稀拉拉的小女生一邊圍觀一邊花痴一樣地尖叫,梧桐樹葉在風裏蹭出無節奏的沙沙聲。
黑色的鳥群從頭頂掠過。
那個傍晚蘭像平時一樣從球場邊的小徑走回教室,走過一群尖叫著的女生時,寂寞的音樂忽然響徹整個校園。女孩用略帶冰冷質感的聲音念起了很小女生的開場白。
她說,使誰告訴我,仰望摩天輪的孩子,其實是在仰望幸福。
於是蘭停下腳步,仰望著路邊巨大燈柱頂上發出聲音的地方,仿佛看見新一溫暖柔軟的笑容。

-呐,新一。哪天我們一起去坐摩天輪,好不好?

這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傍晚。足球場上有男生踢球,有女生尖叫,食堂裏排隊打飯的學生擠成一鍋粥,教室裏還有晚飯時間仍在埋頭做題的書呆子們。
整個校園與往日相比並沒有什麽不同。
除了那個聼著廣播仰望路燈燈柱的女生,淺褐色的瞳孔裏飄滿了數不盡的細小的雪。

 

回憶終了的時候,摩天輪已經停了下來。
不是轉了一圈回到原點,而是停了下來,突如其來的故障一樣,停止了轉動。
正好停在了中點。

現在蘭就在整個遊樂場的最高點,透過車廂的窗戶可以看見很遠很遠的地方。
卻唯獨看不到摩天輪腳下的遊樂場,看不見遊樂場裏的新一。
真是糟糕透了的周末。

 

下午五點,幾個小型遊樂設施陸續關閉,吵吵鬧鬧曡在一起的音樂安靜了許多。
六點,太陽在幾乎和自己一樣高的地方緩緩下沉,雲朵無聲無息地向四面八方暈開,像化掉的香草冰淇淋一樣。
像化掉的香草冰淇淋。

-呐,新一,我最喜歡吃香草冰淇淋了。
是什麽時候的事了呢?蘭看著漸漸變成粉紅色的雲朵。
-香草冰淇淋和草莓冰淇淋,你更喜歡哪個?
新一,你出的謎題,我已經知道了答案。

七點,天色慢慢暗下來,旁邊的車廂開始發出大聲的抱怨。
八點,城市點亮了霓虹,燈火輝煌離自己卻遙遠得仿佛另一個世界。

有細碎的風吹過巨大的鋼架,簌簌的呼嘯和車廂輕微的晃動,眼皮沉重得擡不起來。

九點,十點,十一點。

蘭是被摩天輪重新轉動起來時車廂的震動驚醒的。十一點四十七分,遊樂場裏早已沒有了其他遊人。
新一應該早就已經回去了吧,説不定已經睡了呢。
糟糕的一天。

卻從這裡開始,有點不一樣了。

 

走下摩天輪的那一刻,蘭幾乎以爲時間在這裡靜止,再也不會流動。
不是摩天輪管理員沒完沒了的道歉,不是一邊破口大駡一邊向管理員索賠的乘客,更不是路人甲乙丙丁。
第一眼看見的,是新一。靜靜地站在路燈下面,準確無誤的等待的姿勢。
燈光打在臉上把平日裏幾許狡黠繼續靈動的綫條渲染得無比柔和。

-お帰り。
-ただいま。

微笑,春暖花開。

 

走出遊樂場的時候正好是十二點,鐘聲有條不紊地敲著,十二下,不多不少。
“呐,新一。”
“嗯?”
“生日快樂。”
2000年5月4日。你,十七嵗,新一也是十七嵗。
可你不是新一,我也不是蘭。

 

毛利偵探事務所

“謝謝你喲,柯南。
“那個時候,你是爲了讓我恢復記憶,才那樣說的吧。”
“诶?”
-因爲我喜歡你。我比地球上的任何人都喜歡你。
“啊,呃,好像是的...”
“對吧,我就知道。畢竟我們的年紀差太多了嘛。
“不過,我很高興哦。晚安。”

劇終。

------

蘭,你這個笨蛋。
微笑著關掉電視。

“呐,新一。”
“嗯?”
“那天,你爲什麽要等我呢?”
“呃...嘛,Need not to know.^^”意味不明的笑。
-你不說,我也知道。

你是新一,我是蘭。沒有柯南,沒有毛利叔叔沒有黑黑的平次,也沒有怪盜KID。
我們之間永遠只有最普通最平常的故事,連一次意外,都不曾發生過。

那,又有什麽關係呢。

-Fin-


@ 18:47:00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