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2009-01-26
  除夕。  -  { 呓語。 }


我一直以为事情糟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总是会好转的。我总是这么想着,所以可以若无其事地假装什么都不在乎,然后虚伪地对每个人笑。
笑到连我自己也分不清到底什么时候才是真实。

12点的时候外面到处都放起了烟花。
新家最有爱的地方就是不用出门,光是站在阳台上,就可以看见满城的烟火绽放。然后很多往事幻灯片一样地过。
爷爷奶奶站在身边跟我说小时候的事。我还只有八九个月大的时候,站在水电二中的教学楼上看烟花,那个时候我已经会开口说话。
如果一直都像那时候一样,看见烟花会愉悦地笑,手舞足蹈,把快乐传染给每一个人。
多好。

而我现在看见的只有那些短暂发光过的碎屑,在漆黑的夜空里迅速凋零,一如入冬以来我迅速凋零的头发们。
两个月前我病倒在家里的时候以为,没有什么会比现在再糟糕了吧,这个冬天。然而持续变坏的皮肤和不断掉落的头发却一再提醒着我,身体里的某一个底线在一点一点崩坏。
不可以这样啊,明明我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

想起从刚开始玩WOW到现在一直钟爱被遗忘者的理由。就算看上去有了人类的身体,却掩盖不住腰间,手肘和膝盖的枯骨。就算勉强和部落结了盟,却始终消不去内心深处那层巨大的隔阂。
抹不去的瘟疫的味道。一如我每个耳洞里迅速发黑的银耳钉不断提醒着身体里的毒素们。

不纯消失的时候心里空掉了一大截。
安慰不知所措的小冥月说,要积极,要往好处想,要相信她没有离开我们。
自己心里却也没多少把握。
明明前两天才和自己一起去看了赤壁下,一起欢乐地吐槽然后三言两语地腐着里面的CP们。却只是不动声色,或许将诀别掩盖在了若无其事之下,又或许根本没有要诀别的意思。
因为一切都只是虚像,未曾存在过,么。

仿佛如同不纯所说,像是有一条巨大的断层横亘在面前,逃不过,逃不过。
半吊子似的似懂非懂,却像是身处其境,吹过裂谷石壁的风削在脸上刮得生疼。
做不到不纯那么勇敢,做不到亲手斩断已经厌倦了的生活,就这么苟且地怯懦地得过且过地破罐子破摔地看着日子一点一点地变成指缝中间漏下来的细沙。
到现在为止做过的一切,或许都是徒劳也说不定。

然后烟花的声音慢慢停息了,世界安静下来,脑海里却冒出各种各样的声音。
最近时常感到自己的渺小,像是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接近着不知在何处的终点,却又忽然远离了,如此循环往复让人搞不清楚究竟是在前进还是退缩。
不知道自己能努力到何种程度。
却依旧要过下去,自欺欺人地对自己说,新的一年到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 01:21:14  |  Comments (2)

 
2009-01-15
  声。  -  { 呓語。 }


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外面一直响着烟花的声音。
就像春节提前到来了一样。
而事实上,距离期末考结束才刚刚一个星期,寒假才开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巴不得一天能有48个小时,我总是这么说。

冬天总是会做长而连贯的梦,于是冬天的睡眠时间也特别长。有时候思考速度跟不上动作,本能地对一些事做出反应以后,连自己也会小惊讶一阵,然后才想明白前因后果。
所以很多时候,刚说出去的话,话音还没落就已经后悔了。
于是某些并非本意的伤害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没有办法收回来,只能看它一滴一滴地砸在地上。
Out of control,最近似乎这样的状态越发明显了。

听见烟花的声音总是想起很多事情。比如说高一那年麒麟花园的喷泉,高二那年北市区的高架,高三那年家门口那条单车碾过了无数遍的马路,逆着时间倒数回去,便又是五个年头。
然后我想起了苏意。比如说在经历了巨大的失去之后,或许你会想着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痛并害怕着。可事实上,时间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止过,一晃眼,五年,十年,二十年,也就这么过去了。
直到你可以像被这个世界遗忘了一样,淡定地独自坐在苏家西院用那双已经看不见却依旧明亮着的眼睛看着满月时的月亮,说着那些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故事,年复一年直到老去。

其实我很讨厌这样的状态。
一个人在家里,只有电脑,电视,钢琴或者小说。看似可以有很多事情要做,日子被这样那样的List塞得满满的,实际上,却连开口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就算被你说是矫情我也要说,这样的状态,真的很寂寞。
然后这种时候脑袋里会飞速地掠过一些破碎的字句,把它们拼接起来,像读乐谱一样用手指在键盘上敲打,于是就有了你所看到的这些。
或许可以说是废话。

烟花声停止的时候某个地方一下子就变得空落落的。卧室的门正对着客厅的窗,冬天夜晚的风直直地灌进来,即使系了围巾脖子还是一阵一阵地发凉。
想把头发披下来,可一想起白天打扫屋子时几乎从地上沙发上床上收拾出了半垃圾桶头发便不得不作罢。一直很奇怪,自己的头发这么爱掉,可为何掉了这么多年头上的那些却依然茂盛着,没有半点减少的迹象。
于是脑袋里冒出了奇怪的比喻。那些以把我变成光头为梦想的可怜头发们,就算再怎么努力地掉着,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打完这排字才觉得自己的思维回路似乎跑到了另一个次元。
其实这不是我的本意。

最近变得特别爱羡慕别人。比如一年到头都有Live的帝都党们,比如一个星期可以跑去UGA HIGH一次的魔都党们,或者是一放假就可以到处跑的土豪们。
也有怨气横生地想自己为什么只能蹲在大山上。
想着想着又忽然明白了。如果不是在大山上,那么我便没有办法认识你,你们。
这样的话我宁愿不要生在帝都魔都了。

一放假日志总是写不长。
我是没有办法离开笔记本和文具盒的。因为只有坐在明亮教室后排靠窗的位置的时候,我才能写下大堆大堆的文字。
所以其实我是废柴。
以上。

@ 21:35:59  |  Comments (5)

 
2009-01-01
  Reborn。  -  { 呓語。 }
Tag: 新年


Reborn。

Dec.15-Dec.31。

[劫。]

每次流感的时候都一脸成就感对油条说看老娘是金刚不坏之身的我,终于在这个冬天倒下了。
我一再在以前的日志里说,六月和十一月是我的劫难我在劫难逃,于是月初我的硬盘像是迫不及待要验证这个诅咒一样坏掉了,丢了160G回忆的我又在月底产生了若干流感季节可能引发的症状。
不过还好,今年遭殃的终于是我自己,而不是身边的人们。

上一次打吊针似乎已经是小学四年级的事了,尽管生活如此毫无规律身体却意外的好。然而从高中一直积累下来的亚健康状态终于在这个冬天达到了临界。狠狠地诅咒了打个吊针要两百多块针水钱的土匪医院然后被迫关在家里养病,不可以出门不可以吹风,一关就是两个半星期。
比较明显的是感冒发烧和支气管炎。打针回来第二天39.9°的体温把父上吓得个半死,说两句话就要咳一通的状态让叫嚣着12月结束前要还各种伴奏债专辑债合唱债的我又当了一次骗子。
(嘛,总之不会坑的我保证,于是诸位请耐心等待。(殴)

好在离期末考复习阶段还有一周的时候终于有了好转。
好歹傍晚出门走两圈散个步没什么问题只是头会有点痛了。
好歹能坐公交进城只是一堵车便会晕车了。
好歹不用穿得像头熊一样坐在取暖器旁边只是晚上冷风一吹还是会发抖了。
好歹可以忍住呼之欲出的咳嗽把井上麻里奈的《宝石》录下来只是没有办法控制气息了。
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完全好起来。

星期一终于回学校了。爬六楼爬到腿酸,写字的时候手上完全没有力度,山上的空气里总是嗅到瘟疫的味道。
明明才半个月,世界却仿佛陌生了一大截。

[空洞。]

一个人在家里的日子,无聊得除了蹲在电脑旁我再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打发时间。
因此两个星期的禁闭几乎忘记了站起来以后怎么走路。
像个残疾人一样。

WOW台服。D.Gray-man。Naruto疾风传。第三遍仙四。第五遍圣传。十六叶记。
在游戏里用繁体字跟人说话怎样都觉得别扭。诧异自己为何一点都不讨厌鸣人这样总是闹笑话吵吵嚷嚷的主角反而越来越喜欢。看见夜叉总是想起星刻看见阿修罗王的M发型就忍不住心疼阿修罗城的发胶贩子们。
我已经无聊到一个境界了。
却依旧会沉溺在那些并不存在的世界里无法挣脱。

玩仙剑系列(仙二是啥可以吃么)的游戏,每一遍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忍不住去仔细看紫英和奚仲的每一句对白,直到看见文字背后所有被掩藏了的感情。忍不住在每次天河耍宝的时候和菱纱一起被囧到。明知道结局只有一个还是到处跑支线攒材料试图打出不同的结局。第一遍通关时没什么感觉的玄霄,现在却忽然想要心疼起来。
谁持剑徐来正自风采,谁只识花开不识松海。
或许是因为和姑娘们一起唱了《双生辞》的缘故吧。去年这个时候第一次通关时写了三分之一的小说应该找个时间填掉了。

然而闭上眼睛,想起的不是紫英,而是亚连明媚的脸。
神之道化,小丑面具,巨大的爪子,宽容,仁慈和救赎。
总觉得动画不应该就在这里完结。那么多东西还没有交代清楚,怎么可以就这么断掉。
心里却无数次希望漫画完结的时候,迪奇依然还活着。
要命的直觉总是让我潜意识里认定故事将会以悲剧收场,于是或许停在这里未尝不可。一切看似结束其实还没有开始,便不会流血不会有人死掉。
我其实是GOOD ENDING控啊。

@ 01:20:00  |  Comments (5)

 

   共1页 1

 















 

■ +Calendar+
■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流月。

Ryutsuki。
昭和63年,11月的天蠍座。
B型血。
日翻&古风&同人歌手,偶尔乙女的腐女子,自卑主义者,(伪)文艺青年。
你所看见的无非都只是在陌生的时空里我所投影出来的虚像,因此无论你相信与否,我也不过只是个骗子而已。
另外,非主流谢绝。此处一切文字影像声音禁止复制转载,请自重。

+200×40 LOGO點此自取。+
+BGM:石川智晶 - 淚。+
+長年追逐的幻影們+
「SAINT SEIYA & LOST CANVAS」
      Saga×Milo / Milo×Camus
      Dégel×Cardia
「デュラララ!!」
      平和島静雄×折原臨也
「三国無双」
      司马懿×曹丕 / 孙策×周瑜
「仙劍奇俠傳四」
      慕容紫英×韩菱纱 / 玄霄×云天青
「ヒカルの碁」
      塔矢アキラ×進藤ヒカル
+微博+
http://t.sina.com.cn/ryutsuki
内有各种鸡血萌物欢迎偷窥勾搭=w=
■ +聲控+
おバカな話し沈迷中...

  • +CP組+
    DC/石保/葱花/S田肉村

  • +本命組+
    小野大輔/保志総一朗

  • +副命組+
    神谷浩史/福山潤/宮野真守/KENN/柿原徹也/吉野裕行/入野自由

  • +後宮組+
    杉田智和/諏訪部順一/中村悠一/森久保祥太郎/安元洋貴/鳥海浩輔/緑川光/関智一/梶裕貴/遊佐浩二/高橋直純/立花慎之介/日野聡/谷山紀章/朴ろ美/小林沙苗
■ +Sorts+
■ +Articles+
■ +Comments+
■ +Vestiges+
■ +マイニコリスト+
弱いな自分。 個人サイトはこちら: http://www.yyfc.com/1776522/ http://4352109.5sing.com/

由于自己的后知后觉属性,NICO更新率很低,请见谅=w=
■ +Mary Sue+
■ +愛しい人+

■ +Words+
■ +Archives+
■ +Links+
■ +Statistics+
free counters
  • 顆流星墜落。
■ +Sing Forever+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