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第六期]毛綫。  -  [ 命研。   ]

毛衣是红色的。

他看见那一根一根交错纠缠成衣服形状的毛线,于是想起故乡那个笑容清澈的女孩子。她头发上红色毛线扎成的结在北方安静的风里飞舞。

这里是南方潮湿的城市,没有干燥却温暖的风,于是毛衣从衣柜里取出来时都带着刺鼻的霉味。

毛衣是母亲从北方寄来的。一如既往的柔软的触感。透过那些细密复杂的纹路可以看见一双苍白的纤细的手,在午后白色的阳光下有节奏地转动手中的毛线针,膝盖上的毛线球便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

而那个乖巧温顺的女孩总是静默地坐在母亲身边看着,替她整理线头,然后把多余的毛线剪成合适的长度,扎成各种各样的结戴在头发上。

他也以同样的姿势安静地坐着,看着她,于是那些美好的结在他眼睛里开出大片大片灿烂的花朵。

 

哦我的神写个毛线。这么写太恶心了。=v=

毛线这种KUSO的东西果然是文艺不能的鉴定完毕。

而我居然更加KUSO地想把它写成家庭伦理故事我真可怕。>_<

于是我终于光荣地当了次第一个交作业的人哦也。麻小花第二次不认真作文达成,然则我相信一定有人字数比我还少捏哈哈哈。


@ 18:42:59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