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2008-08-12
  有道是,天作孽犹可活。  -  { 幻象。 }
Tag:


这其实是路鲁修R2第18话观感。黑骑党慎入=v=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
风衣控。 02:54:26
噢阿随
璟,流月。 02:54:46
诶哟小新-0-
风衣控。 02:54:48
你看LULU R2 18没-3-
璟,流月。 02:55:06
还么,忘了昨天星期天=。=
风衣控。 02:55:17
快去看快去看……
璟,流月。 02:55:28
我已经被雷得不行了
风衣控。 02:56:25
这集要么炸死你要么HIGH死你……
璟,流月。 02:57:07
先别剧透,我是帝国党人=。=
风衣控。 02:57:50
同帝国党,这次你拽我给你透我都不会透的
---------------------------------------

如此激动的小新使得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忍住睡意爬上漫游迅速把18话拖了下来。
然后看完以后我便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一个字,爽。两个字,很爽。三个字,非常爽。四个字,大快人心。五个字,路鲁你活该。
看到最后LU人渣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表情让我不由得想爬上房顶对着对面的二环高架大吼一声:All High Britania!(囧。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路鲁修,当初你骄横跋扈到处对人下GEASS,机关算尽想要将你自己的亲人赶尽杀绝时,可曾想到会有失去娜娜莉的这一天?
活该。

那么,此话人物过于复杂请容我分点叙述。
以下进入正题。...

@ 02:58:12  |  Comments (1)

 
2008-08-07
  恋歌·舞一夜。  -  { 幻象。 }
Tag: 舞一夜


在这个七夕前夕(我一般称之为七夕Eve=。=)的早晨我终于收到了网购的6张PS2碟。全部是遥远时空中系列,它们讲述的是不同时代,不同人物的故事,却有一个共同点。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穿越千年或是百年的时空回到遥远的古代,为解救京城里的人民与怨灵战斗的故事。以及,在遥远的时空里那些不离不弃的美好的温暖们。
第一次看舞一夜剧场版是去年的三月,大学生活的第二个学期之初。那个时候尽管大山上的学校很无聊但日子过得很美好,我和我的姑娘们插科打诨有说有笑地花痴着幻想着各种类似八点档一样的遇见,然后互相吐槽依旧大大咧咧地生活。看完舞一夜的时候是早晨7点20,窗外能传来清晰的鸟叫声,其他姑娘还在与梦境纠缠。所以这种时候我能一个人偷偷地坐在电脑屏幕前流泪,没有人会看见。紧接着8点半开始的两节马哲课我便一口气写下了下面那些纠结的文字们。她们在我的笔记本里躺了将近一年半,因此现在看来,很多心情在时间的打磨里已经变得陌生。然而,喜欢季史的那份心情,就算再过多少年,也依旧不会改变。
                                                               ——写在前面

七夕又到了。每年的七夕都有不一样的故事。请让我姑且称它们为故事。比如说在干妹妹家看电视里让人冷笑的七夕专题节目的下午和与流脓血的耳洞搏斗的夜晚,再比如说和古董姑娘私奔去丽江,束河古镇清爽的奶茶和大研古城细致的冰摩卡。每年的七夕总是与爱情无关,今年亦是如此。
不过,又有些许不同。今年的七夕,萦绕在脑海里的是一名寂寞的舞者和一段忧伤的邂逅离别。
多,季史。

March.29.2007

我想我究竟对那些细小而美好的温暖执著到了什么程度,以致于叫嚣着每天早晨6点半起床守黑莲花却总是赖床到8点的我真的在6点半毫不犹豫地爬了起来。只是为了把昨天晚上吵吵闹闹只看了一半的舞一夜看完。
死13公主总是用这么性感的声音诱惑我。

事实证明当我想要煽情的时候总是会有什么东西主动跑出来配合我。譬如这一页笔记本顶端的文字,让我想起季史柔和的侧脸。
Suefumi,舌尖与牙齿,上唇与下唇纠缠出来的漂亮音节,就像酒红色刘海上滴落的水珠一样,温润而柔软的触感。
打开一幅长长的画卷,没有浓重的色调,没有清晰的线条。淡淡水彩在宣纸上晕开,各种颜色因为延伸而交叠,那么自然地,清新和绚丽悄然浮现。
这便是舞一夜。没有绝对的善恶与正邪,只有温暖和悲伤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

那天细雨霏霏。他没有带伞,只是将一件白色的长袍撑在头顶,匆匆跑过田埂瘦削的小路。他就这样跑着,路过稀疏的慵懒行人,没有人看他一眼,仿佛他只是虚空中的一缕魂魄。
事实上他早已习惯了路人的冷漠。十年来他带着已然空洞的记忆在京中游走,苦苦找寻关于自己过去的记忆,却一无所获。
雨越下越大。他像之前无数个日月一样跑过一条归桥,然而这次却有些许不同。一个女孩与他擦肩而过,却不像之前所有行人一样对他视而不见。她停下来,转身看他寂寞的背影,于是他也停住,转身。她看他的眼睛碧绿澄澈,那一瞬间他想起有种被遗忘的心情叫做欣慰。
女孩也没有带伞,雨水像泪水一样从她的脸颊滑落。于是出于本能的温柔,他将白色长袍披在女孩的头顶,并用连他自己都陌生的温暖的声音对她说,会淋湿的。
故事从这里开始。他们这样相遇,在这个平常得再不过的雨天,他所释放的强大的关怀,抚慰了一个陌生女孩迷茫的心。

或许没有了记忆,未尝不是件好事。这样他便不会想起那些充满了背叛的童年,亦不会想起自己是京城里技艺最精湛的舞者,十年前便已经死去。他不会想起自己最后的舞蹈,亦不会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过是一个无处可归的怨灵。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又如何,至少他便不会忍着烈火焚烧的剧痛执著地想要登上舞殿,他便会仍旧迷茫着日复一日地徘徊在京城,不经意间流露出那些至温至暖的关怀。

谁说怨灵一定是邪恶的。他是那么知足,一点小小的陪伴便可以消去他心中的寂寞。
他说,两个人一起的话,就算迷失了,也不会害怕。
他说,我不用知道你是谁。我只要知道,此刻,你陪在我身边,这样便足够了。
遇见他的时候,天空中总是落着雨。于是,满殿的烈火和漫天的雨,皆成了他的悲伤。

这是我所陌生的路途。零纪元前,末世日后。
万物都飞逝,带着陆离的翅膀。
如果航程真的不见尽头,那么,
至少在最初的起点,是你的面容,
清晰得如同温暖褶皱的花叶。

是怎样一颗温柔的心,让他即便是成了怨灵,也从未有过伤害谁的念头。就算最后发色苍白的他拥有再强大的力量,他一心一意想着的,也只是登上这舞殿舞完那段最后的《齐陵王》。
诗纹说,你如此执著地想要跳舞,只是渴望有人来关怀罢了。
而我说,他如此专注地舞着,只是想忘掉那个寂寞的自己,那个没有人关爱的自己,那个受尽委屈却依然包容着所有的伤害隐忍活下去的自己。
他的愿望如此简单,可为何到死,也没有人来满足。

他们是错过了的。从第一次在桥上相遇,便已经错过。女孩不知道,她一次次想要帮他找回记忆,却是在一点点抹杀他的存在。当最后的最后,他化作无数散发着青绿色光芒的尘埃飘散在天空中的时候,当最后一粒尘埃的光芒消失在她指尖的时候,女孩可有为这一切后悔过。她是否明白,总是说着要守护谁的她,总是想要帮助谁的她,总是不愿意给大家添麻烦的她,其实一直在肆无忌惮地伤害着。那伤害隐藏在纯真的面孔和假意的温柔之下,于是便成了致命的毒药。

很多天以后,当我开始思考自己为何如此纠结于舞一夜明明这么商业化的剧情里,我发现所有的忧伤所有的心痛只源于季史身上孤独的气息。
没有谁应该注定孤独一生,没有谁应该注定得不到任何温暖。他的温柔带着那么强大的温暖,却又有谁来温暖他善良无垢的心。
还是说,只有冷漠,才是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主题。

三月之末,四月之初,圆通山的樱花开始凋落。
这个春天没有下过一滴雨,瘟疫在烈日下疯狂地蔓延,沙尘的风暴席卷了山上的每一个角落。
青石墓碑上总有擦不去的黄沙。
空气是干燥的,眼睛是干枯的,人心是干涸的。
这个世界终于再无一丝温暖。

-Fin-

-------------------------------------------------------

然后外面又下起了雨。
我想起去年的七夕,束河古镇举办了一场晚会,于是游人都到了那边,留下我和古董姑娘坐在青鸟咖啡屋二楼没有窗户的的窗台边与大研古城安静的四方街相互对望。
那时候我撕下一页笔记本的纸,在上面写下一段话塞进了桌子塞满纸条的玻璃下面,我以为过个两三天它一定会被店主清理掉,谁知十月长假我再次去到丽江时它还在,甚至连位置都没有变过。
于是我便明白,有些心情,是可以重温的。
就像现在,敲着这些文字的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普通得再普通的清晨,在所有原本不该绽放的心情开花之前,单纯希望季史能够幸福的小女生。

そなたに出会う時わ、いつも雨が降る。
那么,假如雨一直下着,是否在某一天的某一条小巷,没有撑伞的我,也会遇见你呢。
落落总是说,这都是美好而不切实际的幻想,可我就这么想了,想得还很情真意切。

August.07.2008

@ 00:39:07  |  Comments (1)

 
2008-08-01
  归来。  -  { 呓語。 }


很多时候我就是这么被动。听见有人唱歌了自己才会想唱,看见有人写东西了自己才会想写。
看见羽毛的流水帐广州行日记打算做个图文式的放出来,不过工程巨大应该会坑一段时间。

第一次去广州深圳和汕头。与其说是去LIVE,不如说是WE'LL的大家第一次这么四面八方地聚到一起小交流了一次。至少我,记住的不是谁谁谁舞台上华丽的姿态,而是在旅店房间里三张单人床拼起来的大床上姑娘们YY聊天时美好的笑容们。
于是正如萌兔所说,虽然囧状百出但毕竟HIGH了一回,摸到了姑娘们的实体,激动的心情总是大于囧的。

七天里一直很亢奋,在睡眠时间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还能兴致勃勃地和姑娘们聊天逛街。纯子说是低原反应,于是在心里默默感叹山里人还是有好处的。

东征回来以后一股脑收了所有照片和视频,很多都很囧需要处理,然而9.2G的文件夹看着便从心里升起一股满足感。

那么这个只是游记前的废话,图文式正式版敬请期待。不过你们要相信我是万年拖稿王就算被你们PIA我依然还是会拖的。

最后我要说,八月了。这个夏天终于快要过去。我现在在家,很安分,不到处乱跑,把自己关在幽闭的空间里终日与电脑和我的姑娘们私守。
所以贼老天看在我这么乖的份上你可不可以放过我。

那些或许本不该在这个夏天绽放的隐秘心情们,都必将随着秋天来临第一片泛黄的梧桐叶掉进土壤的深处,被掩埋,腐烂,化作植物凋零前最后的营养直至消失不见。

“没有谁来得及看足谁的成长,没有谁真能陪谁翻山越险,抵达人生的极乐。他们不过都是我人生长长短短的段落,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你的段落。
也许在另外的时空光景里,你也会变成一个说故事的人,说着我的故事。路人对着我的故事指手画脚,宛若在看一件前朝的古董。”
                                ——张悦然

03:54 Aug.01 Ryutsuki.璟。

@ 03:33:26  |  Comments (7)

 

   共1页 1

 















 

■ +Calendar+
■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流月。

Ryutsuki。
昭和63年,11月的天蠍座。
B型血。
日翻&古风&同人歌手,偶尔乙女的腐女子,自卑主义者,(伪)文艺青年。
你所看见的无非都只是在陌生的时空里我所投影出来的虚像,因此无论你相信与否,我也不过只是个骗子而已。
另外,非主流谢绝。此处一切文字影像声音禁止复制转载,请自重。

+200×40 LOGO點此自取。+
+BGM:石川智晶 - 淚。+
+長年追逐的幻影們+
「SAINT SEIYA & LOST CANVAS」
      Saga×Milo / Milo×Camus
      Dégel×Cardia
「デュラララ!!」
      平和島静雄×折原臨也
「三国無双」
      司马懿×曹丕 / 孙策×周瑜
「仙劍奇俠傳四」
      慕容紫英×韩菱纱 / 玄霄×云天青
「ヒカルの碁」
      塔矢アキラ×進藤ヒカル
+微博+
http://t.sina.com.cn/ryutsuki
内有各种鸡血萌物欢迎偷窥勾搭=w=
■ +聲控+
おバカな話し沈迷中...

  • +CP組+
    DC/石保/葱花/S田肉村

  • +本命組+
    小野大輔/保志総一朗

  • +副命組+
    神谷浩史/福山潤/宮野真守/KENN/柿原徹也/吉野裕行/入野自由

  • +後宮組+
    杉田智和/諏訪部順一/中村悠一/森久保祥太郎/安元洋貴/鳥海浩輔/緑川光/関智一/梶裕貴/遊佐浩二/高橋直純/立花慎之介/日野聡/谷山紀章/朴ろ美/小林沙苗
■ +Sorts+
■ +Articles+
■ +Comments+
■ +Vestiges+
■ +マイニコリスト+
弱いな自分。 個人サイトはこちら: http://www.yyfc.com/1776522/ http://4352109.5sing.com/

由于自己的后知后觉属性,NICO更新率很低,请见谅=w=
■ +Mary Sue+
■ +愛しい人+

■ +Words+
■ +Archives+
■ +Links+
■ +Statistics+
free counters
  • 顆流星墜落。
■ +Sing Forever+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