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2005-04-03
  关于希望以及其他。  -  { 幻象。 }
Tag: 生日


SEED Destiny Phase 24 「すれ違う視線」观感。
依然没有做太多修改,几乎是维持原状。这么几年过去了,喜欢Kira的心情也依旧没有改变过。
09.09.12 -Rearrange-

SEED-D从一开始就是一部让人失望的作品,而这种失望在第20话达到了颠峰。
23话带来的纷争仍然持续着,对Destiny则是越来越绝望。抱着“再毁Kira的形象就和Destiny绝交”的心态Down下了Phase 24,却终于从里面看到了一点点渺茫的希望。
这是迄今我怨念最少的两话之一。另外一话是《Junction》。

从来都是喜欢这中有风吹拂着的平静的。
16个星期前,Athrun和Kira在ORB的海边重逢,Kira让Athrun从矛盾迷茫和痛苦中找到了自己的路。那天傍晚夕阳浸透了半个苍穹,Kira温暖的手搭上Athrun的肩膀,Athrun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安慰。
16个星期前,Athrun乘上了回PLANT的穿梭机,临行时给了Cagalli一枚戒指和一句承诺,AC的头发被风吹得柔软而凌乱。Cagalli对Athrun说,保重,要多联系。
16个星期前,Shin的眼泪滴落在初岛如今繁花盛开的海岸上,一抬头看见那个褐发紫眸的孩子,他的眼睛里有沉沉的忧伤。Ignited Piano Version凄美得让人心疼。

然而这些平静在密涅瓦驶出ORB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破碎得体无完肤。

那个喜欢坐在海边安静看海的孩子又乘上了Freedom.
那个无能为力的金发女孩差点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那个曾经在初岛落泪的孩子在战场上成了拥有着血红双瞳的死神。

再然后战争达到高潮,达达尼尔的死斗之后,那个橙色头发笑容温暖和蔼亲切的Haine离开了,就像当初的Nicol一样。
Athrun不明白,为什么身边的好人都会因为Kira的缘故而死。
我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错都要怪罪到Kira的身上。
第一次的Kira是无心的,第二次的Kira是无辜的。Athrun不明白,于是A、K又重逢了,仍然是那片傍晚夕阳浸透了半个苍穹,仍然是那阵能把人心吹得温暖的海风,那两个孩子,却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他们。

16个星期以后,Athrun带着因Haine之死产生的怨恨和质问站在了Kira的面前,Athrun的不解,Kira的不信任,Cagalli的无措,Miri的疑惑,Lacys的震惊,让悲哀的阴影笼罩了所有的平静。
16个星期以后,那枚代表着承诺的戒指已经成了背叛的见证,站在Athrun和Kira的中间,Cagalli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到底该帮谁。
16个星期以后,那个会在Ignited Piano忧伤的曲调中落泪的Shin站在了人类最阴暗最恐怖最惨无人道的历史的边缘,单纯的孩子不再单纯。

《Athrun Zala's Feeling》是我最喜欢的一首BGM,上次它响起时,Freedom和Justice停靠在同一片海岸上,分开了多年的朋友终于走到了一起。
而这次,Justice变成了Savior,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的挚友又将为了不同的信念和各自看到的真实分道扬镳。
因为两个孩子都变了,Athrun变得自我,Kira变得犀利。因为两个孩子都坚持着自己的理念,Athrun充分信任着那个所谓英明和蔼为了和平鞠躬尽瘁的议长,Kira仅仅只是想要保护他所要保护的人。
A和K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

也是从这里开始,Destiny的剧情终于开始慢慢地恢复理智了。我开始相信以后的情节可以脱离之前的混乱。上一话Kira所做的一切曾一度让我以为FT试图把他改造成众人皆昏唯我独醒的圣人,而这话让我明白原来Kira还是那个善良的孩子,他只是成长了,并且越来越坚强。
这些于我而言,都是希望。

所以无论AK会变成什么样的结局,无论最后谁对谁错,只要他们都能走在情理之中的轨道上,我大概就对SEED-D满足了。


P.S:还是因为太懒的缘故,很多感想都没有记录下来。譬如Lacys在温泉里和Cagalli的对话(那个用手玩水枪的姿势真是可爱啊> <),譬如Miri和Athrun的对话,譬如Athrun出发前和螃蟹舰长的对话,再譬如Rey最后那些扭曲和痛苦。
就像当初那么喜欢《Junction》,却一直没有好好地为它写观感一样。
我想,语言在某些东西面前,是很无能为力的。

P.P.S:当时因为是每周追,追完就写评论,还不知道后面的剧情如何,不过最后还是回归AK党了,笑。

2005.04.03

@ 21:54:00  |  Comments (0)

 
2004-03-16
  蝴蝶花绽放的地方。  -  { 幻象。 }
Tag: 生日


原文写于04年3月16日,并没有做太多修改,毕竟我不应该彻底抹去自己过去存在过的证据。
-09.09.12 Rearrange-

看完推理之绊的时候是凌晨2:30,扭头望向窗外,陈旧的砖瓦屋顶上已经落满了雪。
天空微微地发红着,一片一片羽毛从白色的翅膀上凋落下来,覆盖在雨水清洗过的地上,隐隐约约听得见嘤嘤的哭泣声。
窗外万籁俱寂,我庆幸自己仍然醒着。

我一直以为,雪能够代表幸福,直到现在仍然这么相信着。因为那个叫草摩佳菜的女孩子曾经对波鸟说,雪融化了,就会变成春天。
这是通往幸福的密语。

当诅咒之子和鸣海步终于找回各自以往的笑容时,窗外的一切就这么沉默着改变了,我沉浸在17寸屏幕上小小的幸福里,笑得眼泪都流出来。
那些眼泪就以它们一贯的姿势落在我蓝色的外套上。
并不是泪腺脆弱,只是温暖膨胀得太快。我感动得想笑的时候,从来没有把这个镜头成功地演绎出来过。

日语里面蝴蝶花的发音是Ayame,意思是,相信就能幸福。
这句话是对所有人说的,然而用在鸣海圆身上,却格外地悲戚。
两年前,鸣海清隆失踪,无缘无故地,人们甚至连他的死活都不知道。这对圆来说毫无疑问是残忍的抛弃,以至于她最后差点在卡诺的质问中迷失。可圆的身上又有着强大的执念,鸣海家一直一直都插着新鲜的蝴蝶花,一如鸣海圆一直一直都在提醒自己,相信清隆,相信他不会抛弃自己,这样就会幸福吧。
然而真是这样么?一直活在自欺欺人的寂寞中,甚至看不到微漠的希望。和诅咒之子们不同,他们还有步这个希望,而圆只能依靠自己的坚强。相信清隆的人,最终都活在痛苦和迷茫之中了,清隆的话始终像一句一句有毒的咒语,在每个人的心中盘旋,然后扩散成庞大的阴影。
于是艾斯最后终于放弃了被清隆的咒语束缚,选择去相信步。

所幸浅月、亮子、理绪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当浅月愉快地蹬着单车去上学时,当亮子愉快地跳上浅月的单车,两人又像从前一样时刻不忘小打小闹、笑声朗朗时,那些曾经在生死边缘战斗的日子终于远去了。竹内理绪从来都是个外表柔弱,内心却坚强的孩子,当她无助地流着眼泪对步说,“艾斯,他已经很多天没有回来,请你一定要找到他”的时候,惊异于步的漠然,同时也为理绪感到难过。那些一贯坚强的孩子,当她暴露出内心最脆弱的部分时,比柔弱的孩子还让人心疼。所以最后看见理绪愉快地和浅月和亮子一起去上学时,那些莫名的担忧终于转为无声的微笑,沉淀下来。

我从心底里喜欢那些能让人看到希望的结局,然而那决不是大团圆,而是在悲伤之后流露出的对生活的执著。
艾斯终于学会去相信别人、依靠别人,终于从前那个冷漠的他变成了温柔而淡定的男生。也正因为这样,他和青梅竹马的卡诺终于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两个有着同样命运的孩子,小时侯曾那么真实地依靠、信赖过彼此,长大后却不得不由于信仰的悖离而选择敌对的道路。宿命总是无奈的象征。于是当卡诺扼着步的脖子,眼睛里升腾出因憎恨一切而想要毁灭一切的光芒时,艾斯却就这样平静地从角落里慢慢地走出来,冷冷地质问卡诺,“曾几何时,我们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呢?”
是的,艾斯选择相信,卡诺选择怀疑,所以那个背着黑色翅膀却笑容灿烂的天使注定无法幸福。所以他动摇,所以他逃避,所以他最后只有默默地乘着飞机离开,所以他始终孤独。
机场的落地窗前是艾斯落寞的背影。后来怎么样,没有人知道。只是诅咒之子们终于可以忘掉鸣海清隆,终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步终于走出了哥哥的阴影,圆终于不再消沉。
这一切的一切,或许那个看似脱线,实际上心思细腻,勇敢而坚强,时刻微笑着面对人生的结崎雏乃,功不可没。

当步以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消沉的时候,清脆的巴掌落到脸上的声音,转身时失望的背影,让我有些意外。“对不起打扰你了。我所认识的鸣海步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得赶紧把他找回来,所以,再见。对了,如果你见到他,请帮我转告他,请加油吧。”
步站在原地愕然,天台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这是我为整个故事流下的第一滴眼泪。

同是推理剧,然而《推理之绊》有别于柯南。后者是为了推理而去解决一桩一桩的杀人事件,故事的主线越来越单薄,一点一点地在柯南绝望的万年小学生的形象里模糊。而前者不同,推理剧并不意味着尸横遍野,于是仅仅26话的故事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整体,故事的主线流畅而弥漫着浅浅的疼痛。我们会为诅咒之子无奈的宿命和隐忍的坚强感动、流泪,却决不会为愚蠢的路人甲乙丙因某个愚蠢却自以为悲壮的理由而杀父、杀兄、杀子、杀情人或者情敌这样愚蠢的行为而动容。柯南是让我们在看过无数尸体之后变得麻木的,而《推理之绊》却教我们相信生活总会变得美好。
雪融化了就是春天,我一直那么相信着,直到现在也是。

后记:
《推理之绊》的故事是在步悠扬的钢琴声中结束的,那是一首充满离别忧伤的曲子,一点一点地刺激着我的泪腺。
然而我始终没有哭出来,我看着我僵硬的手指,看着身后因为多年没有碰触已经开始走音的钢琴,八级粉红色的教材封面已经开始褪色。
对钢琴的爱达到一定程度时,当手指触摸到琴键后,便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高贵优雅的气质。这种气质,步有、艾斯有、景吾有,我却没有。
我总是太喜欢浅尝辄止,太喜欢轻言放弃。

茶几上摆着一盘肖邦的练习曲CD,可我知道,那些曲子,我一首也没有办法弹出来了。
蓝天白云红花绿草终究会在成长中褪色,最后画布变成黑白的青春,在时光里慢慢被磨蚀。

@ 03:32:00  |  Comments (0)

 

   共2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 +Calendar+
■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流月。

Ryutsuki。
昭和63年,11月的天蠍座。
B型血。
日翻&古风&同人歌手,偶尔乙女的腐女子,自卑主义者,(伪)文艺青年。
你所看见的无非都只是在陌生的时空里我所投影出来的虚像,因此无论你相信与否,我也不过只是个骗子而已。
另外,非主流谢绝。此处一切文字影像声音禁止复制转载,请自重。

+200×40 LOGO點此自取。+
+BGM:石川智晶 - 淚。+
+長年追逐的幻影們+
「SAINT SEIYA & LOST CANVAS」
      Saga×Milo / Milo×Camus
      Dégel×Cardia
「デュラララ!!」
      平和島静雄×折原臨也
「三国無双」
      司马懿×曹丕 / 孙策×周瑜
「仙劍奇俠傳四」
      慕容紫英×韩菱纱 / 玄霄×云天青
「ヒカルの碁」
      塔矢アキラ×進藤ヒカル
+微博+
http://t.sina.com.cn/ryutsuki
内有各种鸡血萌物欢迎偷窥勾搭=w=
■ +聲控+
おバカな話し沈迷中...

  • +CP組+
    DC/石保/葱花/S田肉村

  • +本命組+
    小野大輔/保志総一朗

  • +副命組+
    神谷浩史/福山潤/宮野真守/KENN/柿原徹也/吉野裕行/入野自由

  • +後宮組+
    杉田智和/諏訪部順一/中村悠一/森久保祥太郎/安元洋貴/鳥海浩輔/緑川光/関智一/梶裕貴/遊佐浩二/高橋直純/立花慎之介/日野聡/谷山紀章/朴ろ美/小林沙苗
■ +Sorts+
■ +Articles+
■ +Comments+
■ +Vestiges+
■ +マイニコリスト+
弱いな自分。 個人サイトはこちら: http://www.yyfc.com/1776522/ http://4352109.5sing.com/

由于自己的后知后觉属性,NICO更新率很低,请见谅=w=
■ +Mary Sue+
■ +愛しい人+

■ +Words+
■ +Archives+
■ +Links+
■ +Statistics+
free counters
  • 顆流星墜落。
■ +Sing Forever+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