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June。Queen。  -  [ 呓語。   ]

每次都要等BLOG長草了我才來殺草,好懶呐。不過再不寫點什麽我恐怕又什麽都寫不出來了。
那麽,來寫吧。XD

我記得去年的時候我就在日誌裏說過,沒事的時候我總是喜歡思考,去年的這個時候,自己,在做什麽。這樣想著,我就會覺得生活其實是一個輪回,轉一圈,我們從快樂走到悲傷,終究還會再走回來。

於是便有了下面的回憶錄們。

=================================================

(純白之死。寫于2007年6月9日。)

2006年05月18日。

“Kira,ありがとう。
还有,生日快乐,祝你幸福。”


2006年06月05日。

“没什么只是高考前最后爬上来写篇日志而已。
放掉一些东西才能发现另一些东西,我确定。
你可以说我语无伦次可我只是想说一些我临时体会到的废话而已。
我想我的心里肯定是一片荒原。那里贫瘠没有花草,树枝干枯,土地龟裂,死寂得甚至没有一丝风声。
然荒原始终是我喜欢的意象。如果不能让它长满繁盛的植物,我宁愿让它一直这么荒芜下去。
最后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祝我高考顺利。阿门。”


2006年06月10日。

“民中门口的马路对面就是龙潭公园的后门。这个公园很不错,草坪很绿很整齐,绿树成荫,池塘里面有很多很多的鱼(市中心的那个XX公园里面鱼已经绝迹了)。
6号下午天空很蓝很晴朗,那天我仰望天空仰望了很久,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到外省去读大学,就很难再看见这么蓝的天了。我想考试那两天我可以早早地来,然后在公园里晃悠一直晃到考试前半小时再进去,然这美好的计划第二天就立刻宣告失败了。
从6月7号开始下起很大的雨,一直下到10号口语考试结束才停。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暗示。
我考试的考场在新教学楼的一楼。门外的走廊视线很好,放眼望过去可以看到城市大片大片的楼房。
我的座位是教室靠窗的墙角,窗户很大很明亮。窗外是一堵很高很高的墙,墙上爬满了爬山虎,还有很多紫红色的叶子花。
我就在这样的地方度过了9个小时。9个小时里我的耳边不断响着雨水砸在防盗笼铁窗上的声音。
我听这这样的声音,心里却特别地安静,安静得听不见监考老师宣读的考场守则,听不见开考和结束的铃声,听不见试卷翻页时的声音。
很久以前,我记得井上织姬曾经说过,雨,是把毫无关联的大地和天空联系起来的物质。我很喜欢这种说法。正如我喜欢雨一样,云南的雨和它的天空一样干净,每一次下雨都会洗掉一段过往。
我就要离开,带走的东西,越少越好。
草说不管怎么样,最后我们一定会到上海去。我相信。”

你看,我曾經那麽堅定地以爲,我可以走得很遠,離開這片藍得耀眼的天空離開那個小卻溫暖的城市離開北緯27°的一切,而最後,我和我的姑娘們終究沒有踏出這片高原。136公里便是我們一生一次的跋涉,我們的失敗是這麽的徹底。


2006年07月18日。

“最近两天一直会下阵雨,很突然地,前一分钟还是一片寂静,后一分钟听觉里已经充斥着滂沱的雨声。
听着这样的声音,却觉得世界反而安静了下来。浑浊的空气开始变得清新。
云南的雨,其实和它的天空一样纯粹。
一直觉得,{Broken Wings}里,其实也有很重的雨味。
我果然是听不得这曲子的。
星期二和草一起去拍一中的照片,拍了很多,我们几乎走遍了学校的每个角落。
依然没有已经毕业了的感觉,看着那些背着很大的书包走进学校的高中生,忽然觉得自己一下子苍老了。
我以为,我不会怀念这个学校的。”

從什麽時候起,我們失去了所有的榮耀。
一中的孩子身上都有一股王者的氣質,就算不用穿校服佩戴校徽,考場上你仍然可以一眼就辨認出我們。
那種站在所有人的頂端,自信滿滿的微笑。因爲高考之前,我們沒有經歷過失敗。
一中教學樓一樓大廳裏永遠有4塊很大的宣傳欄,上面從不粘貼其他東西,只貼每年高考結束后被各個大學錄取的學生的名字。
曾經,每一次站在這些宣傳欄下,我們都會覺得,自己離夢想是這麽近。而現在,我終于不敢再擡頭去看它。
只是學長學姐們太善良,不忍告訴背著夢想苦苦企盼著大學生活的我們,高三是我們最後的青春年華。


2006年07月19日。

“My broken wings,still strong enough to cross the ocean with;
My broken wings,how far should I go drifting in the wind...
每次写下这两句歌词,心里都会很难过很难过。
我想我这一生都不会再找到比这两句更能让我心疼的歌词了。”


2006年07月26日。

“7月25日的下午,重本录取结束,二本开始录取的前夕,我自虐地在耳朵上打了个洞。蚊子说一般人的情况都会跟我相反,打了洞的那只耳朵会比较红,然9个小时里,我的右耳却再也没出现过半点血色。”


2006年07月27日。

“这个世界,永远不允许失败者的存在。无论付出多少,牺牲多少,舍弃多少,在失败面前,我们的取舍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是的,失败是那么绝望的一个词,所以卡罗才会那么不顾一切地追求胜利,所以我才会那么自欺欺人地相信着小草的话,她说,我们还有希望。
我们还有希望,是的,我曾经以为,这句话就是我在漫长的等待里最大的救赎。
我和草说,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太黑,容纳不下我们,那我们就去山里当野人。远离了所有的虚伪,假意,阴谋,算计,轻轻松松地过一辈子。
可这一切都注定只能是我们美好的臆想。我们的生命已经被太多的东西束缚着,永远也无法挣脱了。”

昨天夜裏,忽然夢見阿斯蘭,夢見吉瑪特的大麻花,夢見牽著的陌生的手不離不棄,夢見誰和誰溫柔的臉細碎的微笑。
我還夢見自己騎著單車碾過梧桐綠得繁盛的街道,昏黃的路燈故人放縱的笑聲。
夢見數學課打瞌睡打得一塌糊塗,同桌TTT費力地把我弄醒然後狠狠地瞪我一眼,嘴角卻是無奈的上揚的弧度。
夢見4班教室后墻上貼滿照片的城堡,夢見9月1日倉皇南飛的鳥群。
不想醒,明明夢境裏的一切才應該是我的生活,而洋浦的這一年是一場夢。
我就是要這麽本末倒置地生活。高考一周年紀念日,其他孩子都若無其事地上課放學做作業,只有一中的孩子在憂傷。
帶著空洞的眼神迅速地蒼老,只是我們太心高氣傲。

蚊子和曼母的媽媽都說,她們今年又回民中,看著那些年輕的孩子們背著夢想上戰場。
她們仿佛看見了去年的我們,帶著幾許緊張,幾許興奮,幾許期盼,抖動著羽翼準備飛翔。
汗水滴落在答題卡上,多少默默的付出隱忍的努力化作碳素筆尖的一筆一劃,寫在橫格子的空隙裏,再也收不回來。

夏天總是下很瓢潑的雨,因爲夏天的淚水太多太滂沱。
純白已死,我們,回不去了。

(-Fin-)

=================================================

[A。]

六月又到了,仿佛又聽見了漫天漫地的滂沱的雨聲。
羽毛和《Broken Wings》是不變的主題。

開始為很多事情忙碌起來了。Nuendo和FL Studio,4TH和5TH,7月底的Live,CET4,還有緊接在CET4後面的期末考。縂想著有什麽事要做便不至於無聊,其實只不過是害怕由無聊衍生出來的空虛和絕望罷了。
絕望真是個可怕的詞,我用了近兩年時間來試圖擺脫它,可我知道,我現在尚未成功。


[B。]

星期一下午體育課考800米。
本來討厭800米討厭得要死,前一分鐘還詛咒老天趕快下暴雨,后一分鐘聽見梟半開玩笑地一句話,臉色立刻變了。
“呐,這次是我們人生中最後一次800米考試了喲。”
最後一次了呀,必須要認真對待了。
那麽,第一次800米,又在哪裏呢。
時光倒退六年,初二的夏天,白光已經模糊了的容顔。凶得像要吃人的體育老師,和痕痕那些迷幻詭異的故事。
梧桐樹下的沙坑跑道,一圈只有250米小得要死的操場,每天下午放學跑三圈,因爲學習成績是班裏前十名所以跑在倒數十名就要被體育老師罵。
有時候爲了趕回傢看6點檔的動畫找各種理由請假,最後老師怒了扔下一句“中考體育拿不到滿分不要來見我”揚長而去。
體育課照舊認真練習。

找不到了。3分10秒,中考成績單上的數字定格。

直到老師的一聲“跑”,右腳踏出起跑綫,周圍的時空扭曲。
是區三中巨大的足球場,陰天,上午,太陽被厚重的雲層遮住了模樣。
第一圈勻速,第二圈加速,一邊告訴自己不能輸,一邊回想那個兇得像要吃人的體育老師的話。
第二圈卻怎麽也加速不起來。3分40秒,沖過終點綫時仿佛看見體育老師鐵青的臉。
就這樣落幕了。

[C。]

後天高考。

夏天的惡趣味是穿很休閒的夏裝冒充高中生。
只不過,還是不一樣的。你看到我的眼神,就知道我已經不再是高中生了。
堅定,不迷茫。
夏天倒塌的純白年代裏最後的信仰。

前些天和高一的表弟發短信,表弟說,姐,好羡慕你呐,那麽悠閒的大學生活。
是啊,很悠閒。
再也不用早上六點四十掐著鬧鐘準時起床,再也不用爲了趕早自習玩命似地把單車騎得比公交還快,再也不用因爲把校牌系在鞋帶上被保安叔叔罵,再也不用趁早自習老師去查別的班的時候偷偷打瞌睡,再也不用抱怨每天下午放學該死的兩遍廣播體操了。
沒有了寫著高二3班4班8班文科A班的教室,沒有了滿桌子滿抽屜的課本和習題,沒有了月考和每天晚自習的模擬試卷,沒有了會在你上課睡覺時爲怎麽叫都叫不醒你抓狂的同桌,沒有了后黑板每天一跳的倒計時牌。
我寧願不要這麽悠閒。

[D。]

某個噁心做作的文藝青年曾經這麽寫過。
當你達到某個年紀的時候,你就會聽見自己身體裏,某一种類似沙漏的聲音。那是你的青春和妄想,正在飛快流逝。

我真的聽見了,那些細碎的沙子在黑暗中以一种越來越快的節奏自由落體,我沒有辦法停止它們。

[E。]

今天又下起雨來。
像輪回一樣,從高考那年開始,每年的這個時候,瓢潑的雨聲總是把天和地都渲染得悲愴起來。
像一首憂傷的奏鳴曲,聼著聼著,不知不覺已經淚流滿面。

不要哭啊,我在這裡。學會了塵封和忘記,獨自蕭索地生活。
念念不忘的失去了的日子們。
仿佛在雨聲中聽見文鳥迁徙,大陸漂移,荒蕪的城邦沉入大海深處,太陽的光芒隱沒進茂密的叢林。
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致。

[F。]

最近一直在聼的歌是Stephanie的《Because of you》。

because of you  今 ここに僕は生きている
ずっと 本気で向き合ってくれた
「ありがとう」のコトバ心から
響かせ 贈るよ

一聼就會很有勇氣的感覺。

VJ說,六月屬於流月,加油。
要熱血起來。>_<


@ 18:53:13  |  引用_0   |  编辑

 


  Comments

RP问题...
之前的那地方的速度居然恢复了...太神奇了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TVT
 回复 V.I. 说:
我。。。我果然BLOG杀手- -
(2008-06-16 20:32:01)
V.I. () 发表于 2008-06-16 18:49:39  [回复]


哈哈,我也来留给脚印.这里的速度快多了噶.
 回复 蚊子 说:
恩恩就是因为以前那个太慢了我才换呢-.-
(2008-06-16 17:20:12)
蚊子 () 发表于 2008-06-16 15:59:21  [回复]


来给麻花捧个场~
 回复 河豚 说:
欢迎欢迎= 3 =
(2008-06-16 17:20:33)
河豚 () 发表于 2008-06-16 13:37:40  [回复]


弄清自己的目标,努力向前看,勇敢去面对,会发现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你接受生活,生活接受你,反过来也一样.
接下来一星期好好努力吧.HOHO
 回复 V.I. 说:
TVT 还有5天C4。。。要疯了
(2008-06-16 12:05:13)
V.I. () 发表于 2008-06-15 17:31:17  [回复]


於是,又一個輪回!
把悲傷藏在心里,把快樂寫在臉上
 回复 另一個我 说:
= 3 = VJ乃換ID也沒用的我看得粗來喲
(2008-06-14 20:07:13)
另一個我 () 发表于 2008-06-14 04:41:41  [回复]


哦哦哦,搬了啊
之前那地方抽到IE死机了=.=
 回复 你猜XD 说:
还用猜么-。-
肯定是VJ~
(2008-06-13 12:47:55)
你猜XD () 发表于 2008-06-13 10:46:57  [回复]


你咋個一搬來也是這個模板囧.
 回复 lavender35 说:
你也是?=v=
果然有姦情=。=
(2008-06-12 23:17:47)
lavender35 () 发表于 2008-06-12 20:34:39  [回复]








 

+Calendar+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小野病玛丽苏,又中二又宅腐,没出息没梦想,高不成低不就。 Si deus me relinquit, ego deum relinquo.
+Sorts+
+Articles+
+Vestiges+
+Comments+
+Archives+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