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2009-11-23
  We Survive.  -  { 刺青。 }


肯子和水水的生日没办法分开送礼物于是录了这个。
说起来第一次听这歌还是06年初老刺的翻唱,一眨眼就快4年了Orz。。。
从苍-iconoclast以后就几乎没再唱I've,还不到半年,四个半月下来竟然真的想不起KO腔要怎么唱了,我还真是悲剧。=w=
前天从抽屉里刨出厚厚一叠罗马歌词,有打印的也有手抄的,全是高三的时候整理出来的,其中就有这歌。临近毕业的时候高中那些年的记忆就越发清晰,我这三年除了山口山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反而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所以说沉迷游戏是不对的WLK还是不要开吧。。。= =||||||||

We survive

作詞 KOTOKO 
作曲 C.G mix 
編曲 C.G mix 
歌 流月
収録元 V.G. NEO

http://www.yyfc.com/play.aspx?reg_id=1776522&song_id=3734597

=======================================

薄樱全通以后打什么游戏都没干劲了,很想抽随想录但是被父上勒令禁止回家只得忍到学期结束。
星座春哉太线进行到了一半,命运迷宫开了个头,Crimson Empire搞完了序章,心之国爱丽丝连序章都没有搞完。。。啊我实在是受不了又不文艺又啰嗦的剧情啊啊啊。。。
然后最近看中国文化要略的时候每看一个章节都会涌起强烈的想打仙四的愿望,虽然已经通了4遍。。。= =|||||||
娃汝不能如此颓废啊啊啊!
果然一口气拖一堆东西然后列个LIST一个个顺着搞是不可能搞完的Orz。。。
今晚的素选课老头又东拉西扯讲了一堆屁话,然则不幸的是就算我很专注地在抄团团的笔记,老头的话还是全部传达进了耳朵。
老头的中心思想是:人活着如果不如何如何,如何如何,以及如何如何,那么就是很悲剧的事情。
所以我的结论是:我果然是个悲剧。
所以说We Survive的意思其实是我们苟延残喘
我轰掉了。。。

@ 22:31:16  |  Comments (4)

 
2009-11-14
  翻译强迫症·总司。  -  { 幻象。 }


我轰掉了。。。见过以GE结尾虽然中间很虐的,但是没见过直接拿着GE虐的!
IF你够狠!
好吧我不纠结真的不纠结我百毒WIKI各种资料搜了一遍早就知道冲田总司这个娃是注定要27岁英年早逝(其实是26!六一的生日结果5月30就死了多么悲剧啊TVT)然则我拜托乃不要让我先甜一把再狠狠地虐我啊啊啊TVT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变成罗刹就不会再咳嗽了,我不知道肺痨这种东西就算变成罗刹又变回来还是治不好的,何况娃到最后也没能变回来……TVT
总之IF的后妈们你们赢了,在大好きな祥酱和大好きな总司的双重攻击下我隐约感到阿一的本命地位正在动摇=w=(好吧我承认斋藤线我还没跑完,再这么虐劳资就愤怒不跑了!= =

然后我发现我鸡血起来果然很恐怖=w=
是的就算日语如此屎我还是强迫症一样把总司结局给翻译了。。。
代价是查词典翻语法翻到手抽筋。。。
果然逐句翻译是最可恶的,天啊那些做汉化的BUG们是怎么活下来的=w|||||||
不要拦着我我要写同人,虽然还没想好怎么写但是女主坚决不要雪村千鹤这个记者君!干,人家说一句话它就要独白一堆太可恨了!所以说翻译最难搞的不是对话是独白啊啊啊,我终于明白为毛薄樱的汉化进度会这么慢了Orz

呜呜呜开着游戏一边对着原文一边翻搞得我胃疼,祥酱乃的声音怎么能这么元气这么温柔美TVT,再这么搞下去我的本命又要多出一堆了啊啊啊祥酱TVT!今年的OREPARA请华丽地继续RAP和扔墨镜吧。。。TVTVT
以及薄樱啥时候搞个见面会啊啊啊劳资想看美好的祥酱YUSA小鸟和小吉!

好的我要冷静。。。
下午太寂寞了于是和油条无聊拿着郭菊花的所谓经典语录吐槽= =(你们到底在干嘛。。。
然后产生了如下诡异的对话=w=

牙膏|流月。  17:30:52
96 我喜欢寂寞的人,因为他们善良
老娘如此善良

牙膏|流月。  17:31:06
什么狗屁歪理啊- -

油条。  17:31:10
你妹-。-

牙膏|流月。  17:31:29

牙膏|流月。  17:30:52
老娘如此善良
牙膏|流月。  17:31:06
什么狗屁歪理啊- -
油条。  17:31:10
你妹-。-

所以结论还是,老娘如此善良?

油条。  17:31:44
……你赢了

看,我多么善良。。。(你滚!
好嘛不扯疯了上翻译。。。其实很多地方是意译以掩盖我日语的杯具虽然文艺这种东西在翻译的时候其实起不了多大作用。。。
好吧我承认,比起准确率我更多考虑的是还是句子的连贯性和文艺性=。=
独白君你去屎啊!看着这么多独白我都想自己写结局了Orz。。。
那么分隔线下面是正文,虽然大抵没有人会稀罕但是我还是想说无授权转载的死,盗用的死全家=w=
以及欢迎扫盲捉虫=w=

-----我是废柴我爱分隔线-----

【明净的空气和清澈纯净的水。在被自然包围着的生活里,我们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①嗜血的狂乱再也没有发作,平静安稳地度过了每一天。
尽管我们的身体还是罗刹,却也从自然里蒙受了充盈的恩惠。
当然,也有不能改变的事情。
我们仍旧保持着我们原来的样子,他的肺痨也依旧无法治好。
病魔一点一点侵蚀着他的身体,但至少,我们还能在一起。】

雪村:「今天真是不错的天气呢。」

阳光下我眯起眼睛小声地自言自语,总司低声笑起来。

总司:「嗯啊……和你一起晒太阳什么的,已经是最大的奢侈了吧。」
雪村:「嗯……」

我们的身体,如今已经可以接受对罗刹来说本应该是禁忌的阳光了。②只是,还是会有一点点想睡。
因此我们常常会像这样午休。
彼此贴近的体温和温暖舒适的阳光下,我轻轻地打了个呵欠。
看着这样的我,总司笑了。

总司:「不行哦,我还睡不着呢。」
雪村:「我已经有点困了。」
总司:「是么?……我喜欢你。」
雪村:「……诶?」
总司:「我,喜欢你哟。」

他温柔地拥抱着靠近我,淡淡的低语从耳边蔓延开来。
痒痒的气息和突如其来的话语使我的脸颊迅速升温。

雪村:「喂,好狡猾……」
总司:「才没有。我难道不是一直喜欢着你的么。」

他轻轻地偷笑着。心情好的时候,偶尔喜欢捉弄人这点还是没变。

雪村:「真是的……」

像是闹别扭一样动了动,结果连我自己也笑了起来。
一定是,这么安稳的时刻太过幸福了吧。

总司:「……你呢?」

仿佛询问隐秘心事一般沉沉的声音和静若止水的眼眸一同诱惑着我。

总司:「你的心情是怎样的呢,说出来让我听听。」

恶作剧式的微笑和着撒娇一般尾音的话语。
告白之后,一定会要求回答。并且,一定会向我确认。
我清楚地明白这一点,于是坦率地回答了。

雪村:「我喜欢你,总司。」

听到这样的话,他有些恶趣味的愉快表情缓和下来。

总司:「……谢谢你,千鹤。」

指尖相扣,他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比想象中还要强的力道,我稍稍感到有些意外。

雪村:「总司?……」
总司:「不要忘记哟……我,无论何时都希望你能幸福。」

充满恳切余韵的话语灌满了我的听觉。③

总司:「我会尽我所能不让你感到孤独。所以……请一定……」

就算只有一点点也不想离开,我不由自主地更加靠近他。
……他,是有些不安吧。
害怕着等在我们前面那有些不可预知的未来突然降临的瞬间。

雪村:「……没关系的。」

我轻轻地回握住他的手。

雪村:「总司,已经带给我很多满足了……」

爱着他,于是许许多多的回忆堆积起来。

雪村:「我已经,很幸福了……也从未有感到过孤独。」

他有些难过地眯起眼眸,唇边却漾起了柔软的微笑。
然后,他的双手将我温柔地包围。

总司:「……我,从心底里一直珍惜着你。」④

充满爱意的话语仿佛誓言一般编织出来。

总司:「所以,相信我。就算有一天,分离的时刻来临了……我的心,也将永远属于你。」

他终于露出宁谧的笑容,然后——
缓缓地垂下了眼脸。
拥抱着我的手也一点一点渐渐松开。

雪村:「……总司?」

我轻声呼唤他,却没有回应。
是把想念全部都传达出来,感到满足了吧,总司看上去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阳光的温暖将他带入沉眠了么。

雪村:「明明刚才还说睡不着的……」

真是让人头疼的家伙呢,我笑。
然后在它耳边小声低语着。

雪村:「……我也一样哦。」

他是在做着幸福的梦吧,那么安详的睡颜。

雪村:「就算有一天,终于到了我们彼此分离的时刻……」

像是要浸染进他沉睡的心里一般,我轻缓地说着。

雪村:「我的心,也是属于你的……永远。」

但愿这份温暖永远不会消散。
但愿能够真真实实地确认他的存在。
但愿拥抱着靠近的双手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

一边无数次虔诚地祈祷着,我也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醒来以后,下次要认真听哦。
为了能够平息他心中的不安,无论多少次,无论多少次,将爱的话语……

雪村:「晚安,总司。」

所以在那之前——

请你,安然地……⑤

                 ——慶応四年五月三十日

-----我是废柴我爱分隔线-----

①这里我意译了- -,原句是「月や星が輝き始める頃に眠り、朝陽に照らされて目を覚ます。」
②「むことはない」貌似是双重否定?= =
③我又文艺了= =,原文是「耳に届いた」
④「愛おしい」想来想去还是没用“爱”,选了“珍惜”这个解释,因为感觉总司应该是那样的人吧,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会好好地珍惜重要的人和事(干!就是这样才让人心疼啊啊啊TVT
⑤对不起我轰掉了。。。「安らかな眠りを」我实在不想直接翻成“安息吧”- -(炸

@ 21:51:19  |  Comments (3)

 
2009-11-08
  随机播放的短打 - Ⅳ 以及生日快乐。  -  { 沫境。 }
Tag: 生日


最近很少在日志里写特别主观的东西了。
并不是打算把自己的想法默默地藏起来,而是总是太懒,想起要提笔的时候,那些已经编织好的句子已经丢失。
还有就是很久没有读小说文艺不起来了。
文艺这种东西,果然是寄生型的。如果你不保持一直汲取营养来喂它,它便会从你脑海里一缕一缕地抽离。

5.55破解以后开始在每天断电后抱着词典打《薄樱鬼》。
幕末对我来说始终是个微妙的时代,剑心或者新撰组,总是无法果断地决定站在哪一边。
病に侵されても気丈だった沖田。誰より真面目で実直だった斉藤。
殇花五月,破碎的诚字旗上绽开的血迹宛如大片凋落的樱。
我始终记得归蝶的话。在那样的乱世,不应该再有更多的奢求,如果能看着那个人,然后安静地活下去,便该满足。
而他们却连让你守着安静活下去的时间都没有给你。
一直在跟萌兔抱怨女主角的弱气和废柴,却在提出“如果是自己”这样的假设的时候退缩了。
(好吧这种时候我不得不乱入一句,至少我不会除了打杂和供血一无是处,至少我不会在男人们奋勇杀敌的时候一个人躲在后面数总司被砍了几下,阿一又挨了几刀= =||||)
总司的病,土方的执,靠自己的力量改变不了的东西其实太多。他们并非因为抱持着过时了的信仰而被时代丢下,他们只是抛不开情谊,放不下彼此,于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毁灭这条路。
傻得让人心疼。

喜欢着偏执着的东西依旧很多,比如米罗,小紫英,Zack,拉比,前几个星期还一直鸡血着的ONO和00,以及最近明明没有看BLEACH却莫名其妙开始喜欢起来的市丸银。
今天收到了第23期PICK UP VOICE。几乎一个月前看见某人卷末大特辑的扫图然后毫不犹豫跑去预订了,实物到手的时候却忽然很淡定。昨天又收了一套扫图,却再也没有败杂志的冲动,只是在EVENT或者其他视频上会忍不住多关注他两眼。
但其实内心的喜欢半分都没有减退。
然后就在想,我会不会其实是个很无趣的人呢。笑。
那么,下面是隔了半年的短打第四弹。没有时间去写特别长的东西,也从不妄想着谁能从这些破碎的片段里察觉到那些藏得深不见底的隐喻。

每年都会说的这句话。生日快乐,米罗。生日快乐,麻小花。
13岁在冥十二宫篇里再次遇见,彼时看上去成熟而挺拔的你,终于变得比我年轻。


国际惯例贴规则:
  1. 选择一部或多部动漫、ACG、或真人相关(换句话说只要是你萌的都可以)
  2. 打开你的音乐播放软件,将播放模式设置到随机。
  3. 点击播放。写一篇和正在播放的歌曲有关的小短打,CP随意,内容随意,唯一的要求是这一篇的创作必须在歌曲切换之前完成。
  4. 在下一首歌开始播放时跳到下一篇,以此类推。重复十次。

-----------Start-----------

1.白雪 (KOKIA) 4:24

我想起你离开我的那个雪夜。
雪其实下得不大,可是很奇怪的,那天没有风,六角形的雪花在冷质的月光里竟然模糊成了一团团边缘暧昧的白色。
你墨色的长发就那样散落在白得夸张的地面上,一点实感也没有。
我总是在心里计划着一个邪恶的想法,我想我一定要比你先死,而且一定要在你眼前死去,平时总是冷漠高傲的你,总是和任何人保持距离的你,总是在我叫你名字的时候就毫不犹豫拔出六幻刀刃相向的你,我想知道,我要是死了,你会不会有哪怕一丁点难过。
可你连这样一个求证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果然到最后,论自私,我还是比不上你的吧,阿优。

2.残花 (Rin') 3:32

她开始在每个抚琴的夜晚想起他的笛声。
她甚至已经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学会弹奏古琴的,明明对音乐一窍不通自己在原来的世界里,连打手鼓都比别人笨上半截。
可是有天她听说丝竹的和弦是世界上最美妙动听的旋律。
她想起那些因战乱而奔走的每一个夜晚,总是一声就平息了她的不安和焦虑的笛音。如今她终于能奏出与那笛音相合的曲子,可是那个有着淡紫色纯净眼眸的人已经早已化作光的粒子消散在空气里。
现在恐怕已经入了轮回吧。
如果说怨灵们都有着各自的悲哀,那么即使成为怨灵也依旧温柔的他,是否已经得到了救赎?

3.たえなる光とともに (love solfege') 6:40

傍晚的落日像把火一样一直点燃了整片狭窄的天空。
是的狭窄,一切都显得那么空洞而狭窄。天空,草地,地平线上孤独站立着的树,法多恩海姆家过于庞大的宅子,和除了这架三角钢琴什么都没有摆的书房。
有什么不对了。假如一个已经成为你身体一部分一般与你如影随形的人忽然间消失不见,世界便忽然变得诡异起来。
就像现在,完全自由发挥的变奏,却在心里默默期待着那个完美主义的偏执狂站在一边以那种温柔恭敬却毫不退让的语气对自己说,“坊ちゃん,第四段的第二十八个小节延长音没有拖够,第三十六个小节切分音没有表达完整哟”之类的话。
明明很讨厌把音乐这种东西变得和墙上的挂钟一样分毫不差。
然则一到重音连续突进的段落,却总是忍不住想起某个傍晚凋落了漫天的黑色羽毛,可恨的是,那天的夕阳也燃烧得如同此刻一般嚣张。
所以说,恶魔都是骗子。
失去以后,如果不自我催眠一般强迫自己觉得失去了的东西一点也不重要,那么便无法继续好好活下去了吧。
人类真的是脆弱的生物呢。

4.Lythrum (川田まみ) 5:35

不知从何时开始,很久以前我们一直一起玩耍的花坛终于变得杂草丛生。
虽然哉太说我们三个都最喜欢看星星,其实我知道你其实更喜欢抽时间来照料那些其貌不扬的的小花。
我记得我问过你它们的名字,你说它们叫千屈菜,拉丁文是Lythrum,漂亮的拼写。那天雨下得很大,我忘记带回家的钥匙撑着伞在花坛边发呆,你走过来陪我一起等,刻意把伞向花坛里偏了几分。
然后我就站在一边取笑你果然是少年脸大妈心。
其实在心里默默羡慕你的博学,顺便嫉妒一下那些普普通通的花。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离开家一起来到陌生的学校,哉太依旧不爱上课喜欢惹是生非,你也依旧像小时候一样可靠和温柔。
我以为一切都没有改变。
直到去年暑假回家,那些小小的紫红色终于从杂草里消失了踪影。我便知道,那些时光,终究是回不去了。

5.Blue Fields (Final Fantasy Piano Collection) 3:19

教堂里的百合在那天以后忽然开得异常繁盛。
仿佛那阵雨具有什么特殊的魔力,那些本来快要开败的枝叶忽然又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可是,明明那些从天空中掉落下来的银丝里,每一滴每一滴,都有着悲伤的味道。
她觉得他一定是在某个她无法预见的地方,发生了什么。
而无论发生什么,你总是能笑着解决的,对不对?
这样想着,她就觉得,快了。4年89封信的等待,他终于就要回到她身边了。

6.Lacrimosa (Kalafina) 4:14

“你相信吸血鬼的传说么。”
很久以前似乎有人这么问过她。那个时候她很干脆地否定了,她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真正有那样的生物,日落而出,日出而息,一辈子只生活在暗夜里,孤独得一塌糊涂。
可是她现在信了。她不光信了,她还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种吸血鬼的存在,他们吸食吸血鬼的血液,看上去与人类无异,却比吸血鬼更加孤独。
没有人应该孤独,这句话的逆反命题是,如果不是人类,就应当孤独下去。
错的吧,一定是错的。
她见过那样一个神父,他在阳光下微笑,圆形的眼镜镜片背后,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温暖而寂寞。他喜欢喝咖啡却要加十三块方糖,他曾经拥有同伴,现在失去了,于是他一个人远走天涯。
Lacrimosa,泪如雨下。
她记得某个黄昏神父告诉他,那是他最喜欢的一个词。他说,你其实不知道可以流泪的人类有多么幸福。
而现在她觉得自己似乎终于明白了神父那句话。

7.Forsaken (Within Temptation) 4:50

我一次次试图去想象代弗林变节的那个夜晚,可是我失败了。
作为一个被遗忘者,我几乎已经忘记了那些在磨坊生活时候的事情。我以为从灰影墓穴醒来的那一刻我将彻底告别我的过往,可当我第一眼看见萨尔曼的名字时,大段大段的回忆竟然磅礴地奔涌过来填满了我的胸腔。
萨尔曼的温柔萨尔曼的优雅萨尔曼的勇敢和果断。它们深深地扎根在了我的脑海深处,连死亡也无法带走。
因而当我打开那封已经开始泛黄的信时,那些生前再熟悉不过的漂亮的花体字一笔一划地刺痛了我空洞的眼睛。
可我哭不出来。被遗忘者的身体已经腐烂,仅仅凭借意志驱使着的这具骸骨,早就已经忘记了怎么去哭泣。
我在恐惧之末旅店住了很长时间,我知道只要穿过西北的森林我就可以抵达你所在的地方。
而我终究没有勇气去看你现在的样子。
“你要好好活下去,我亲爱的伊维特。”
终于我只能默默地记着你这句话,以这样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算不算活着的姿态在这里等。末世日后,或许我们还能重逢。
Now, the day has come. We are forsaken this time.

8.蝶恋·复刻版 (仙剑奇侠传) 2:02

我想起陈州一个前些年才流传起来的故事。
讲的是从前常在弦歌台弹琴的女子和秦家公子,她被迫离家求仙问道,他相思成疾终因病而故,再普通不过的传说。
“那姜氏也是个痴人,明明知道秦家公子心里挂记着琴姬,还是一直照顾他到死为止。唉。”
千斗酒坊喜欢八卦的老板娘兴致勃勃地跟我扯个没完。
后面的情节我其实都知道,天河菱纱早就跟我说过不止一次。
可终于将自己置身于彼地时,才明白了自己终究是和那三个人有着无法回避的隔膜的。
无论我如何御剑行遍你们走过的每一处地方,却永远只能做为一个旁观者,去聆听你们曾经的传奇。

9.屋根の上にて2 (PEACE MAKER 鐵) 1:38

三月的樱花没休没止地恣意飘下来,落了满头满肩。
可他一点都不想动。
以前山崎跟他说,屋顶是最适合一个人独自思考的地方。现在那个总是说一口别扭关西腔的忍者早就不知道消失在了什么地方。
其实他心里想着的是另外一个人。
看上去是漂亮美少年实际腹黑得一塌糊涂。满身是伤咳到几乎无法呼吸的时候却依然笑得那么灿烂那么让人心疼。
庆应四年五月三十日,他再也不想去回忆那个日子。
手边菊一文字则宗的刀刃在微凉的风里慢慢冷却下来。

10.镜月 (Rin') 4:35

松本乱菊已经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喜欢喝酒。
等她觉得自己是喜欢酒这种东西的时候,大概已经上瘾了。
偶尔喝到七分醉的时候会想起很久以前在流魂街的日子,至于很久是多少年前,大概没有人能数得清。
在一堆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贫民之间穿行,下完雨趴在尚未干涸的泥潭旁边跟其他的小鬼抢水喝,总是为了偷一两个馒头逃得筋疲力尽。
奇怪的是,当上死神以后,那些艰辛的童年反而屡屡更加清晰地在记忆里不断倒带重放。
她想刻意去忽略一个家伙,再三地尝试,却总是失败。
是某个已经饿了三天的自己耗尽最后一丝力气靠在一棵枯得只剩残枝的树下面正要闭上眼睛的下午,一颗白色的脑袋忽然闯进视线,笑得诡异。
“你好像,快要死了呢。”
惨白的阳光就在白色脑袋的背后肆虐,随即酒的香味充斥了整个嗅觉。
孽缘这种东西,大抵也不过如此吧。松本乱菊想。

-----------End-----------

然后我惊悚地发现我BG掉了。。。
在和古董君吃得九成饱又跑去DQ干掉一份标准杯的暴风雪杏仁提拉米苏冰淇淋以后我似乎开始觉得人生其实并不是那么惨淡。
糖分总是会在身体里起一种奇妙的作用。
那么,下面是答案。

……

@ 23:55:45  |  Comments (4)

 
2009-09-05
  Solitary Serenade。  -  { 幻象。 }


ZOMBIE-LOAN PAYMENT.06 IN
「Solitary Serenade」

作詞:MAIS
作曲:澤野弘之
歌:流月

YYFC Online:http://www.yyfc.com/play.aspx?reg_id=1776522&song_id=3409531

----------------------------

这是在生与死的交界线,向着自由和希望无限延展的空间里发生的故事。

看完ZOMBIE-LOAN彻底颠覆了僵尸在我印象中的形象。不再是面目狰狞破破烂烂的尸体,变成了阳光或者内敛的少年们。
橘思徒和赤月知佳,13和00,Cloud和Zack,神田和拉比。
13你总是问题少年而00你又总是问题少年心底最温暖的一丝阳光呢。
看着这样的你们,总觉得来年的春天又会开满漂亮的樱花,而那个总是明媚地笑,摊开手掌便会有光线在指尖凝成泡沫的人,一定就在某棵树下等着吧。
活着真好。

生命融资是怎样的东西呢。
比如说,假如你死了,却不愿意就这样死去,那么就去和谁签订契约,成为僵尸戴上黑色的颈环,为和你签订契约的人打工还债,以这样的方式,看似活着的活下去。
看上去不错,不是么。
可是你不会老。你或许可以回到你所爱的人身边,和他们继续生活。而你要眼睁睁看着他们长大,衰老,然后死去,你却容颜依旧,像个怪物一样。
你漫长的生命里注定要孤单,没有人能陪你走到最后,他们将化为你人生里一帧帧日渐模糊的风景,风化,然后被吹成细砂。
你年轻的身体里却寄宿着一颗苍老的心,在时间的打磨下再也感觉不到喜悦,悲伤,甚至是痛。
多么可怕。

在遇到知佳之前的思徒,就是这个样子的吧?那些唯一让他觉得自己真正存在着的关于母亲的日渐模糊的记忆,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200年的时间是到底是多长的寂寞呢,每天耳边只有时间流淌的声音,光线碎裂的声音,空气蒸发的声音,生命消失的声音。睁开眼睛看见的永远是一成不变的景色,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热闹,却都与你无关。终于有一天你受不了这样毫无存在感的活着,于是你逃到了海的彼岸,在那里遇见一个像笨蛋一样总是身体比脑子动得快的孩子,他对你笑,笑容像十一月温和的阳光,他也总是和你吵架,你甚至不知道平日里总是举止优雅的你为什么一遇到他就莫名其妙地变得容易发起火来。
就是这样的一个在你看来只是小鬼的少年,他对你说,我们是命运的共同体,无论你选择哪条路,我都会跟着你。
那天香港的天空蓝得不像话,你抬头看见一架飞机从你们的头顶擦过,你仿佛觉得那对巨大的金属翅膀可以把你们带向自由。
比任何人都习惯寂寞的你,实际上比谁都害怕寂寞的吧。

那么知佳呢?
标准少年漫画主角的热血性格?爱冲动容易发脾气?对人际关系什么的很迟钝却总是不经意地就让身边的人感染上了阳光的气息?
00说,不止这些。这个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孩子,其实也有细致的一面。
除了作者,大概不会有谁比00更了解知佳了吧。
那个受了挫折也不会哭,只是轻轻地靠在思徒背后的知佳,那个总是会给自己寻找动力的知佳,那个看上去一点也不稳重却总是让人安心的知佳,说不定真的可以成为思徒的依靠呢。
就像那个总是笑得比谁都好看的00,看见他的笑容心里就会涌起莫名的满足感。

昨天夜里那个长久以来一直隐没在记忆角落的模糊碎片终于变得清晰起来。
那只温暖干燥的掌心,那段不离不弃的梦境。
从Zack到鸣海步,流淌着的《why》的歌声,从春暖花开到冰天雪地,彼岸花田漫天满地的血色,不断变换的四年零九个月的时光终于拼接成一串完整的影像,尽头是那个人清秀的侧脸。
像是一段悠长的逆旅,终点其实就在那些未曾褪色的过往里,一直被珍藏着。
如果能遇见你,就算是在梦境里,那段梦境,也将会成为我的救赎。

Sep.05.2009, Ryutsuki.

@ 03:01:03  |  Comments (1)

 
2009-08-29
  在那片天蓝色的彼方,做着关于英雄的梦。  -  { 幻象。 }
Tag: ZACK


忘れないで、私達があなたのいきた証。

why
[PSP CRISIS CORE -FINAL FANRASY VII- テーマソング]

歌:流月 
作詞:絢香 
作曲:絢香·西尾芳彦

YYFC Online:http://www.yyfc.com/play.aspx?reg_id=1776522&song_id=3378152

刚听这歌的时候没多大感觉,光顾着哭了,后来LOOP的时候越听越有爱,歌词太应景了。
第一次唱绚香的歌,竟然意外的能唱准,本以为这种七拐八拐的歌很容易走音。
果然,还是有爱最重要啊。
唱的时候一直在脑内LOOP ENDING的画面,然则不知道那种感觉表达出来了没有,总之,这次算是难得认真一次了吧。
那么,下面是正文。

瞳の奥が ぼやけて見えない
心の底の 気持ちはあるの?

其实我可以不用很想你。
我现在终于开始庆幸我生活在这样一座城市,天空总是蓝得那么纯粹,一抬头就能看见你漂亮的眼睛。
我这么说你一定又想笑了,你一定会很臭屁地笑我傻,你一定会叉起腰把脸凑到我面前,然后说,虽然是天空的颜色,但是你的眼睛要更好看一些对吧。
我知道的哟,其实,我只是想看你笑而已。

世界の全てを手にしたとしても
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なの?

然则真正傻的人是你吧。你总是想要拯救谁,无论是Angeal还是Cloud,甚至是Genesis。可是笨蛋,你为什么不能稍稍为自己考虑一下,哪怕一丁点也好。
看上去那么洒脱的你,其实什么都放不下。为了不再失去拼命努力着,战斗着,想要保护的人那么多,却没有谁能站在你的背后。你其实,很寂寞的吧。

Why 孤独な空を見上げるの?
Why 笑って見せてよ
言葉にするのが下手な
あなたの性格わかるから

你一直是那么善良。你可以直视着Genesis的眼睛告诉他Soldier不是怪物,你可以一直信任着尊敬着Angeal,用生命去实践他的嘱托。你总是让自己背负很多很多,却依旧那么开朗地笑着,笑得几乎要让人忘记了你心底里那些细小的密密麻麻的伤。
如果再坦率一点,不要那么勉强自己,累了就大声说出来,不要总想着保护谁,成为谁的依靠,那么,结局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可那样的你,还是你么。

遠い昔に何があったの?
視線をそらす あなたの瞳に

我其实更喜欢你以前的样子。在所有的离别开始之前,你没有阴霾的脸。
那个时候你总是莽莽撞撞,像个笨蛋冒失鬼,却还是能优秀地完成各种任务,虽然少不了Angeal的帮助。
可是人总是要成长的,不是么。

一人で寂しい夜に抱きしめられる
そんな温かさ知ってる?

所以Angeal死了,你一个人坐在教堂的地板上,哭得那么伤心。那些眼泪和脸上隐隐作痛的十字伤疤一起,化作一块斑驳的记忆。
是谁说,哭泣并不只是弱者才有的权利。真正坚强的人会把悲伤默默埋藏在心底,而你,在扑簌簌的白色羽毛里,踏上了新的旅程。

Why どうして形にこだわるの?
Why 心を開いて
大きな荷物を背負った
あなたを受け入れられる力
あるわ 信じてみて……

他们说Angeal死后,你变得更加成熟了。可是看着你的样子,我却总是很心疼。
我宁愿你依旧是那个无忧无虑一心只想成为英雄的Zack。
Cloud是命太好,遇上了那么多重要的朋友,你却是命太薄,那么多重要的朋友你都一个个失去了。
你还是爱笑,那笑容却掺杂了浅浅的苦涩,你依旧开朗,明亮的眼睛里却弥漫着淡淡的悲伤。
你终于不能再依靠Angeal,那份崇敬依附在背上沉重的剑里,失去Sephiroth以后,你终于只剩下自己。

自由な人は不器用で
自由な人は不安で

自由的代价是很高的。
关于结局我曾做了无数种假设,却依旧想不出更好的结果。
让Cloud好好活下去,至少可以延续你的荣耀,你的梦想。你是这样想的,对不对?
这是你的选择,我们能做的,只有接受。

Why 孤独な空を見上げるの?
Why 笑って見せてよ
言葉にするのが下手な
あなたの性格わかるから
信じてみて

翅膀是Soldier劣化的结果。你却坚信,即使劣化了,Soldier也不是怪物。
想要拥有翅膀,想要飞翔的你,于是成为Cloud伸手无法触及的一道模糊的光。
Cissnei说,等你顺利逃脱就把真正的名字告诉你。而那个也许会很美的名字,终于成了某个被遗忘的角落里的一道迷。
ED结束那10分钟的黑屏里,我不断地回想着过去几章里那些细微的感动,然后我终于明白,对于你来说,或许这就是唯一的结局。
我在说服自己。

-誰かのお墓なの?
-いや…英雄がここから旅立ったんだ…

你挟绝望独自远去,八月的天空绽放寂寞的烟火,没有四季。
夢を持って、英雄になりたければ、夢を持つんだ。
笨蛋,其实,你早就已经是英雄了呢。

おやすみ、ザックス。

@ 17:10:35  |  Comments (3)

 

   共2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Calendar+
■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流月。

Ryutsuki。
昭和63年,11月的天蠍座。
B型血。
日翻&古风&同人歌手,偶尔乙女的腐女子,自卑主义者,(伪)文艺青年。
你所看见的无非都只是在陌生的时空里我所投影出来的虚像,因此无论你相信与否,我也不过只是个骗子而已。
另外,非主流谢绝。此处一切文字影像声音禁止复制转载,请自重。

+200×40 LOGO點此自取。+
+BGM:石川智晶 - 淚。+
+長年追逐的幻影們+
「SAINT SEIYA & LOST CANVAS」
      Saga×Milo / Milo×Camus
      Dégel×Cardia
「デュラララ!!」
      平和島静雄×折原臨也
「三国無双」
      司马懿×曹丕 / 孙策×周瑜
「仙劍奇俠傳四」
      慕容紫英×韩菱纱 / 玄霄×云天青
「ヒカルの碁」
      塔矢アキラ×進藤ヒカル
+微博+
http://t.sina.com.cn/ryutsuki
内有各种鸡血萌物欢迎偷窥勾搭=w=
■ +聲控+
おバカな話し沈迷中...

  • +CP組+
    DC/石保/葱花/S田肉村

  • +本命組+
    小野大輔/保志総一朗

  • +副命組+
    神谷浩史/福山潤/宮野真守/KENN/柿原徹也/吉野裕行/入野自由

  • +後宮組+
    杉田智和/諏訪部順一/中村悠一/森久保祥太郎/安元洋貴/鳥海浩輔/緑川光/関智一/梶裕貴/遊佐浩二/高橋直純/立花慎之介/日野聡/谷山紀章/朴ろ美/小林沙苗
■ +Sorts+
■ +Articles+
■ +Comments+
■ +Vestiges+
■ +マイニコリスト+
弱いな自分。 個人サイトはこちら: http://www.yyfc.com/1776522/ http://4352109.5sing.com/

由于自己的后知后觉属性,NICO更新率很低,请见谅=w=
■ +Mary Sue+
■ +愛しい人+

■ +Words+
■ +Archives+
■ +Links+
■ +Statistics+
free counters
  • 顆流星墜落。
■ +Sing Forever+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