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2009-03-30
  问卷强迫症。  -  { 人間。 }


11.您看同人文的时候,有没有选择文的标准?
有啊,脑残文PASS,小白文PASS,生子文PASS,角色性格颠覆的PASS,雷人CP(比如妙冰,撒妙)PASS,刚挖了坑就弃坑的PASS,小受性格女性化的PASS,只有H或者SM情节苍白甚至几乎没有剧情的PASS,1K字以下的PASS...(我还是很挑食的,默|||||


12.您是否喜欢同人胜过原创?为什么?
是,角色的有爱度直接决定了文章的有爱度。


13.您对于RPG风格的文章怎么看?
要看主角是谁以及怎么写了=。=


14.您最喜欢的招数是哪招?
天舞宝轮。


15.原著中,您最喜欢的一个镜头是?
米罗把加隆戳得泪流满面=。=


16.您最感动的一个镜头是?
忘记了,在北欧篇,记得当时哭得一塌糊涂,应该是斯多巴多回忆童年的时候。


17.您觉得最不可忍受的一个镜头是?
每次白鸭子出拳的时候一喊“吾师卡妙”就想抽它一耳刮子。


18.您觉得原著背景的同人创作和脱离原著背景的现实原创哪个更加吸引您,为什么?
脱离原著背景,因为原著不管是撒米还是米妙都注定是悲剧啊T T


19.您看过的最虐的文是哪篇?
虐心的啊,《清风明月会相逢》,《暗香》,后者更揪心一点=。=


20.您最喜欢哪篇文里的米罗?
《无人生还》。


21.您最喜欢哪篇文里的卡妙?
《Unbroken》。

@ 00:07:00  |  Comments (0)

 
2009-03-27
  Mu。  -  { 刺青。 }
Tag:


唔忽然想起来穆的生日了。
上次写点什么庆生的时候已经是6年前,一眨眼的事儿。
那时候迷SS迷到不能自已,本想每个黄金生日的时候都写点什么,结果从小鱼开始到穆就断了,我还真没毅力,笑。

时隔6年我又开始迷SS迷到不能自已。正好在死机姐的诱惑下嚎了新歌,正好又到了穆的生日,于是顺手拿来庆生好了。我真欠抽。
看,当时14岁的我仰望着20岁遥不可及的你们,现在我却和你们一样大了。
我总是重复着这句话,以表示我多么的不想长大。可慢慢的,我终于要比你们还老了。

总之,生日快乐。
悄悄地告诉你,虽然我是那么那么的爱米罗,可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哦,至少比喜欢卡妙更喜欢。

 

Restoration~沈黙の空~

作詞 KOTOKO
作曲 C.G mix
編曲 C.G mix
歌 流月
和聲 流月


Fenbei Online:http://music.fenbei.com/13940455

YYFC Online:http://www.yyfc.com/play.aspx?reg_id=1776522&song_id=2617444

...

@ 23:27:10  |  Comments (0)

 
2009-03-25
  The Peregrinatio。  -  { 幻象。 }


这是怎样一个故事。阅读着它,就像有一百万条蛆在心口缓慢地爬。它们彼此挤压,蠕动,心脏痒得难受,莫名的烦躁,厌恶和蔑视连绵不断地翻涌上来。
终于你受不了了,手指深深地戳进胸腔,狠狠地挠了挠那团拳头般大小的东西,指尖触摸到那些滑腻的爬虫们,于是它们加快了挤压和蠕动的速度,惊恐地想要逃开。
你把它们从心脏赶走了,它终于不再发痒,只剩下疼痛。你把手从胸腔抽出来,你以为你胜利了,激动的欢呼声几乎要冲破喉咙。
可你看见了指尖光亮的黏液,血丝稀稀拉拉地挂在上面,暗得几乎发臭。
然后你感到那些蛆其实并没有消失。它们顺着动脉爬进了你所有的血管。曾经被压缩在拳头般大小的空间里的蛆们终于获得了自由,它们贪婪地吮吸着你的悲伤,慢慢变得肥胖,于是卡在了狭小的通道里,不能进退,只能挣扎。
所以痒的感觉又回来了,并且蔓延到了全身。你只能拼命地,用尽全力地去抓自己身上一切能抓的地方。你抓破了你的每一寸皮肤,一条条肥大的蛆从伤口里掉出来,和你的血一起跌落在地上,再也不能在你身体里作怪了。
于是你终于感到满足。

Ken,从头到尾你都只是马戏团里最丑陋最拙劣的小丑。你没有精致的面具,于是便拼命地往脸上涂抹厚重的油彩,油墨混杂着你头发上洗发水的味道发出奇怪的恶臭。
可是这样丑陋的你,竟然想去勾引只喜欢漂亮男孩的C,你知道自己有多难看吗。从一开始你就输给M了。你不知道他比你更爱他,你更不知道他有多么爱他。他是他的英俊天神,而你只是他感冒时候擦鼻涕的手纸罢了。你还记得他最后一次说给你听的不断重复的遗言吗,你听不懂,不管你多么不甘心多么无奈多么嫉妒,可你就是听不懂。因为那只属于C和M,那是他们俩的秘密,是结界,你永远也插足不进来。C把他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M,留给你的只不过是个风烛残年病怏怏的背影而已。你知道吗,C最后要离开的时候,会记得的一定是多瑙河里金色的太阳,是维也纳细碎的雨,是M带着青草味道的怀抱M嘴唇的温度,但永远不会是你。
你不过是一个大学里随处可见的自作多情的暗恋漂亮教授的穷学生罢了。
Ken你不知道我有多么讨厌你。你是那样自私,你根本不爱C,只是想满足自己。你看见他身上某个角度和你妈妈奇妙地重合,于是你追逐着那个幻影夺走了他最后的时光,本来应该只属于M的时光。可是你到底得到了什么,C用来宣泄寂寞的拥抱还是那一登山包厚重的资料?小偷窃走了他留给你的最后一点东西,你终于一无所有。

血喷得太猛烈的话,自己会止住。慢慢地,肉会长起来。
你永远也比不上M,因为你让它慢慢地长起来了。而M,我那傻傻的天神般英俊的种马,他把伤口泡进温热的水里,于是它们一点一点从手腕里溢出来,开出了鲜艳的花。

@ 20:00:20  |  Comments (0)

 
2009-03-20
  庸人自扰。  -  { 幻象。 }


好吧最近米妙看得有些走火入魔了。败了两套同人志,《空城·如月之恒》和《May it Be》,然后捶胸顿足地后悔错过了已经绝版的《Awakening鸠》和清风明月纪念册。
回头看看02,03两年打印的厚厚一摞同人小说,终于意识过来原来AK也好,亮光也罢,绕了一个大圈回来,最爱的还是米妙。
确切地说,是米。

事实上我一直觉得卡妙是米罗的一个劫。又或者说SS里瓶子都是蝎子的劫(想起LC的尤尼提就想掀桌,XX的手代木你竟然自己拆自己的CP!殴打)。架空也好原著背景也罢,敢情作者们都习惯了虐妙身虐米心,清一色让妙领便当以达到折磨米的目的。
一个死了一个活着却生不如死。米罗甚至来不及知道自己是不是卡妙心里最重要的人。

蝎子有意瓶子无情,我真想把这句话供起来然后把白鸭子的头像钉在墙上当靶子射飞镖玩。

于是索性赌气一样地萌撒米去了,从《Unbroken》到《怪癖》,看来看去总觉得哪儿别扭。那天被《星之界》虐到不能自理了半开玩笑跟水水说,干脆让米罗跟艾欧里亚CP好了,小艾一看就是个好男人。
却依旧厚着脸皮地刨米妙同人,别的CP看都懒得看一眼。
我还真是贱。

所以说天蝎B都喜欢和自己死掐么。明知道换了任何一个人带给自己的幸福都比卡妙多,米罗却非要一棵树上吊着。明明米妙BE文已经看得心绞痛胃抽搐,却还是欲罢不能。就算到最后米被妙折磨得心力交瘁,还是要自欺欺人地翻到前面几章对自己说,看,他们其实还是有美好的回忆的。
自我安慰在心里无限膨胀,几乎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前天看见阿摆在清风明月的评论里写了这样一段话。

“做了个梦,梦到一个扎羊角辫的孩子问他:你为什么要笑?
  他说:因为想到一个人。
  那孩子继续问他:那你为什么又流泪?
  他说:因为想了起来,就再也停不住。”

难过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今天公共经济学课间休息的时候,老师竟然破天荒地用PPT播放了一则短小的童话故事。
很俗套的王子公主的剧情,故事讲完以后再传统地总结一下寓意。
扬着眉毛准备吐槽,画面却一翻,看见那几句滚动着的红字,一下子忘了想要说什么,连忙趴在桌子上,把头埋进手臂里不敢抬起来。

“逃避不一定躲得过,得到不一定能长久。懂得放心的人找到轻松,懂得遗忘的人得到自由。”
闭上眼睛,黑暗中幽蓝的线条慢慢勾勒出米罗落寞的脸。

@ 03:06:33  |  Comments (3)

 
2009-03-13
  老娘莫非是天生勾引盗版体质?(续)  -  { 沫境。 }
Tag: 夏天 SEED


NND居然跟我玩字数限制。。。2W多字的文都贴不完大巴你自裁吧,怒。
于是继续=v=

冤大头:《夏至未至》。
写作动机:KISEED爬山祭,以及对菊花酵母《1995-2005 夏至未至》的吐槽。
完结日期:2005年4月29日(当时老子上高二,NND真年轻=v=)
爬山祭话题:男生?女生?
时间:GUNDAM SEED剧情之前。

看之前请照顾好你们抽搐的胃。=v=


Chapter 9

阿斯兰:我终于告别了那些占据我整个童年所有的幸福和快乐,那些梧桐、那些樱花、那些迷迷糊糊的日子、那一个个花开不败的夏天。从离开月球的那一刻起,阿斯兰·萨拉就不再是那个整天和基拉一起逃课、一起玩电脑游戏、上课一起睡觉、打羽毛球总是输的阿斯兰,他是PLANT最高评议会议员帕特里克·萨拉家优秀、冷静并且沉稳的贵公子。
离开月球的时候我带走了和基拉在一起时所有的照片,看见他明朗的笑容我就会觉得很难过很难过。
基拉你会不会永远记得我?

C.E67年的圣诞节,我曾经许了两个愿望。一个是长大以后要像父亲一样成为PLANT最高评议会的议员;另一个是阿斯兰要和基拉一直一直在一起,永不分开。
基拉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于是那个时候我万分庆幸第二个愿望没有说出来。可我知道就算不说出来它也一样不可能实现的。就在平安夜的前一天,父亲很难得地从PLANT来到月球,叫我四月份回去——他仅仅只在月球停留了一个下午,然后又匆匆离开,就像一个上司理所当然地对他的部下发号施令,完全不顾虑这个部下的感受。他并不是来看我的,六年来他从来没有专程到月球来看过我。不过我习惯了,无所谓。
就是这么匆匆的一个下午,就剥夺了我所有的快乐。
父亲转身登上穿梭机那一刻,我看见从前那一幅幅明亮的童年在我眼前分崩离析,那个愿望仅仅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那天晚上烟花开得格外斑斓,仰望它们的时候像是在仰望庞大的幸福。看着那些烟花盛大地绽放,再突兀地消失,我忽然觉得心里很难过。这是我最后一次在月球看烟花了吧。我站在基拉身后很小声很小声地问,如果我离开了,你会不会记得我,会不会记很久?我知道基拉一定没有听见,可看见他转身的时候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外涌。我拼命拼命地把头往上仰,拼命拼命地强迫自己大笑,于是它们就在眼眶里冻结了。
眼睛很痛很痛。

告诉基拉我要走的时候我尽量把话说得听不出一丝情绪,仿佛事不关己一般。我想让自己装得很轻松很释然,可一抬头我还是看见基拉一脸受伤的表情。我以为他一定会哭着打我,然后说阿斯兰你这个始乱终弃的家伙,打得很轻很轻;然而他只是不停不停地往太阳升起的反方向跑,跑得很快。我从来没有追上过他。
我和基拉的距离越来越远,终于高烧强迫我趴在了雪地里。倒下去的时候我后悔自己没强行站稳,原来雪是这么刺骨的物质。
在我的估计中基拉这个时候应该会赌气不理我,然而许久许久以后还是有一双温暖的手把我扶起来。恍惚中我看见基拉紫色的眼眸里闪着明亮的泪光,那一秒钟我已经哭不出来了,我只是一遍一遍很小声地告诉他,我真的不想回PLANT,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阿斯兰你真没用。

@ 22:53:15  |  Comments (2)

 

   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Calendar+
■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流月。

Ryutsuki。
昭和63年,11月的天蠍座。
B型血。
日翻&古风&同人歌手,偶尔乙女的腐女子,自卑主义者,(伪)文艺青年。
你所看见的无非都只是在陌生的时空里我所投影出来的虚像,因此无论你相信与否,我也不过只是个骗子而已。
另外,非主流谢绝。此处一切文字影像声音禁止复制转载,请自重。

+200×40 LOGO點此自取。+
+BGM:石川智晶 - 淚。+
+長年追逐的幻影們+
「SAINT SEIYA & LOST CANVAS」
      Saga×Milo / Milo×Camus
      Dégel×Cardia
「デュラララ!!」
      平和島静雄×折原臨也
「三国無双」
      司马懿×曹丕 / 孙策×周瑜
「仙劍奇俠傳四」
      慕容紫英×韩菱纱 / 玄霄×云天青
「ヒカルの碁」
      塔矢アキラ×進藤ヒカル
+微博+
http://t.sina.com.cn/ryutsuki
内有各种鸡血萌物欢迎偷窥勾搭=w=
■ +聲控+
おバカな話し沈迷中...

  • +CP組+
    DC/石保/葱花/S田肉村

  • +本命組+
    小野大輔/保志総一朗

  • +副命組+
    神谷浩史/福山潤/宮野真守/KENN/柿原徹也/吉野裕行/入野自由

  • +後宮組+
    杉田智和/諏訪部順一/中村悠一/森久保祥太郎/安元洋貴/鳥海浩輔/緑川光/関智一/梶裕貴/遊佐浩二/高橋直純/立花慎之介/日野聡/谷山紀章/朴ろ美/小林沙苗
■ +Sorts+
■ +Articles+
■ +Comments+
■ +Vestiges+
■ +マイニコリスト+
弱いな自分。 個人サイトはこちら: http://www.yyfc.com/1776522/ http://4352109.5sing.com/

由于自己的后知后觉属性,NICO更新率很低,请见谅=w=
■ +Mary Sue+
■ +愛しい人+

■ +Words+
■ +Archives+
■ +Links+
■ +Statistics+
free counters
  • 顆流星墜落。
■ +Sing Forever+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