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第三期]笑點。  -  [ 命研。   ]

笑点·冰雕传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你脑残。

冰雕原本不叫冰雕。在那些最初的年代里,我们叫他刀疤。
刀疤是个意气风发的热血少年。

多年后的今天,当刀疤在云大的校园里无所事事无聊得想死的时候,他回首自己十八年来的岁月,发现他这一小生,自幼儿时代就在冥冥之中与云大结下了不解之缘。
刀疤的幼儿园就读于云大附属幼儿园。
刀疤的小学就读于云大附小。
刀疤的初中就读于云大附中。
刀疤的高中仍就读于云大附中。
于是,刀疤的大学理所当然毫无悬念地进了云大。

初踏进云大的刀疤君带着未成年人的懵懂观察这座荒凉的山头,然后在心里勾勒一场青涩美好比百合还美丽比BL还纯洁的爱情。
于是刀疤真的很快便恋爱了。而少年刀疤“刀疤”的称号也便是由这场惨烈的还未开始就被扼杀在摇篮里的爱情而来。
我们已经无法考证刀疤君当时爱上的姑娘姓甚名谁,唯一可以证实的是,她是一位集LOLI御姐于一身并且一定能穿得上刀疤君的歌特LOLI女仆装的细腰少女。
是的你没猜错,刀疤同学一直觉得自己是童话里那个拿着水晶鞋到处寻找灰姑娘的王子,而那套腰身细得是个正常人都穿不上的女仆装便是他的水晶鞋。

关于冰雕,哦不,刀疤君初次遇见他的细腰少女的时间和地点,我们忽悠忽悠记者团仍在追查中。所以,这里我们要重点叙述的是刀疤同学左边眉毛上那条三寸长的骇人伤痕是怎样留下的。


那天风和日丽,阳光以四十五度角文艺地穿过云层。这个下午刀疤君骑着他心爱的单车驶过城市喧嚣的大街,风从他耳边呼啸而过。
是的,刀疤君有时候是个很文艺的少年。他热爱飙单车的时候那种整个世界快速倒带的感觉,这让他觉得自己仍然年轻,热血沸腾,而生活非常美好。
更加美好的是,当刀疤骑车穿过端仕街的时候,他看见了他心仪已久的细腰少女。她正小口地吃着小锅米线,动作端庄迷人。

说时迟,那时快,这个时候忽然霎时间刮起了大风,天昏地暗,飞砂走石。原本碧蓝如洗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整条端仕街陷入一片黑暗。
刀疤在狂风中首先想到的却不是他心爱的单车有没有被风吹倒。他非常挂念他的细腰少女有没有被风吹走。她是那么纤细,怎么经受得住狂风的折磨呢?
这时候,一顶假发却迎着风劈头盖脸地向刀疤砸来。那假发做工精致,卷曲却不纠结,光滑闪亮,像极了那细腰少女的秀发。
于是刀疤连忙向米线店望去。果然,细腰少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光头少年,正焦急地四处寻找什么。

刀疤怯生生地走过去。
“啊喏,请问,有没有见到玛诗如...厄不,我是说,请问有没有见到一个卷发少女?”
下一秒钟刀疤便后悔了。只见那光头少年气势汹汹地一把抢过刀疤手中的假发,迅速套在头上。
“什么玛诗如,老子不是受!”
说罢便扬长而去,留下刀疤呆在原地孤零零像风中飘落的树叶。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故我们不得而知。只是刀疤君第二天来学校时眉毛上已经多了块大号的创可贴。有人说他们看见少年刀疤那天骑车时一直魂不守舍,最后不慎撞到电线杆,人仰车翻。但因肇事现场无明显事故痕迹,我们无从调查。
而刀疤经历了这次事件后,整个人全身心地迅速冷却了下来。后来的某一天,刀疤从电影里面学到一句美好的台词:我要把这里变成一座大~~~~~~~~~~冰雕。从此他便有了冰雕君这一称号。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笑点:冰雕的刀疤蘑菇的假发。以上。)


@ 18:33:44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