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沉入的那個世界是她自己的,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片黑暗。
 
總有一天我的生命會抵達終點。而你,將加冕為王。

 

 
2010-12-14
  Akira。  -  { 沫境。 }
Tag: Akira


很奇怪,明明我的本命是双色头,但总是只记得妹妹头的生日。。
确切的说是总是错过920,但1214的时候又能准时想起来。。= =||||

于是摸了一个小时鱼。。。=w=
画盲最近瘾很大,别介意?
构图有参考画册。

对妹妹头的感情比较复杂。不能单纯的说是喜欢,他的孤高他的傲气还有他过分的执着对我来说太遥远,就像你只能永远看着他的背影,而他的眼里能容下的人太少。
再说简单一点,就是距离感。

可是我又不能不去喜欢他,因为他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能够完全理解双色头的人。
一辈子的[划掉]基友[/划掉]对手什么的,真好啊。。=w=

那么,生日快乐,妹妹头。
比我大两岁的你,现在已经拿到一两个头衔了吧。
你是名人,双色头是本因坊。
我一直这么相信着。

@ 00:05:00  |  Comments (2)

 
2010-12-06
  ヒカリ、ヒカル and the Golden Witch。  -  { 沫境。 }


突然想弄一张双色头的WP,翻了一下同人图片夹没找到合适的,于是干脆自己画=w=
1440x900画了七个半小时,不到10°C的室温搞得膝盖整个儿僵掉,差点站不起来。

每到极限的时候总是疯魔一样开始喜欢这两个人。
Hikaru。Akira。
就像在告诉我总会有奇迹诞生。

(缩图有,勿转)

《ヒカリ、ヒカル》,是MAMO新单曲的名字。同期发售的还有一本钢琴谱。
可是钱包空得要死。

从来没有能强大到可以支撑自己的信仰。
想想就觉得难过。

-------------------------

然后最近又开始海猫。
前两天在CP7本子列表里扫到个海猫同人游戏,趁着还没寄来把原作温习了一遍。

结果通EP4和EP5的时候整个人都被虐崩溃了。。。
每次缘寿从后面抱着战人对他说一定要回去,还有家人在等着他的时候眼泪就止不住。
以及被无数“真实”之桩刺穿的战人挣扎着醒来想要拥抱贝亚特的时候她已经化作黄金的尘埃。
一把年纪还少女情怀的我还真是。。。

于是看书的时候顺手摸了个鱼。。。
20分钟涂鸦,工具是中性笔+草稿纸。
扫描的时候为了去格子亮度调得有点高当心眼睛。。= =|||

对这个就算不插板子也止不住摸鱼的欲望的世界绝望了= =||||||

EP4结尾还是被战贝戳中了红心。
到了EP5更加变本加厉,战人从三楼窗户一跃而下那个片段我整个人红心都被戳成了刺猬。

小野D你到底跟巨蟹男是多有缘啊。。我都快对巨蟹和金牛丧失抵抗力了!QAQ

@ 20:05:00  |  Comments (0)

 
2010-11-01
  翻手为苍凉,覆手为繁华。  -  { 沫境。 }


今天不是五月五日,今天是万圣节,可我依然还是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那个寂寞的魂。

他在尘世延流千年,只为指引着一个懵懂的少年追逐梦想。
追逐梦想,多好的短语。
我,可以奢望吗?

“翻手为苍凉,覆手为繁华。

你在我的棋里,在我如山的回忆中,在我夜夜研思的棋谱中,在我曾经驻足的每一个角落里……却不在我眼前,不在棋盘的那一端……
这样的夜里,想起你,看着那时的我,仿佛已经流淌过千百年的时光。
你不在了,那时的我,也已然走远。

你离开的时候,是怎样的表情呢?如果是笑着的,那么,就好了。”

本来是照着画册涂的结果涂到一半忽然转向了奇怪的方向。。。
这鬼魂害得我最近很苦逼!QAQ

“我的院落被撤离出这个世界,攀上思念的眉骨,任风扑朔。
睫毛里的秘密一经风沙就泪流不止。被谁埋怨过我的一惊一乍,又被谁戳着额头讨伐我的中而不自知。
我的下巴抬的高高的,惟恐他们看不见我培植的骄傲,终年不败。”

最近一听见这BLOG的BGM就难受。。可是不想换,宁愿这么苦逼地被虐着。。。
我是在闹哪样。。。

随手附上前两天玩得很HIGH的天墉·Exclamation=w=

传说天墉城执剑长老和座下两名弟子曾一起研究一种三位一体的禁术,其威力可以匹敌宇宙爆炸。它的名字叫做——
【天墉三宝之惊叹】!!

天亮以后竹子你要是再不寄来我就炸了中通再自挂东南枝!QAQ

@ 01:24:00  |  Comments (2)

 
2010-10-23
  [古剑磊兰]劫。  -  { 沫境。 }


劫。

by 流月


博主最近棋魂疯魔请揍死她。虽然这文其实跟棋魂,也没太大关系。=w=
                                                       ——题(你妹的)记


自闲山庄那一战后,方兰生一直把百胜刀带在身边。

他们还陪着木头脸天南海北到处闯的时候,襄铃曾经好几次笑话他说,笨蛋呆瓜,又不会使刀,带着它作甚。
那时候方兰生总是一脸不服气地顶回去。“这刀是我前世的东西,那也就是我的东西。自己的东西当然要好好收着。再说了,刀法有什么难的,等木头脸的事情完了我就回琴川找个师父学,肯定比晋磊还厉害。”
然后襄铃就习惯性地叉腰一指说哼你除了吹牛厉害还会什么。

结果后来,刀法果然没学成。蓬莱回来以后,襄铃去了青丘国,女妖怪回了昆仑山,该散人都散了,那些纵横三界拯救苍生的往事,好像梦一场。
要真是梦,那倒好了。如此方兰生一觉醒来会发现自己躺在书院后面的草坪上,身边有汹涌的杀气,如果条件反射一般跳起来便会被那一身杀气的人精准地揪住耳朵直接对着那里面大吼好你个方兰生别的胆儿没长逃课的胆子倒是大了不少回去给我抄四百遍《论语》再自觉浸猪笼!
字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可惜到最后方兰生也没能把二姐从青玉坛带回来,他甚至不知道那些食人尸骨的虫子最后有没有像那件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的喜服一样被灵火烧得干干净净。

所以蓬莱回来方兰生再没去过书院,那道旧门那间学堂那片草坪时时刻刻都提醒着自己失去。
可,日子照旧还是要过。


方兰生前些天才知道,孙小姐喜欢下棋。
那天他从菜市场回来,看见孙小姐坐在书房里,对着棋盘手捧着本书,失魂落魄的样子。走过去定睛一看,那书不正是好久以前在安陆买的《贺仙子棋谱》。
“哦,说起来这书还是你前世写的。”
那是在杀伐和仇恨之前更久远的故事,久得已经看不清它的形状,只有安陆市井里散落的模糊的碎片。
他想那样的生活其实更适合晋磊吧,能守在喜欢的人身边,还有亲如生父的师父,偶尔进城去教人下棋,听见关于棋仙的传说只是会心一笑。
方兰生的视线飘到很远的地方。
回神时看见孙小姐一脸疑惑地盯着他,又赶忙摆摆手讪笑着说没什么你要是喜欢下棋那这书你就留着翻吧反正我也看不懂。然后拎起菜篮子直奔厨房。
那些不属于他们的过去毕竟太沉重,谁对谁错谁也理不清,让他一个人背着就好。

结果到了半夜,辗转反侧的人倒成了方兰生。想着白天的棋谱,想着不管是前世今生,大家下棋都那么厉害惟独漏了自己,便怄气一般鬼使神差爬起来摸进了书房。
棋盘上是孙小姐摆了一半的局,棋谱就放在旁边,点上油灯抓起来翻了两页,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
“什么嘛,居然不是从入门写起的。看这个比看四书五经还累啊真是……”
一边打着呵欠一边随手抓起一枚棋子发泄似地重重敲下去。
啪。
“错了,这一手不应该是15.九小飞挂,该是16.九大飞挂。”
“什么意……咦不对,谁?”
扭头一看,墙上挂着的百胜刀发着幽白的光,那个自自闲山庄以来在方兰生梦里出现过不下十几二十次的人,正冷着一张脸直直盯着方兰生——旁边的棋盘。

“晋晋晋晋晋、晋磊?”
方兰生差点从榻上摔下来。
“而且你拿棋子的手势也有问题。”
对方仿佛丝毫没有意识到方兰生的反应过度,抬起手来要做示范。
“等、等一下!”
方兰生迅速调整好坐姿,抬起头来回盯着那人——身后的百胜刀。
“你你你、你是晋磊吧?”
“明知故问。”
“咳咳,我叫方兰生。”
“我知道。”
“我好像……是你转世。”
“我知道。”
“所以你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吗!”
“哪里?”
方兰生顿时觉得自己的星蕴之所以会是一头青狮不是因为什么佛法慈悲什么威严智慧,而是因为他太容易炸毛。
这个时候他其实很想拍着桌子对面前的人大吼可是由于大半夜的一屋子人都睡了所以他只能默念一百遍静心咒然后尽量把音量放小。
“我的意思是,你既然都转世了,怎么魂还会留下来?”
“哦你说这个。”晋磊低头看了一眼方兰生腰间的一抹青色柔光。
“文君她转世之前留了一魂一魄在这青玉司南佩里,我是知道的。所以……我想陪她。”
咦咦咦咦咦咦?
“你是说……所以其实我也少了一魂一魄,那一魂一魄就在百胜刀里于是你现在又跑出来了?”
“是的。”
这下就算念一千遍静心咒也没用了。方兰生到底还是没忍住,只是拍桌子的时候想到要是惊扰了小姐安眠孙奶娘会摆出多可怕的脸才不由自主把力道减轻了一半。
“好你个晋磊!难怪从小二姐就说我堂堂男子汉连点儿气魄都没有!这、这都是你害的啊啊啊啊啊!”

第二天孙家上下的佣人发现姑爷一大早起来顶着对黑眼圈脸色阴沉得像要吃人,只是没人敢问发生了什么。
第二天方兰生一大早起来发现晋磊端端正正靠墙打着坐,终于明白原来昨晚那不是梦更不是幻觉。
其实他靠不靠着墙根本没所谓,因为他要是就这么往下一躺,就能直接穿墙过去。
更要命的是,来送早膳的家丁就好像看不见一般径直穿过晋磊的身体走到桌边把盘子稳稳顿了上去,和平时一模一样,连手都没抖一下。
是的,对其他人来说,这个早晨和其他早晨没什么两样除了姑爷的黑眼圈。
只有方兰生知道——

从此方兰生身边多了个魂,那魂除了方兰生没人能看见。
那魂是他的前世。
那魂棋艺和刀法都是一等一的精湛,却只教他下棋,从不教他刀法。

方兰生也曾问过晋磊为什么不教他刀法,那时候晋磊正站在院子里的梨花树下看着像是在发呆,背对着他漫不经心地回了句,你心肠太软。
方兰生当时就怒了。“喂本少爷好歹有斗战胜佛之相天资聪颖悟性极高,就、就算少那么点魄力可是一把菜刀使得出神入化……菜刀和百胜刀,不都是刀么!”
然后晋磊忽然转过身来看着他,漆黑的眸子里印着模糊不清的倒影。
“持刀剑者需要骨子里的冷酷。尤其是刀。若说剑可杀人也可救人,那么刀便只是为了杀人而存在。你,可有杀人理由和的觉悟?”
方兰生觉得这是一两年下来晋磊对他说的最长的句子。
可他,没办法反驳。
爹说佛家有因果报应的说法,那些为恶之人迟早会自业自得。所以他从来没想过要杀谁,即便是青玉坛面对欧阳少恭的时候,也只是想打倒他,狠狠地揍他,没想过要取他性命。
他又想起晋磊贺文君叶沉香他们之间的过往,太多的阴谋太多的流血太多的报复,遥远得像是,另一个世界。
于是方兰生再也没提过学刀法的事。


有些时候,方兰生会扯着晋磊闲聊。是他以前和木头脸他们闯荡江湖的事情。那是他心底珍藏着的最宝贵的记忆,他不想告诉别人,一个人又憋得慌。
惟独可以和晋磊说,因为晋磊不会说给别人听。

“喂,你知道的吧,其实孙小姐就是贺文君的转世。”
“嗯。”
“那你……”
“文君是文君,孙小姐是孙小姐。上一世我没能陪着文君,这一世……你比我好。”

……

“蓬莱就要崩塌的时候木头脸用他最后的气力把我们都送回了青龙镇,后来听说悭臾把他们带出了蓬莱,可半路上木头脸的魂就散了,所以晴雪直到现在还在天南海北到处奔走,寻找让木头脸复生的办法。”
“重生之法岂是这么容易寻得到的,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要在叶家蛰伏那么多年替师父报仇?”
“可是我相信一定会有啊,晴雪这么满世界找,总有一天肯定会找到的。”
“你想说什么?”
“呵呵,要是有一天你消失不见了,我肯定也会像晴雪一样,满世界找你。”
“……胡说什么。”

……

“说起来……以前去安陆的时候,我在自闲山庄见到了叶沉香的魂。她一直在恨你,想要亲手杀了你,所以没有去投胎转世,山庄上下被你杀死的人都变成了厉鬼。”
“以沉香的性子,大概会如此。”
“后来她的鬼魂被青玉坛的人吸进了玉横带到秦始皇陵,我念了这辈子最长的一次往生咒才把她放出来投胎转世去。”
“哼,多管闲事。”
“喂,话不能这么说!就算她爹害了你师父,她又没什么错,你亏欠了人家,我总觉得多多少少我应该替你补偿补偿……”
“还说不是多管闲事?”
“算了算了我说不过你。反正后来她好像想通了,还说其实贺文君比她更苦,让我去找贺文君的转世,找到了就好好待她……其实叶沉香,是个很好的姑娘吧?”
“……”
“唉我真不明白,不是说因果报应么,怎么你扔下的烂摊子非要我来帮你收拾……”
“你不必……”
“诶诶诶我开玩笑的啊!你别露出这种表情……”
“……”
“罢了谁叫我是你转世,男人啊就是难。”
“……兰生。”
“咦?”方兰生突然一阵惊讶想转身问晋磊你叫我什么来着。
可下一秒钟他再也问不出一句话。
“谢谢。”
那个一身黑衣的魂说得很轻,短短两个字,却每个音节都清清楚楚地印在了方兰生心里。


那年秋天孙小姐病了。不是小伤风小感冒,是很重的病。
孙小姐通晓医理,平日里身体不好能给自己开药方,可这次,孙家难得地请了大夫。
大夫说,药材里的银杏果普通的不行,只有沂州、下邳、安陆这三处的最好。
方兰生二话没说背起已经蒙了层灰的行囊,离开了琴川。

从琴川到安陆,方兰生是一步步走着去的。
晋磊问他为什么不用腾翔之术,他只是说这一路上风景可好,想让晋磊也看看。
“那个叫襄铃的小姑娘说的没错。你真的就是个呆瓜。”
“啥?”
“我少时游历江湖,什么地方没去过?”
“这样啊……嘿嘿,嘿嘿嘿……”
他只是,莫名地怀念从前那些以为可以行侠仗义的日子。

安陆的银杏果然黄了满城。走在集市上,方兰生忽然就想起几年前。
那时候木头脸、襄铃、晴雪和女妖怪都在,少恭不在。他们要去青玉坛把少恭救出来,在那之前要先去碧山除厉鬼。
要是没有碧山那一趟,方兰生恐怕一辈子都不知道晋磊贺文君叶沉香是谁,恐怕要一直逃婚逃到孙家自己放弃,恐怕要懵懵懂懂很长很长时间。
那时候木头脸告诉他喜欢谁就说出来,结果后来在青龙镇滂沱的雨里他还是告诉襄铃自己要回去给孙小姐一个交代。
不过是几年前的事情,回想起来,却已经像隔世一般久远了。
现在只剩他一个人,身边跟着个谁也看不见的魂。
“晋磊。”
“嗯?”
“我们明天,去碧山走走吧。”
……

碧山没了厉鬼,果真是个风光秀丽的好地方。
一路走着,方兰生一直在偷瞄晋磊的脸,想看看他故地重游会是什么表情。结果没有想象中的苦大仇深,也没有想象中的悲凉忧伤,淡淡的,就好像前尘往事都已经放下。
“要去自闲山庄可不是这条路。”
“谁要去自闲山庄啊。”
“那你来干什么。”
“我只是……想看看你以前住的地方。”

以前在安陆听市井传闻的时候有个老人说,碧山以前叫做寿山,山里住着棋仙。
棋仙住的地方,会是什么样的呢。

晋磊停在一片普普通通的空地上。没有房屋,有片已经枯死了的竹子,葛藤花开了满眼。
时间果然是能洗刷一切的,六十年前风景大概不逊于洞天福地的地方,如今也已荒芜如斯。曾经被安陆百姓传了又传的棋仙,终究除了一本棋谱什么也没能留下。
方兰生一边感慨,蓦然瞥见枯竹下面有座几乎要被葛藤淹没的土堆,前面一块碑上字迹已经模糊。
想是贺文君就葬在这里吧。脑海里突然冒出一段在书院时学过的旧诗。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於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不知不觉念了出来,念完转头一看,晋磊还是那样默默地站在他身后,以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温柔表情看着那块碑,黑曜石般的眼瞳里飘着细碎的小雪。

那天晚上回到客栈,晋磊突然说想跟方兰生下棋,方兰生去找老板要了棋盘和棋子。
以前方兰生总抱怨和晋磊下棋太累,白子黑子都要自己放,晋磊倒轻松,只要动动口就行了。
结果那人一脸不以为然说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以前每次去安陆,都有人争着跟他下棋。
方兰生气得抓起棋盒就要扔过去猛然反应过来那人是砸不到的,只能干跳脚。

“说起来,你说围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体,四曰通幽,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斗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你是哪一品的啊?”
“……通幽吧。”
“那、那我呢?”
“守拙。”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那你还跟我下!”方兰生觉得自己总有一天要被这人气死。
“除了你,我还能跟谁下?”
这倒是。
“好了少废话,4.十三,尖。”
方兰生只得叹口气,老老实实摆子。

那盘棋其实没有下完。那天晚上方兰生只觉得比平时累了好多,下到一半迷迷糊糊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间好像透过油灯微弱的光看见那家伙的脸慢慢变得透明,上面挂着他从没见过的微笑。那时候自己好像有伸手去抓,结果还没碰到,就散了。
那样子,就好像是在跟自己告别。


方兰生是被自己吓醒的。醒来的时候天刚刚亮,油灯才燃尽不久,还冒着青灰色的烟。
转头看了一眼棋盘那边,没人。
又环顾了整个房间一遍,还是没人。
“晋磊?”
没有回答,空荡荡的房间里响着冗长的回音。

那天方兰生从安陆到碧山里里外外跑了三五遍,时不时还回头看看。
没人知道他在找什么。
第二天方兰生就动身回琴川了,还是没用腾翔之术,一路走一路找回去的。

回到琴川那天孙家的丫鬟说姑爷的样子很奇怪,像丢了魂一样,一进门把银杏果往桌子上一扔就跑进书房,把自己关在里面,一关就是一整天。
方兰生在书房冰冷的地板上坐了整整一天,一直死死盯着墙上的百胜刀,一刻也没移开眼。

刀背上已经没了昔日的光泽,暗暗的,上面爬满了褐色的锈迹。


孙小姐的病好以后方兰生忽然说想出去走走。
临行前方兰生把腰间一直陪了他这么多年的青玉司南佩摘下来留给孙小姐,说这玉佩能消灾辟邪让她好好收着,然后带走了书房里的百胜刀。
那时正好是初春,院子里的梨花都开了,方兰生想起很久以前他对晋磊说的话。
要是有一天你消失不见了,我也会满世界去找你。
于是他笑着拈起几枚棋子,放在棋盘上。

三颗黑子三颗白子,两个连在一起、中间被掏空的十字。
是方兰生和晋磊那盘没下完的棋,最后几着。
这样的棋形在围棋里叫做“劫”。
开劫、提劫、找劫、应劫。人生本如棋局,就好像他们两世的爱恨纠缠,谁是谁的劫,谁又说得清。

方兰生说不清。
可他明白,人生短短一世,哭过笑过后悔过,但最痛的,还是失去。


许多年后安陆又开始流传棋仙的传说。
棋仙的徒儿依旧住在碧山里,依旧时常进安陆城教人下棋,棋艺之高令人叹为观止。
那青年的容貌依旧和六十多年前一模一样,未曾变过。

-Oct.23.2010,Ryutsuki.-

@ 15:52:00  |  Comments (0)

 
2010-09-28
  古剑二十字微小说全题目练习。  -  { 沫境。 }


古剑二十字微小说全题目练习。

by 流月

字数什么的它果然就是浮云TVT
脑死中求幽默感。。。

--------------------------

【Adventure(冒險)】
“好你个百里屠苏!每次杀怪哥辛辛苦苦在后面给你加血,到头来你还要跟哥抢妹子!”

(Ryu:兰小姐顺毛。。。奶妈不好当的啊各种虎摸=w=)

【Angst(焦慮)】
阿翔外出觅食,已经三天没飞回来了。

【Crackfic(片段)】
风吹起的时候陵越觉得仿佛有细碎的声音从他耳畔飘过,一伸手,却什么也抓不住,红色的枫叶落了一地。另一只手上,粗糙的木制面具,像是在对他笑。

【Crime(背德)】
他跟师尊学铸剑,自己打了一把深红色的凶剑。三百年后,他和师尊一样修成仙身,那把剑也生出了个剑灵,一直陪着他。那剑灵眉目清秀,发辫上系着两根白色羽毛,额间一点朱砂,艳红如血。

【Crossover(混合同人)】
百里屠苏在忘川蒿里的时候遇到个穿灰色布衣的魂,那人说他师兄和水神共工火神祝融一起被关在东海归墟想打麻将但是三缺一很寂寞,后来百里屠苏决定等煞气无法抑制的时候就跑去归墟找他们。

【Crossover(混合同人)之二】
有天尹千觞在渝州竹林里偷偷打开私藏好久的陈年女儿红,突然剑光一闪,一个浑身酒气的道士抢了他的酒御剑跑了。然后尹千觞绝望地发现,御剑的速度,腾翔之术追不上。

(Ryu:有几个人能看出这道士是谁?QAQ)

【Crossover(混合同人)之三】
玄霄从东海出来以后,发现云天青的魂已经散了。御剑去青鸾峰一看,石沉溪洞冰棺里的尸骨还没坏,就去找欧阳少恭要了仙芝漱魂丹。

(Ryu:唔,这个是前段时间猛然想到的一个梗,详情请戳传送门:http://www.blogbus.com/meconopsis-logs/74100248.html

【Death(死亡)】
他看见满地鲜血像那年的海棠花一样绽放,终于握紧手中的百胜刀仰天大笑,两行清泪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其实这是一个讲述某上古仙人精分以后分裂出来的两半相爱相杀的故事。

【Fantasy(幻想)】
“小兰,打这BOSS治疗压力大,你的治疗之环呢?”
“我、我昨天刚洗了啊啊啊!……吸血鬼之触行不?”

(Ryu:兰小姐其实是戒律牧=w=,幻想小说风是神马不会啊摔!QAQ)

【Fantasy(幻想)之二】
分院帽才一碰到欧阳少恭的脑袋,就大吼了一声“斯莱特林”。

【Fetish(戀物癖)】
据天墉城弟子说,有小道消息表明执剑长老房间里有一张等身大的山猪海报。

【First Time(第一次)】
百里屠苏醒来的时候看见大师兄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边,平时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一张脸现在更是呆若木鸡。

【First Time(第一次)之二】
“本少爷的腰!晋磊你下次敢不敢轻点儿!”

【Fluff(輕鬆)】
今年方兰生第三次蝉联琴川十字绣大赛冠军,前五连冠方如沁表示各种欣慰。

【Future Fic(未來)】
方兰生抄起手里的佛珠正要放大招,忽然发现昨晚忘了给佛珠充电。

【Horror(驚慄)】
那天方兰生从睡梦中惊醒,猛然看见百里屠苏就站在自己床边,心里暗想这人总算回来了正纳闷他是怎么进来的,借着月光低头一看,百里屠苏脚下,没有影子。

【Humor(幽默)】
“从前有个剑客,他是个木头。他的脸很木头,心也很木头。最后他木死了。”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百里屠苏从混沌中转醒,眼中的绯红已经褪去。他看见满地红莲的火,和面前那人浑身的伤,终于丢下焚寂,狠狠地抱住了他。

【Kinky(變態/怪癖)】
天墉城的弟子发现,掌门每年七夕都会把自己关进厨房一整晚上,出来的时候端着一盘心形的小点心,也不吃,直接把它们全都倒进一直空着的执剑长老房间旁边的树洞。

【Parody(仿效)】
没有人看见她是怎么过来的,可是她俨然已经站在这里。
方兰生只觉背脊一凉,颈根一痛。
他被她揪着耳朵提了起来。

【Poetry(詩歌/韻文)】
男人就是难,
里外忙不完。
出门要刷榜,
回家得做饭。
——by 方兰生。

【Romance(浪漫)】
曾经有一块硕大的五花肉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块五花肉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Sci-Fi(科幻)】
“陵越长官,这门敌人用了最新的智能密码,恐怕……咦,门怎么就开了?”
一旁的百里屠苏面无表情地合上手中带微型解码终端的笔记本。“师兄,我们走。”

【Sci-Fi(科幻)之二】
“紧急变形模式启动。”
“各出口关闭。”
“进路CLEAR。”
“System all green!”
“天墉号,出发!”

【Smut(情色)】
方兰生紧紧盯着由于辣椒吃太多有些红肿的晋磊的嘴唇看了半天。

(Ryu:萌主不愧是萌主。。)

【Spiritual(心靈)】
最近食材又涨价了。他一边忧伤地提着篮子逛菜市场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迟早要让木头脸教阿翔吃素不然他们都得被饿死。

【Suspense(懸念)】
“你猜,三年以后他会不会回天墉城去做执剑长老?”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某日,青玉坛。
“丹芷长老你的头发怎么变了个色?”
“对不起你在叫谁?我叫塔矢亮,请问这里是哪儿?”

(Ryu:少恭小时候那个妹妹头啊妹妹头> <)

【Tragedy(悲劇)】
后来,装着百里屠苏魂魄那个玉横,它碎了。

【Western(西部風格)】
“这漠北一年四季黄沙漫天,别说人了,连个骆驼的影子都见不着,姑娘怎地一个人来这儿?”
“哦,我来找噗呦噗呦大头蛇。”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天墉城玄古居的邮筒每天都被塞得满满的,打开一看,里面的信封上清一色写着“执剑长老亲启”。

【Mary Sue(大眾情人(女性)】
自从红玉从山下回来陪执剑长老,本来每天都很满的邮筒,没几天就被塞爆了。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百里屠苏一行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爬上蓬莱宫殿山顶时,欧阳少恭正悠然自得地和玄霄下棋。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师尊你看,月亮好大,像个饼。”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創女性角色)】
“芙蕖师姐,那个……唔……能告诉我陵端师兄平时用的什么牌子洗发水么?”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創男性角色)】
“二小姐,少爷今天又逃课了,请问是要少爷浸猪笼呢还是抄《论语》四百遍,小的这就去转告。”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晋、晋磊!你的手往哪儿放!想对本少爷做什么?!”
“别乱动,你脸上有锅灰……”

【PWP(Plot, What Plot? 無劇情。在此狹義為"上床")】
某个朔月的晚上据说大师兄进了百里屠苏的房间就没出来。
第二天有人发现阿翔长了针眼。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电影《自闲山庄》杀青的时候,饰演晋磊的方兰生忽然很舍不得那双拍戏时一直穿着的内增高靴子。

-Fin.-

Sep.28.2010,Ryutsuki.

@ 18:59:00  |  Comments (1)

 

   共4页 1 2 3 4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Calendar+
■ +在寒流中與你擦肩而過+

流月。

Ryutsuki。
昭和63年,11月的天蠍座。
B型血。
日翻&古风&同人歌手,偶尔乙女的腐女子,自卑主义者,(伪)文艺青年。
你所看见的无非都只是在陌生的时空里我所投影出来的虚像,因此无论你相信与否,我也不过只是个骗子而已。
另外,非主流谢绝。此处一切文字影像声音禁止复制转载,请自重。

+200×40 LOGO點此自取。+
+BGM:石川智晶 - 淚。+
+長年追逐的幻影們+
「SAINT SEIYA & LOST CANVAS」
      Saga×Milo / Milo×Camus
      Dégel×Cardia
「デュラララ!!」
      平和島静雄×折原臨也
「三国無双」
      司马懿×曹丕 / 孙策×周瑜
「仙劍奇俠傳四」
      慕容紫英×韩菱纱 / 玄霄×云天青
「ヒカルの碁」
      塔矢アキラ×進藤ヒカル
+微博+
http://t.sina.com.cn/ryutsuki
内有各种鸡血萌物欢迎偷窥勾搭=w=
■ +聲控+
おバカな話し沈迷中...

  • +CP組+
    DC/石保/葱花/S田肉村

  • +本命組+
    小野大輔/保志総一朗

  • +副命組+
    神谷浩史/福山潤/宮野真守/KENN/柿原徹也/吉野裕行/入野自由

  • +後宮組+
    杉田智和/諏訪部順一/中村悠一/森久保祥太郎/安元洋貴/鳥海浩輔/緑川光/関智一/梶裕貴/遊佐浩二/高橋直純/立花慎之介/日野聡/谷山紀章/朴ろ美/小林沙苗
■ +Sorts+
■ +Articles+
■ +Comments+
■ +Vestiges+
■ +マイニコリスト+
弱いな自分。 個人サイトはこちら: http://www.yyfc.com/1776522/ http://4352109.5sing.com/

由于自己的后知后觉属性,NICO更新率很低,请见谅=w=
■ +Mary Sue+
■ +愛しい人+

■ +Words+
■ +Archives+
■ +Links+
■ +Statistics+
free counters
  • 顆流星墜落。
■ +Sing Forever+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 【VOCAL主参同人CD 応援中!】